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TIWA’

P全球【看見】危險的人上哪去?

文 / 莊舒晴 與漢莎認識是一年多以前,那時我看著一群穿著黑衣黑褲的印尼勞工在河堤邊練習印尼拳法,二三十個人一字排開,只有漢莎一個女生,包著黑色頭巾直挺挺站在那。   河堤邊的冷風一直吹,他們像在瀑布下修行的人一樣,在冷風中繼續練拳。當時漢莎問我哪裡可以借到室內場地,這樣就不用在河邊吹風了,何況不時會有民眾檢舉他們「像ISIS」、「穿一身黑不知道在幹嘛」,警察沒事就來盤查,讓他們本來單純 […]

P頭條【看見】從那冰冷的地方逃跑

文 / 王基瑋 遇到C君是三個月前的事了,她大概逃跑了。   那天在台中辦公室快關的五點多,C君來申訴。她說她的手很痛,沒辦法工作,但公司不願意讓她休養或換工作,只願意給她換部門。然而新的部門依然得搬重物,她的手已經沒辦法承受。   C君的診斷證明書上寫著:「雙手腕腕道症候群、右手疑似白指病,應避免低溫工作或搬重物。」她的部門是處理賣場的生鮮魚貨,經常要在2度到-18度的低溫下 […]

P全球【看見】在逃跑的前夕──記勞動部一起凌遲工人事件

文 / 陳素香 今年一月中,由皇昌營造公司引進來台興建世運選手村的118名印尼勞工集體申訴,表示契約無故被縮短,且雇主未為他們辦理期滿轉換手續,即將被迫遣返。這起勞資爭議案件,因爭議人數眾多,引起媒體及地方政府的重視,在新北市政府勞工局用力協助之後,分批解決了勞工與雇主、仲介的爭議:   皇昌營造回聘四十名勞工。 二十六名自願回國者,雇主支付機票及給付一萬元現金。 五十二名未被回聘也不願 […]

P全球歸來的人:返回家鄉的移工們

文 / 陳容柔 候鳥隨著季節變換,遷移至適合生存的地方。而移工為了生存前往海外工作,一肩扛起整個家庭的重擔。   台灣目前有超過六十萬的移工,每年來來去去的人數總也超過二十萬人。每一個移工都有一個悲歡離合的故事,在他/她個人的生命歷程、家庭關係、親情、愛情等等各式各樣的境遇中上演、流動。而我們能探觸到的移工的某種「人的完整性」,其實十分有限,除了少數曾經久住移工庇護中心的移工,因長期的相 […]

P全球在千萬人的城市裡尋找記憶的家──Amir的手繪地圖

文 / 王利婷 我們和Amir的認識是在去年(2016年)的八月,Amir知道TIWA每月固定到台北監獄探視受刑人,遂寫信來到TIWA來,希望有人也可以來探視他,他說在他入監服刑的四年多來,從來沒有人探視過他。   TIWA開始關注異鄉的移工受刑人,始於2013年宜蘭特宏興368號漁船喋血事件,六位被控殺害船長的印尼漁工,跨越了那道殺人之門,犯下了法律不容許的罪刑。然而他們犯罪的前因後果 […]

P全球永劫回歸:記特宏興368號漁船事件三年之後

文 / 莊舒晴 2013年,有三個印尼漁工來到TIWA的安置中心,眼睛裡還存有被大風大浪掃蕩過去的痕跡。他們從一艘名為特宏興368號的漁船來,船上有九名漁工,六名以殺人罪被起訴,送進宜蘭看守所,只有他們三個僥倖逃過一劫,有幸踏上回家的路。他們是幸運的,如果在那個當下他們做了不一樣的決定,上前去推了一把,動手參與這起海上喋血案件,也許現在也在牢獄之中。生與死、裡與外、囚禁與自由、懊悔與原諒,只在一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