標籤: ‘黃俐雅’

P評【説教】制約

制約 525

文、圖 / 黃俐雅

生完兒子後,通常我張羅完女兒跟兒子的早餐,就洗衣服、拖地板,然後揹著兒子、推著女兒去傳統市場,採買當天午晚餐材料,順便走路、看人、看街景、放風。

某次我買個大西瓜,照例把採購品掛在女兒的推車把手,雖然西瓜讓推車重心不穩,我還是有本事走得好好的,也推得很順。老大愉悅的坐在推車上吃零嘴,我後背上的兒子可能太熱了,蠕動一下就哭了起來,冬天時人貼人是相互取暖,大熱天的人貼人既濕熱又黏搭搭。我停下腳步用手拍拍他的臀部哄他,竟然忘記西瓜的存在,才一放手,整台娃娃車往後翻倒。

我慌亂的蹲下把人車扶正,還擔心女兒有無受傷?她老神在在的仰望天際繼續啃著零嘴。摔破的西瓜果肉跟瓜汁在地上灑成一灘,我揹著兒子蹲下簡單善後,站起來時才感覺到腰酸到僵硬得像被注入石膏。

P評【説教】活出好的樣貌,才能給女兒好的支持

活出好的樣貌(圖片提供:黃俐雅)

文 / 黃俐雅

我女兒國小時,有次我帶她跟弟弟去麥當勞用餐,兒子邊吃邊高興的發出聲音,偶而還樂不可支的拿薯條往外丟,他是想跟人分享。我替他的行為向隔壁桌的年輕人做解釋,但沒多久他們就換位置了。陸續來了三批客人,沒人能久坐在我們旁邊。

第三次時,大女兒終於開口了:「媽媽!這些人的老師沒有教他們要對身障的孩子有愛心嗎?」

我說:「麥當勞沒有拒絕我們用餐的權利,別人也有享受用餐的自由,何況學生通常消費能力較弱,也許幾個禮拜才來這麼一次,他們有時未必是嫌棄,而是因為不知道怎麼回應,或要逃開某種難受。」

P評【説教】開放的居家環境

【説教】開放的居家環境。(黃俐雅 攝) 3

文 / 黃俐雅

前陣子我撿到一隻癱瘓的小貓,需經常幫牠更換姿勢,否則壓瘡不易癒合。有人建議讓牠呆在鐵籠子裡較好照顧,且底座是鐵絲條會很通風;可是我選擇花力氣協助牠,不買籠子,理由是:被關住的感覺不好受吧?雙方有種隔離感,而且牠由裡面往外看都是線條,光替他想像,我內心就抓狂,何況對行動不便的牠,有空間挪動是種好的氛圍。

替小貓的處境設想過程,讓我連結到為我兒子的居家空間提供。我兒子開始會爬行後,所到之處都是他的玩樂空間,除了用嘴咬與以手觸摸,推倒或丟擲物品也是他的方式。歷經無數次的自我掙扎,與幾番別人的勸說或建議,最終我還是對我兒子選擇尊重與開放。不是一間房間或一個樓層的開放,而是整個居家建築物都讓他去探索認識。這對在這個空間生活的其他家人其實很不公平,很多東西不能買、已經有的又可能隨時失去。只能跟女兒們說有什麼不能被破壞的,自己放高一些或藏好或上鎖。

P評【説教】情柔似水

【説教】情柔似水。(圖:黃俐雅)

文、圖 / 黃俐雅

我兒子不太會用奶瓶吸吮時,補充水分都靠吸管滴水給他,還曾清洗過紗布後沾水讓他吸。學會用奶瓶後,很長一段時間喝水就靠奶瓶。我曾試著以湯匙餵水,他常會緊緊咬住湯匙,有時還因而流血。咬住時不能強取,否則咬得更緊,須等他自己願意張開嘴巴,我常掛心兒子的牙床跟牙齒會不會受損?一般已長牙的孩子不會有喝水的困擾,但透過湯匙攝取的水量其實很少,於是我嘗試讓他學習用吸管。

小時候的兒子看到吸管都很興奮,我一手拿杯子,一手扶住吸管頂端下的十公分處,這樣做是避免他含太深戳傷喉嚨。每次他都快樂得一直咬一直咬,我跟他說用吸的並示範給他看,他還是用咬的。我就讓他當遊戲玩,但繼續保有吸管對他的刺激,也許某天就突然會了啊!那段時間還是用奶瓶餵水搭配湯匙,有機會就讓他練習「咬」吸管。

P評【説教】他的眼睛

説教

文 / 黃俐雅

我坐月子時,兒子常閉目睡覺,慢慢的我覺得他常處於眼睛上吊狀態,當他張開眼睛時,眼白比黑眼珠多很多。

當他平躺時,我會以手或物品讓他注視追蹤;有時慢慢往上、往下、 往左、 往右,偶而定點幾秒或緩慢繞小圈圈或慢動作畫直線、水平線、斜線,有時玩聲音,我的頭也常是讓他跟隨的標的物。我知道早期復建的重要,也早早就溫和自然、不讓兒子有壓迫感的開始復健。

兒子出生三個月後,我帶他去看兒科,我時而走動時而坐下的哄著他,找不到餵母奶的地方,又擔心護士隨時要交代事情。中午時,我身旁的老大說:「不是有個地方會有很多剛出生的小貝比嗎?可以借奶瓶跟牛奶餵弟弟!」嬰兒房的護士提供我泡好的一罐牛奶,我再去地下室買鮮奶給老大暫時止飢;忙亂中,兩歲的她關照了弟弟跟自己還有我。

P評【説教】長征

説教

文 / 黃俐雅

長征-是一場向內(心靈)的旅程,它所需的勇氣不遜於向外(探索未知世界)的旅程,可能更多。長征意指這趟旅程相當的長:不是到街角買個牛奶般的路程,而是需要堅強的性格、好奇心、冒險意識,以及願意堅持下去的意志。

–取自《哭泣的小王子》書序

中部有球隊教練性侵多位校隊球員,球員向年輕教練反應,年輕教練說無能為力,原來年輕教練也是受害者。多數家長選擇「算了」,家長的心情是:已經投資時間金錢了,能半途而廢嗎?舉發後孩子怎麼面對村里親友?得罪教練的話沒出賽積分怎麼申請學校?轉學吧?到哪裡都是跟教練認識的人,不是朋友就是學長弟或師生關係,而且教練有黑道兄弟,誰站出來就有莫名消失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