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黃致豪’

P評邏輯的思考,必須是依附於脈絡的思考;閱讀亦然

文 / 黃致豪 最近在FB上又看到轉貼以下這篇舊文:2016年8月7日的紐時,刊登了以下這樣一篇文章:「陪審團審判–神聖的美國權利–正在消逝中」。基於這樣的報導,在熱烈(?)討論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台灣鄉民間,出現了幾種有趣的聲音,不外乎:「美國都已經消逝不要的東西,台灣撿人家垃圾做什麼?」「別人有什麼就要什麼,像小孩一樣」「台灣重視法感情與新聞,不是法律,所以很適合陪審啊」 […]

P評共同鋪設修復式司法的第一哩路

王景玉案義務辯護律師團聲明 編按:今日下午士林地方法院審理王景玉殺害內湖女童 (媒體暱稱為「小燈泡」) 案前,「小燈泡」的父母及其律師團在臉書發表聲明,希望審檢辯與告訴人共同協力完成修復式司法。被告王景玉扶助義務辯護律師團晚間也發聲明,表示將投注一切心力,在依法保衛本案精障被告權益的同時,竭力回應與協助被害者家屬鋪設修復式司法第一哩路的期待。茲將全文刊登如下: 今日審理庭後,我們終於有機會細讀本案 […]

P評司法改革,也可以科學嗎──回應許宗力教授被提名文

文 / 黃致豪 大法官/司法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教授,在日昨總統府公告提名名單的同時,發表了「對司法改革與大法官再任問題的看法」一文,公開表達他對於上述兩個議題的基本看法。 大法官「再任」問題,我的看法與許教授一致;這裡不談。但是看了許教授此文有關司法改革議題(特別是人民參審)的表態,身為一個司法實務工作者以及行為科學研究者,恐怕必須出來針對這表態也表一下我的態──特別是值此司法小圈圈一片叫好、額手 […]

P頭條【鄭捷律師團聲明】被告無充分時間尋求非常救濟 法務部違反國際人權法義務

文 / 黃致豪、梁家贏、林俊宏 編按:鄭捷晚間遭執行死刑,鄭捷律師團討論後發表新聞稿,表示法務部執行前未通知家屬及委任律師,違反國際人權法義務,律師團感到遺憾。以下是新聞稿的聲明內容:   律師團針對鄭捷遭執行死刑新聞稿 / 2016年5月10日22:50   針對新聞報導鄭捷於105年5月10日已遭執行死刑一事,執行前並未通知家屬及委任律師,律師團深感遺憾與不解。因鄭捷已向法 […]

P評有關鄭捷四月七日在最高法院言詞辯論庭提出的意見

文 / 黃致豪 有關台北捷運殺人事件一案,被告鄭捷以死刑案件被告身分於今年四月七日經最高法院借提到庭,參與訴訟程序。當日,他本人經法院詢問後,也以死刑被告的身分當庭表示了些許意見。   這些意見,引起了一些討論;這些討論中,或許也包含了一些非刻意的誤解。身為被告的辯護律師,我想我有義務依據當事人的委託真意,將他於四月七日當天在最高法院提出的個人意見全文,引錄如下:

P評必要之惡:關於評鑑這檔事,科學一點,如何?

文 / 黃致豪 最近司法圈因為「評鑑」這件事,鬧得滿城風雨。對於外部有看沒懂的非法律人來說,或許直覺上只認為又是另一場的茶壺內風暴,等著搬板凳看好戲。但對於確認問題存在,也有心司法改革的法官、檢察官、律師與學者們來說,總是難免有點「相煎何太急」的傷心意味。 這件事,遠因很多;審檢辯三方之間針對司法改革的不同調以及所生異見,早非一日之寒。但近因,或許可以說是因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司改會」)新製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