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P!Live有一天,因為愛…

PNN原訂7/18(日)網路轉播位於台南市國立台灣文學館【青春影展】所舉辦的
《有一天》電影映後座談 (題目為:城市風貌與電影詮釋)
因現場網路臨時斷線,無法轉播,
現在PNN將映後座談的內容及網路資料整理如下,企盼當天因我們的疏忽而向隅者,能夠諒解: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fICiV5jUUa4

主題:城市風貌與電影詮釋?

創作初始之偶然與必然!

    《有一天》將高雄港都之美,完美呈現,這也是這個座談會主題所關注的焦點。近來推動電影文化與城市行銷不遺餘力的高雄市政府,亦補助了《有一天》這部電影。面對電影與其背景、場景以及使用道具之間原本屬於外溢效益,後來卻變成一種行銷儀式的精算,觀眾總是很感興趣。到底《有一天》裡美麗的港口,承載幻境的軍包船,是否特別為城市行銷而量身打造?面對創作係出於自身創作動力或經費補助單位推動的問題,導演侯季然表示會有這種想法不奇怪,這是他和許多導演經常被問到的問題,他只能說創作的一切沒有既定的原因,種種看過的電影、故事、經歷過的人事物在腦中沈澱,加上劇本創作時的際遇,從而積累成完成一部電影的偶然之必然。
    這樣講也許很抽象,導演邀請我們從《有一天》這部電影來探索。從故事啓發的時光脈絡來追尋,與高雄的關係,應該是導演13年前從政治大學廣電系畢業後,當兵抽到了金門特獎,離開台北到高雄壽山遣送營等戴船隻載送的夜晚,營裡大頭兵們擔心女友兵變的氛圍、晚上無人的公用電話以及阿兵哥們集體在漂浮於海面的軍艦上睡著等等,這些都被導演記憶下來,寫成了10年後《有一天》的前身《開往金門的慢船》這部作品,而這就是高雄這個地理背景在《有一天》創作過程中的偶然與必然,沒有導演年輕時在高雄這段幻境般的真實經驗,這部作品也沒有機緣產出,進而投稿到高雄這座城市,發生交集。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l4sZlf9b07M

當兵、抽籤、K書中心 尋找記憶裡的共鳴點

座談的話題轉到當兵,當兵經驗的聊天話題,總能夠讓彼此不認識的男生忽然就變得熱絡,而對於多數沒有當過兵的女生來說,聽到軍中故事或專業術語也許覺得新奇,但無法讓自己有真正置身於軍營中的感覺。對於這點,參與座談的民眾很是好奇,編劇是如何將當兵的感覺完整傳達出來的?編劇楊元鈴指出,編劇要表現沒到過的城市,沒經驗過的經驗,在電影腳本寫作之前,其實都有大量的功課要做。比如主角背景的描繪常常如同寫自傳般盡量仔細刻畫,而在《有一天》的劇情當中,很多青春故事都是來自於導演幾年來的親身經歷,雖然是個人經驗,編劇無從參與,但作為一位編劇,反而能以一般觀眾的角度,找出男生們習以為常的軍營敘事中有趣的部份,化為電影劇情。並且在一些故事描繪中,留意著每個角色原型的小習慣,比如電影最後以手壓破氣泡紙所隱含決定採取行動的訊息。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JBXt10M7A9U

開往金門的慢船–購物車男孩遇見福利社女孩

2007那年侯季然的作品《購物車男孩》中,原本計劃中的場景,包括要搭上一艘從基隆發出的軍包船,後來雖然因為預算的限制而取消,但是侯季然當兵之初,在高雄開往金門的船上所遇到福利社女孩的輪廓,卻在侯季然的印象裡,益加鮮明。於是《開往金門的慢船》這部電影的劇本便在3月時因推手計劃而生。雖然當時曾一度擱置,所幸後來這部片同時拿到了高雄市與台北市電影委員會二個城市的補助。於是,1997年那時侯導所搭乘的軍艦,雖已時光不復,卻由記憶裡錄製下來,最後成為每秒24格的電影《有一天》。

    〝我有夢見過你喔〞–念 盧昌明導演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gd5gcH7nduo&feature=related

