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PNN’

P評【説教】躲在制度後面裝瞎

文 / 陳志遠

「那天發球機的速度很快,我打不好,不小心把球打到教練那一台發球機上,結果就被叫去爬樓梯。」

「被罰爬樓梯的時候,教練雖然同時在教其他人打球,但也有嚴厲的監督我們有沒有認真爬,不讓我們偷懶。」

「爬到最後實在爬不動了,就用手撐著樓梯爬,不敢跟教練說,只敢在心裡對自己說,真的爬不動了。只因為球打不好就爬這麼多趟,再跟教練說爬不動的話,會不會被罰一百趟?我真的不敢說我爬不動了。」

「我那天都有爬完,第一次二十趟和第二次的四十趟都有爬完。」

去年的五月二十五日,被教練體罰的那一天,小佑八歲,剛加入桌球隊。

P專題【我們的島】南庄的河壩之舞

郭志榮、陳志昌 / 採訪報導

用舞劇,說出南庄的土地故事,看見環境的美麗與哀愁。一群青年進入農村,思考如何幫助農業,守護環境,開創新生活。他們排了一齣劇,用意志與創意,舞出青春的光和熱。

苗栗南庄是個觀光勝地,每逢假日總是擠滿遊客,但繁榮的觀光經濟,卻也帶來土地炒作,環境破壞的問題。南庄子弟邱星崴學成返鄉,希望為故鄉做些事情。他組織了一個農青小團隊,進行田野調查,希望從深度觀光開始,用老屋開設背包客棧,帶入更多能長時間停留的遊客,認識農業與歷史的南庄。

P專題【我們的島】野溪將死

陳佳利、張光宗 / 採訪報導

同樣是水源地,有些備受重視,有些卻乏人問津。在大台北,兩處日治時期的水源重地,走向完全不同的未來。

想喝杯乾淨的水,從來都不容易。當年日本總督府為了取得陽明山的水,建置草山水道系統,這套十多公里長的系統,目前仍在運作,成為台灣第一個系統性古蹟。為了維持水源潔淨,平時受到嚴謹保護。從2003年起,草山生態文史聯盟每年都會在世界水資源日,舉辦天母水道祭,其中最熱鬧的,就是串連當地學校的踩街活動。

P專題【我們的島】誰的高跟鞋?

葉明蘭、葉鎮中 / 採訪報導

2015年年底,一只巨大高跟鞋,出現在嘉義縣布袋鎮的海景公園,單單2016年二月到三月,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就吸引了九萬多的打卡人次,台灣的偏鄉觀光發展,是否已經找到良方。

高跟鞋教堂其實是雲嘉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這幾年以婚紗美地為出發點,建設的公共建築物之一,從它的設計到完成,雲管處鎖定的目標族群,是喜愛拍照打卡的年輕女性。

P評前進中國高校–台籍年輕博士的學術拓邊

文 / 蔡博方

「出走」與「忠誠」之外的第三條路?這幾年台灣的高等教育劇烈變化,社會輿論討論甚多。不時出現的「流浪博士」議題,引發各種獵奇式新聞報導:博士從事餐飲(例如:雞排、咖啡)、報名國考(例如:初級公務員、消防隊員),或者從事其它「顯然不相襯」的工作而浪費社會資源。博士過剩如何「就或創」(哪種)行業,還有待嚴肅的思考與討論。除了這種「開創一片天」的「出走論述」,第二種最常見的討論則是「堅持論述」,例如:對於「兼任教師」慘況的描述,其中有時還夾帶了某些「責怪受害者」(blame the victim)的評論。撇除這兩種常見的出走論述與堅持論述之外,近年來,開始出現一種新的報導文類:西進中國高校求職[*註1]。

P專題【南部開講】沒有作業的寒暑假學習法

周佩寧、蔡明孝 / 採訪報導

去年底柯文哲市長拋出了取消寒假作業的政策,這政策一提出馬上就引起了許多家長正反不一的回應,長期以來的教育讓台灣多數家長認為,唯有讀書才能有出息、唯有不停寫著和教科書有關的作業,才叫學習才能跟上別人,在這個思維的框架上,真的可以贏過人成為佼佼者嗎?

主張讓小孩輸在起跑點的德國教育,用遊戲引導出小孩學習興趣的教育思維下,培育出許多諾貝爾獎得主,這樣的教育思維開始引起了不少討論,也讓長期著重在升學教育觀念的我們開始反思。這幾年台灣有一群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想要翻轉現有的教育,嘗試拋開升學觀念,以培養人格為主張,不再主張學習必須坐在教室、知識的取得不再侷限於課本,用課外活動來引發小孩的學習興趣,希望可以從遊戲中找出小孩的學習志趣。在這邊全程採訪了三種不同的冬令營,希望提供大家可以從這三種冬令營的引導方式,試著跳脫現有的教育框架做些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