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Candy Bird’

P卡秋【華光褪盡】金華街之晨

經過一夜靜坐,凌晨五點多聲援華光的民眾再度集結,以合唱「華光我的家」提振士氣,而法務部原定六點半執行強制拆遷,但遭到聲援民眾在金華街左右兩側入口阻攔,大型拆除機具及搬運貨車無法進入,隨後警方憑藉優勢警力將聲援民眾強制驅逐,並增派警力以警盾跟拒馬層層阻隔,僅開放持有採訪證的媒體入內拍攝,雙方僵持到八點左右再次發生推擠衝突,過程中五名企圖攀爬、破壞圍籬的民眾被警方移送北檢。

這場強制拆遷抗爭從23日晚間延續到24日中午,金華街一帶預定拆遷區域於今日中午11點左右拆除完畢,現場約七十名學生守夜靜坐,以行動聲援華光社區,警方估計出動兩百名警力維持秩序,法務部總務司司長楊合進、總務處秘書盧哲科等官員也到場關切。

P卡秋牆上的報導者 – 塗鴉客Candy Bird

記者 鐘聖雄 / 專訪 近一年來,台北各地陸續出現許多黃色的大頭人塗鴉;從街頭到藝文空間,從廢墟到咖啡廳,從戰場到展場…這些大頭人多半面無表情,似生物也似機械,以各類隱喻而諷刺的方式,在不同的牆面上呼喚著眾人的目光。這些塗鴉多半意有所指,有些像在諷刺被工作所異化的上班族,有些則在諷刺土地商品化、都更、環境污染等議題。它們總是以既突兀又和諧的方式,與街頭的風景共生共存。 當然,誰有沒有活在牆上,誰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