    短篇劇本《開往金門的慢船》原來發想就是以夢為主,結局簡潔有力,福利社女孩以一句「我在你夢裡!」作為結束,但如何發展成《有一天》這部長片?侯導透露,劇本創作時期不斷思索時,他其實是先夢見了這個夢。某一天,正和朋友透過MSN聊著,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聊到一位導演盧昌明,朋友說他其實已經過世了半年,鄭怡所唱的<心情>、司迪麥系列意識型態廣告都是他的作品。於是侯導在網路上搜尋盧昌明的各種創作,其中包含了盧導所創作的一首歌,歌名就是<有一天>。這首歌是從一段口白開始的:「有一天,我記得很清楚…」,整首聽來其實就像一部MV般意象鮮明,侯導聽完這首歌之後就夢見了,那場似曾相識卻到最後才明白的夢境。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cM0sOQ8DJww

    夢境破除傳統 有一天難以被歸類

    電影,或者總被定義成各種類型電影,或者成為混合類型電影,《有一天》既以夢生成,導演侯季然和編劇楊元鈴都很高興能無限制地以各種類型來呈現夢,如此一來打破傳統三幕劇的規則,讓觀眾在邏輯經驗上,無法將《有一天》歸類為長久以來習慣的類型片。

    驚悚片?通俗片?愛情片? 導演與編劇在結構上的調整與觀眾的理解之間,的確花了很大的心思。曾經看過《香草天空》、《神鬼第六感》的影迷們,或者在看完《有一天》之後,也會對劇情結構有著相同份量的驚喜,從小十分喜好電影的導演侯季然顯然做足了大量的導演功課,在<我口袋裡的電影>影評專欄,對於導演亞曼納巴電影作品中的幻妄虛實有令人拍案的精彩辯證。

    夢與存在,皆美好

有一天

有一天

因為在一起的時候很幸福啊,不用為了以後的事情,放棄眼前的幸福,對不對?〞

《有一天》的欣穎與母親,背對鏡頭遙望著大海,似乎映對著侯季然文章<那天下午的草坪>裡的風景:

“…在這片媽媽少女記憶中的美式整潔草坪上,她靜靜坐著,很久很久,我們像走進了萬事美好的美國廣告裡,脫離了帶給我們悲傷的現實。”【摘錄自那天下午的草坪】

回憶點點滴滴,但我們總被現實挾著前進,來不及記下來…但對侯季然而言,這些回憶似乎依然透徹。2005年作品《我的七四七》與2008年的作品《購物車男孩》, 都透露著對景事時人的依戀與珍惜,也因此電影的最後,愛情隨之回溫,船上驚悚與等待結局的不安也結束了,這讓人想起米蘭。昆德拉筆下特麗莎與托馬斯對感情的探索,現實生活雖然令人不滿意,而正如《有一天》呈現的愛與信任,男女主角躺著、凝視、並且珍惜這一刻。

然後,《有一天》裡的女主角欣穎拿出了氣泡紙,電影結束。電影裡,電影外,我們回到了現實生活裡,重新檢視自己,然後…做出決定。

台文館青春影展 熱映年輕熱血

2010台文館青春影展

台灣文學館2010青春影展志工們穿著南女制服合影

穿上南女制服 台文館影展正青春!

今年台文館的青春影展不同以往地選擇在暑假舉辦,並讓協辦的實習生們全都穿著由台南女中商借來的白色制服,連台灣文學館主任祕書致詞時,也都穿著南女制服,暫時回到青澀的高中年代,這讓日治時期曾為台南州廳的文學館洋溢著青春氣息。

台南女中是台南地區女子第一志願,在省治時期總可聽到長輩們稱之為省南女,在炎炎暑氣下通過當年的聯考或現今的學測,而能夠穿著優雅的白色制服,或許是一種驕傲。不過青春影展的工作人員為何不選擇在地的其它學校制服呢? 承辦人黃雪雅說,會選擇穿上台南女中的制服,實在是因為今年台南女中發生了同學們為了制服的問題,以集體在操場脫長褲的方式抗議。而這個抗議事件背後所彰顯的青春不羈,正是本次青春影展的策展宗旨。

李安推手計畫相關報導

  • 2009-07-27公視晚間新聞(李安推手陽陽成功 野球命運多舛)
  •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