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用漫畫關心社會 米奇鰻:我要追回逝去的青春!

文 / 鐘聖雄

近年來區段徵收如失控野火般四方蔓延,連帶掀起台灣史上另一波農運高峰。從反中科到反國光石化,農運團體除了訴諸老農對土地的情感、糧食的危機等相對「悲情」訴求外,也在運動中注入、融合了不少年輕元素。舉例來說,年輕的農運參與者,將過去只會出現在鐵牛、卡車上的「農用」二字,製作成書包、貼紙等產品,本來是為募集抗爭基金,沒想到在政府的推波助瀾之下,竟讓「農用」產品的壽命,一直長壽地(當然是為了避免夭折)在抗爭現場長存下去,這是當初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現在台北市警方幾乎只要一看到有人背農用包包,或是任何農用相關產品,大概都會準備要將其列入「社運人士」名冊中,非建檔不可了。在一系列農用產品中,最教人感到意外的存在,可能非漫畫家米奇鰻所設計的農用貼紙莫屬了。(見下圖)

米奇鰻因緣際會為農陣所設計的「農用」貼紙,後來不只在各大抗爭場合出現,也成為相當流行的商品。

「其實當初也是誤打誤撞…農陣的人在網路上看到一個風格和我很像的農用貼紙,跑來跟我接洽,才發現不是我做的。於是我當時就說,不如我就來做吧!」米其鰻說,其實許多創作者和他一樣,並非平常不願關心社會議題,只是多數人都忙著為生活奔走,很多事情他們根本不知情,媒體也不會充分告知,所以才沒能以自己的方式介入社會。但他認為,不管是藝人或創作者,其實只要有公益他們都願意做,不是大家想像的那麼冷漠,「為何決定以藝術介入社會」的提問,對他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成大工業設計系畢業後,米奇鰻只進廣告公司工作三個月,就知道那根本不是他想要的生活,於是辭職離去,幾年來都是獨立創作生活。後來,米奇鰻從擺攤賣創作漫畫、貼紙開始,台北不來梅總算讓他打響門號,現在許多百貨公司中,都有店面在販售他的創作貼紙,也讓他的生活不至匱乏,有更多時間和精力關心社會議題。

從八八風災、農用貼紙,到最近出版的《社情漫畫 – 公民的肥皂箱》中,關懷流浪動物的漫畫作品,米奇鰻對於結合漫畫與時事議題的念頭,越來越強烈,也讓他越來越想以漫畫傳達更多理念。他透露,自己最近與一位台大獸醫系的教授合作,發現學者每次在網路上分享訊息,最後都只有親友、熟人按讚,傳播效果非常有限,但自己幫忙畫圖,就能有幾千人分享出去,讓他對漫畫的傳播力量更為確定。

米奇鰻說,自己已經過了想畫出史詩鉅作的時期,也認知到自己打不過日本漫畫的幻想世界,於是希望未來自己的作品,能和社會議題有更多的連結。以流浪動物為例,他認為,現在網路上轉貼流浪動物的照片太多,內容太過沈重,對於一般人來說,幾乎已形成轟炸過度的情況,反而讓很多人更排斥瞭解議題。「流浪狗的問題已經很容易做,這都做不出來,更不用談別的…」,他說。

米奇鰻探討流浪動物議題的漫畫作品 – 《獻給另一個星球的人類》(點圖看完整大圖)。完整作品請見《社情漫畫》

米奇鰻探討流浪動物議題的漫畫作品 – 《獻給另一個星球的人類》(點圖看完整大圖)。完整作品請見《社情漫畫》

不只流浪動物議題,米奇鰻之前也開始參與榮電等抗爭議題講座,試圖讓自己在媒體之外,也有其他深入瞭解議題的管道。他笑著說,自己「年輕」時其實對很多事情都不瞭解,最多就是跟別人一起批評政府,兩邊都罵一罵就算了。但現在,希望自己能瞭解得更多更深入,讓自己對議題的掌握度更高,作品才會更有力道。他笑著說:「我要追回逝去的青春!」

「很多社會議題,用講的就很像在說教,但你用畫的,就可以讓人不知不覺讀完。」以流浪狗議題為例,米奇鰻說,大人長大了,對很多事情就變得很麻木,就算動了「開心手術」,也不一定能把洞打開,但他認為,小孩子如果是透過漫畫瞭解流浪狗問題,他就能在「每個人心裡種下一把小刀」,從教育著手,觀念改變了,社會才有改善的機會。

今年33歲的米奇鰻,不管到哪都騎著一台「沒有被偷風險」的腳踏車赴約。過去自己有很多事情不知道也不懂,如今他要用漫畫的力量傳達更多值得關注的社會議題,追回自己逝去的青春。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2 篇回應 to “用漫畫關心社會 米奇鰻:我要追回逝去的青春!”

  1. balance 說:

    身為公視的記者,請養成「事事查證,再說」的基本功;

    我請教一下,您第二段:
    「現在台北市警方幾乎只要一看到有人背農用包包,或是任何農用相關產品,大概都會準備要將其列入『社運人士』名冊中,非建檔不可了。」

    是從那裡得來的新聞資料?或是純粹是自己想像?
    在當下,有這樣的事情,倒是大消息。這說不定是一則好的爆料新聞哦。

    如果是自己想像的,建議您先向警察局查證一下(您當然應該有好的資料提供者罷?!)。

    • 鐘聖雄 說:

      謝謝您的指教,只是這可能不太是什麼大消息,只是我的用詞也不甚精確就是。
      應該說,在前兩年農運興盛,不斷上街抗議時,警方保防人員在「抗議現場」看到背農用背包的人,的確會特別注意動向。我之前在抗爭現場和警方聊天,的確有警察朋友這樣提過,而且我後來也的確被警方問過「那個背農用包包的人是誰」這樣的問題。
      之所以不認為這是大消息,是因為警方保防人員在抗爭現場蒐集組織者資料,是很正常的事情,也許原文說得比較誇張,沒有註明那是抗爭現場,引起您的誤會,非常抱歉,但所有描述來自我自己的經驗,不是想像,也不是新聞資料,謝謝您的指教。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