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PNN’

P評【説教】寵愛

文、圖 / 林文蔚

「請坐。」主任親切的對我微笑,然而第一次被請到政風室喝茶的我仍不免緊張。

「找你來是為了署裡交辦要查你那篇《懺悔》的細節,願意配合調查和製作筆錄嗎?」主任說。

「願意。」我答道。

「你寫這篇文章的動機是什麼?」主任問。

「我參加法律扶助基金會的研討會,正好談到配發各監所的電擊棒沒法源依據,也非制式警械,加上近年獨居監禁人數激增,卻沒有進行心理醫療評估,也沒有後續的追蹤輔導,才會寫這篇希望這個問題能受重視。」

「既然你說拿電擊棒電擊收容人的同仁已經退休,為什麼你還是不說出是誰?」

P專題【我們的島】鶴喜

陳佳利、張光宗 / 採訪報導

2014年12月,一隻來自西伯利亞的白鶴,落腳新北市金山清水溼地。2015年11月,一隻來自中國東北的丹頂鶴,降落三芝農田。迷路意外到訪,人們爭相競睹,其實除了美麗,牠們還帶來環境啟示。清水溼地因為白鶴,傳出翻轉土地的好消息,三芝也因為丹頂鶴,開啟了社區自發性守護的新行動…

在台灣能見到的鳥類有六百多種,當中有一半是候鳥與過境鳥,偶然出現的迷鳥,因為珍貴稀有,往往吸引更多目光。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副執行長邱銘源表示,「牠上岸第一天,全台灣三百多支大砲把小白鶴圍成一圈。」

P評台灣高等教育擴張後,仍然鳳生鳳、鼠兒打洞嗎?

文 / 關秉寅

1955年出生並成長於南投鹿谷鄉的知名詩人作家向陽,在一場演講中說到:「高中三年畢業後,幸好考上文化學院…我們那個年代大學很難考,學生很多,學校不超過20所,錄取率才21%。鄉下能考上大學是大事情,都要放鞭炮,有人甚至還請神辦桌。當時全校老師沒人相信,連我媽都不相信,甚至問我自己也不信。所以我都說沒讀書能考上大學,是天公疼憨人。」[*註1]向陽先生當然是客氣了,但他提到大學難考的往事,確是二戰後出生於民國四、五十年嬰兒潮世代的共同經歷。

三、四十年前鄉下地方或窮苦人家的小孩考上大學是天大的事。如同古時的科舉,考上大學往往被看成是飛黃騰達的翻身契機。

P專題【糧家賦女】春分:農鄉缺失症

文、圖 / 李慧宜

春天的訊息,就是那麼地清晰。

才剛入夜,一陣陣不知哪來混著淡淡草香的花香,隨著微醺晚風,吹送到門前、屋內和陽台。不管人走到哪,花香總緊緊跟著。賴在土裡享受僅剩一絲濕潤的蚯蚓也不甘寂寞,在南方春夜的爽涼下,躲在地底下大鳴大放,傳唱屬於高音部的美妙聲線。

接著是早起的白頭翁,早上六點不到,就陸陸續續在屋外啾呦啾嘰地講個不停,等完全天亮後,窗戶玻璃反光成一面鏡子,又吸引更多白頭翁前來探奇,牠們左瞧右看地瞄著鏡中鳥以為是別隻鳥,於是用力地啄啊啄地,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這二、三、二、三的節拍,是最好的鬧鐘,孩子們就在這一聲聲鳥兒的呼喚中醒來。

P專題【我們的島】社子島i-Voting之後

陳佳利、張光宗、鄭嘉明 / 採訪報導

生態、田園、人情味;破舊、雜亂、易淹水,不像台北的台北,強烈渴望改變,i-Voting之後,我們將要迎接什麼樣的社子島?

基隆河,淡水河,兩條大河包圍,河岸沙洲與紅樹林裡,野生動物自由自在。堤防內,氛圍卻完全不同。286座違章工廠,站在原本是農田的土地上。增建或改建的民宅,也都是違章建築,守法沒改建的屋舍,卻有些慘不忍睹。

1963年葛樂禮颱風造成台北盆地大淹水,石門水庫又以每秒高達一萬立方公尺的水量洩洪,加上漲潮、海水倒灌,社子島泡在水裡三天三夜。1970年,台北地區防洪計畫檢討報告中,將社子島訂為洪泛區。

P專題【我們的島】核燃料的未知旅程

張岱屏、陳忠峰、陳慶鍾 / 採訪報導

2011年,福島核一廠因為地震海嘯,三座反應爐發生爐心熔毀。五年過去,搶救仍在進行,東電不斷向熔毀的反應爐灌入冷卻水,受污染的地下水、除污後的輻射污泥,一排又一排,占滿原本的樹林與空地。福島核災後,國內反核聲浪也達到高峰。2014年政府宣布核四封存,核四爭議暫時平息。然而另一個更大的風暴,卻在既有的核電廠內,隱然成形。

核一、核二廠,從1970年代運轉至今,用過燃料至今都存放在水池,存放密度早已超出原始設計。由於核一二廠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計畫不斷延宕,用過核燃料如果不能從水池取出,並且找到適合的存放地點,核一二廠的四部機組,將在今年底、明年中陸續停機,提早退休。那麼,地方居民甚至部分核工專家,他們對現行的乾式貯存,究竟有什麼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