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黃俐雅’

P評【説教】他的眼睛

説教

文 / 黃俐雅

我坐月子時,兒子常閉目睡覺,慢慢的我覺得他常處於眼睛上吊狀態,當他張開眼睛時,眼白比黑眼珠多很多。

當他平躺時,我會以手或物品讓他注視追蹤;有時慢慢往上、往下、 往左、 往右,偶而定點幾秒或緩慢繞小圈圈或慢動作畫直線、水平線、斜線,有時玩聲音,我的頭也常是讓他跟隨的標的物。我知道早期復建的重要,也早早就溫和自然、不讓兒子有壓迫感的開始復健。

兒子出生三個月後,我帶他去看兒科,我時而走動時而坐下的哄著他,找不到餵母奶的地方,又擔心護士隨時要交代事情。中午時,我身旁的老大說:「不是有個地方會有很多剛出生的小貝比嗎?可以借奶瓶跟牛奶餵弟弟!」嬰兒房的護士提供我泡好的一罐牛奶,我再去地下室買鮮奶給老大暫時止飢;忙亂中,兩歲的她關照了弟弟跟自己還有我。

P評【説教】長征

説教

文 / 黃俐雅

長征-是一場向內(心靈)的旅程,它所需的勇氣不遜於向外(探索未知世界)的旅程,可能更多。長征意指這趟旅程相當的長:不是到街角買個牛奶般的路程,而是需要堅強的性格、好奇心、冒險意識,以及願意堅持下去的意志。

–取自《哭泣的小王子》書序

中部有球隊教練性侵多位校隊球員,球員向年輕教練反應,年輕教練說無能為力,原來年輕教練也是受害者。多數家長選擇「算了」,家長的心情是:已經投資時間金錢了,能半途而廢嗎?舉發後孩子怎麼面對村里親友?得罪教練的話沒出賽積分怎麼申請學校?轉學吧?到哪裡都是跟教練認識的人,不是朋友就是學長弟或師生關係,而且教練有黑道兄弟,誰站出來就有莫名消失的壓力。

P評【説教】罰學生脫光?師道?失道!

【説教】罰學生脫光?師道?失道!(Photo: sun_line/CC)

文 / 黃俐雅

這案例是某次研討會時有教師提出來討論的:有位體育班導師處罰學生的手段很另類,考試成績達不到他的標準會被處罰脫衣服,脫衣服無法提高分數後,連褲子也不准穿了,他讓學生脫光光坐著上課,若有學生不願脫,老師會拿刮刀在他桌子持續敲打。有別班學生走過去時看到了,嚇得趕緊向學校主任反應,學校當晚趕快開緊急會議。

參與討論並有接觸此案的委員說:「我主張學生沒有不舒服的感覺,就不算性騷擾。我問過,有學生一開始會用扇子遮住重要部位,後來嬉鬧玩成一團,所以過程應該不是不舒服的。老師本身沒有性的意涵,也不算性騷擾,因為他跟我說他沒有盯著學生的身體看。有學生也說沒被詆毀貶損的感覺,而且這個約定,學生早就知道,所以也不算性霸凌,這實在無法歸在性騷擾或性霸凌!」

P評【説教】不只活過第一年

(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 提供)

文 / 黃俐雅 1234

因為懷孕三個月時有破水現象,所以我有心理準備我兒子可能有缺陷,但確定的診斷是在他出生後三個月。二十幾年前的文字記載說,貓哭症候群的孩子有百分之九十第一年內會死亡,主要原因是感染,吸吮力弱無法充分得到營養,喉頭結構異常易嗆到感染,他們連哭都有氣無力。

我兒子住嬰兒房時,護士說他喝不多不太會吸,整晚只有幾c.c.而已,我直覺只能靠自己了,嬰兒房採三班制,那麼多貝比要顧誰能多花時間餵他?產後第二天我要求出院並填主動出院切結書,意思是所有後續發生的事情都跟醫院無關。

剛回家時母奶還沒來,我有機會就抱他吸乳房,讓他練習且有被疼愛的感覺,更重要的是這動作可以促進泌乳。補充的牛奶常常是泡了又整瓶涼掉, 重泡、再重泡、有時加溫,能「滴」幾滴算幾「滴」,為什麼是滴的呢?因為他無法有效吸奶,連含住奶嘴都有困難,所以滴在嘴角讓他舔舐。

P評【説教】大人別為孩子傷和氣

(Photo: DvYang/CC)

文 / 黃俐雅

我是婆家的第二個媳婦,雖然大嫂早我好些年嫁入婆家,因她懷孕得慢,所以我的第一個孩子比她的大上幾個月。

女兒四歲那一年,我帶著她要回北部過春節,會跟大嫂母子相處幾天。前一天,我媽媽特地騎摩托車來我家, 跟我說:「小孩玩在一起難免會有衝突,互相會推擠或爭玩具,當大人的別介入紛爭,孩子們的不和常常只是短暫的,卻有很多妯娌為此翻臉一輩子!」我半信半疑的把媽媽的話放在心中。

回婆家的五天年假裡,孩子間的笑聲哭聲著實牽引著大人的情緒,吃飯的座位、杯碗的選擇、洗澡的先後次序…他們也可以拗到公婆出面協調,兩個孩子隨時來跟我告狀,我常在心疼女兒的委屈或她怎麼講不聽的矛盾中生氣。

P評【說教】怎樣讓孩子離開損友

說教

文 / 黃俐雅

和那位家有國一生的媽媽通完電話後,我內心浮起來的感受是:夫妻都有老師的身分,願意放下身段諮詢教養問題,真的是不容易。醫生的小孩也會生病,親職講師都有自家的親子困擾,老師的孩子當然有不受教的時候,只要願意誠實面對,通常問題也就不會持續擴大為大災難了!

黃俐雅(以下簡稱雅):可以說說狀況嗎?

媽:他說要跟朋友去打籃球,我到學校突襲檢查發現是跟一群人在一起,其中一位是個大麻煩人物,我把兒子叫過來問:『你從這裡看過去,你不會覺得這群人怪怪的嗎?你為什麼要跟他們在一起?』孩子不理我又回去跟他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