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fidh’

P評FIDH 副主席:重啟死刑執行 將導致政府與人民對立

Trajano女士也強調,雖然常聽人說死刑可以遏止犯罪,但現今沒有任何國家能證實這樣的說法,而且全世界幾乎已有近2/3的國家廢除死刑。她舉例說,菲律賓很早就簽署了人權兩公約,而且還是在獨裁者馬可仕執政時期簽署,獨裁政權延續了二十多年,人民不但長期被洗腦,數以千計的人更遭到酷刑,遑論人權標準的落實,菲律賓的人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慢慢了解到自己擁有的權利。相同地,台灣簽署並批准兩公約的行動值得讚揚,但是讓社會內化瞭解兩公約所保障的人權,一樣需要更多時間從草根推動。公約面世都過了數十年,國際人權聯盟才有機會更深入瞭解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對台灣來說可能也是一樣。平行地來說,政府也需要瞭解自己簽了什麼樣的條文,坦白地面對責任與落實才行,我們必須瞭解到,推動兩公約施行的過程會一直有政治力跟個人利益試圖介入,會一直遭到阻礙,但是不管是對捍衛生命權,廢除死刑,還是對核能可能造成的安全顧慮,這些行動仍需堅持下去。

P!Live【座談】國際廢除死刑運動趨勢

來自法國的世界反死刑聯盟副秘書長拉斐爾說,政府不應該把死刑存廢交給民意決定。(攝影:吳東牧)

作家張娟芬就提到,現在媒體與民眾往往會將「廢死議題」與「因應國際潮流」畫上等號。這樣的講法很偏頗且不符事實。她認為接受國外的觀念並不是「他國干涉台灣內政」,而是吸收其他國家的經驗並改進台灣現行法律上的缺失,因為這樣的觀念是放諸四海皆準,並不因國籍而有所不同。

Raphaël則補充說明,將這個死刑議題放到國際的層次,一方面透過國際組織的合作,可以增加國家間交流彼此經驗的機會;另一方面可以透過國際壓力,避免死刑成為當權者對付異己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