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KANO’

P卡秋【Humans of Taipei】普選心聲

Photo / Article:  Humans of Taipei “I work as assistant director. I am from Hong Kong. This is a trip for pleasure and also for work. I am surveying location for our movie. Cinema of Hong Kong is gett […]

P頭條【獨立特派員】夏日傳說 熱鬪甲子園

卓冠齊 余榮宗 / 採訪報導

在KANO電影熱賣之際,我們重新整理了這篇報導,讓大家看到真實的和現在進行式的甲子園。

「98%的高校球兒會在這裡輸球,然後變得更強。」
甲子園車站的標語,言簡意賅地傳達著甲子園所象徵的精神。每年夏天,青春、熱血的棒球故事在這裡輪番上演,歷史將近百年的甲子園球場,烙印著無數的汗水與淚水。甲子園大賽不僅對日本社會產生深遠影響,許多台灣棒球選手也嚮往這個舞台,年紀輕輕遠赴東洋,展開野球留學。

P評電影KANO的語言、國族與市場

文 / 黃能揚

在Kano還沒上映前,電影中使用百分之九十九的日語對白,已經引起不少評論。這些評論頗不能接受的是:魏德聖導演才在上部電影「賽德克巴萊」昭示「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氣度,但在「Kano」這部電影就「整碗被日本人端去」,變成全講日語。

我不是要幫魏德聖導演說話,而是要指出語言沙文主義者永遠不能看清的事實:原住民的基礎教育制度是由日本人肇始,在此前只有少數通譯員能通兩種以上的族語。當年只要有和原住民溝通的場合,閩南語、客家話、甚至現在所謂的國語北京話,都不是有效溝通的語言。跨族群有效溝通的工具只有一種,就是當時的國語-日本話;加以棒球隊中有日本教練、日本球員,使用日本話是非常合理的,不能接受全片日語對白的爭議其實可以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