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部落光復節是受難日 原民要土地正名

Nagao Kunaw(陳睿哲)/ 採訪報導

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長老教會及人權團體在今(24日)上午走上凱道,控訴政府歡慶「台灣光復節」,卻不正視原住民族長期受到政府壓迫和殖民歷史,根本就是原住民族的「受難日」。

原動盟代表 Yapasuyongu表示,光復在字面解釋是「將失去的拿回來」,但對於台灣的原住民族來說,台灣光復不是回歸故土,而是再次被殖民及失去自己命名和使用土地的權力。

原動盟發言人陳以箴指出日前有族人在花蓮縣光復鄉公所前噴漆,希望將「光復鄉」改為結合當地兩大部落名稱的 Tafalong (太巴塱) 及 Fata’an (馬太鞍) 改為「馬太鄉」,讓地名確切結合在地歷史、文化和族群。


到底是要復興什麼?

復興鄉泰雅族人 Yabueyo 說從小就知道族人稱呼這塊土地為 Piysan,但是1889年劉銘傳來了後改名為「角板山」,國民政府遷台為慶祝蔣介石生日,又在1954年把地名改為「復興」,並把小學改名為介壽國小。Yabueyo 說:「對族人來說,到底是要復興什麼?」

Yapasuyongu指出:「原住民正名運動歷經30年,在55個原住民鄉鎮卻僅有嘉義縣吳鳳鄉正名為阿里山鄉、高雄三民回復為那瑪夏區」。他認為復興鄉、信義鄉、仁愛鄉以及光復鄉等行政區名,都還持續強壓黨國思想在原住民身上。他更感痛心的是仍知曉地名意義的耆老正在凋零,但這個國家的正義究竟在哪?

小米穗基金會董事長黃智慧認為,立法院長王金平日前宣佈重大政績,修正地方制度法讓2010年五都升格後,失去公法人地位的原住民地區回復其主體。黃智慧痛批這遲來的正義怎麼可以稱作「政績」?族人多年的痛苦,政府都視而不見嗎?

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秘書施逸翔表示,馬總統早在2009年就簽署兩公約並國內法化,兩公約其中重要的內涵就是保障國內各族群的自決權。他認為族人的訴求是最基本的自我認同和命名權,馬政府應該重視。

「我們人數只有2%,但我們承載台灣98%以上的歷史」。泰雅族畫家 Yawi(林世偉)哽咽地說政府透過法律以「合法」手段掠奪原住民土地,族人被迫下山,原住民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透過語言口耳相傳的地名正在失傳。

應代表原住民口舌的民意代表卻不願意出面,Yawi痛批:「我邀請了所有的原住民立委來聲援土地正名,卻沒人願意出席。」

黃智慧認為今天站在凱道非常諷刺,國家準備慶祝光復節,而在兩星期之前,馬總統也在此地宣布國慶文告,內容提及台灣支持香港普選,並應將台灣成功的民主經驗輸出。黃智慧說:「馬英九要將台灣民主輸出,就應該先代表政府對於過去殖民和剝奪族群記憶的作為向原住民族道歉,這樣的民主輸出才有意義。」

原動盟呼籲民眾寫下自己的傳統地名並上傳到臉書,「光復」自己的土地,爭取傳統名稱的正名。

族人在慶祝「台灣光復節」的牌坊下舉著標語,呼籲馬政府「原地正名」!(Nagao/攝)

族人在慶祝「台灣光復節」的牌坊下舉著標語,呼籲馬政府「原地正名」!(Nagao/攝)

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發言人Yapasuyongu表示,「原住民族正名運動」已經過了三十年,但是現在25個原鄉卻只有高雄那瑪夏鄉和嘉義阿里山鄉兩個鄉鎮正名成功。(Nagao/攝)

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發言人Yapasuyongu表示,「原住民族正名運動」已經過了三十年,但是現在25個原鄉卻只有高雄那瑪夏鄉和嘉義阿里山鄉兩個鄉鎮正名成功。(Nagao/攝)

Yawi說:「原住民為了正名,站在街頭三十多年,到底何時才可以不要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Nagao/攝)

Yawi說:「原住民為了正名,站在街頭三十多年,到底何時才可以不要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Nagao/攝)

Yabueyo 說:「對族人來說,到底是要復興什麼?」(Nagao/攝)

Yabueyo 說:「對族人來說,到底是要復興什麼?」(Nagao/攝)

族人透過行動劇來表示,荷蘭、日本和後來的國民黨政府,將原住民族原本對土地的名稱刪除,換上殖民者認定具有教化的名稱,像是花蓮「光復鄉」、桃園「復興鄉」以及南投的「仁愛鄉」等。(Nagao/攝)

族人透過行動劇來表示,荷蘭、日本和後來的國民黨政府,將原住民族原本對土地的名稱刪除,換上殖民者認定具有教化的名稱,像是花蓮「光復鄉」、桃園「復興鄉」以及南投的「仁愛鄉」等。(Nagao/攝)

原動盟呼籲民眾寫下傳統地名並上傳到臉書,「光復」自己的土地。(Nagao/攝)

原動盟呼籲民眾寫下傳統地名並上傳到臉書,「光復」自己的土地。(Nagao/攝)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4 篇回應 to “光復節是受難日 原民要土地正名”

  1. […] CALL FOR TOWN NAME CHANGES: One day prior to Restoration Day (Oct. 25), Aboriginal activists requested that towns in Aboriginal regions that were given “politically charged” names by the KMT — […]

  2. 老K 說:

    人類的歷史就是「滅族」與「同化」兩種路線,原住民若還要小鼻子小眼睛去看待這樣的「光復」題目,那乾脆連原始種族來由都一起討論好了,沒有文字歷史的他們誰能講得出真正的祖先地位與歷史證?別忘了現在台灣9成以上都是漢人,若還要執著於這樣往後看不努力去想想子孫後世的未來,那就去繼續虛晃時間吧!沒人會同情他們的!

    • 我就是漢人 說:

      我就是漢人,小時候爸媽常帶我去部落裡玩,我不同情原住民,我認為原住民沒有跟漢人沒什麼不同不需要特別同情,當你覺得要同情原住民時,你就是已經以一個上對下的眼光在看這件事情了,只是有些權利本來就是原住民的權利,而保障這些權利能保存文化的多元性,若以一個民族占九成就可以欺凌不到一成的族群,那有公共政策要制定時是否就可以忽略那少數,身心障礙人口占總人口之比率為4.79%(101)那是不是也不用特別做無障礙設施,當在制定政策時只聽從多數的意見時,而忘了傾聽少數,很容易無意間造成對少數的壓迫,當你不小心身為少數你希望別人這樣對你嗎?這是你所希望的世界嗎?再來原住民沒有文字沒錯,但他們的歷史還是透過口耳相傳的傳說與歌謠和服飾花紋雕刻保存下來,這跟命名就很有關係,當所傳唱的地名就有其代表文化含意與族群認同,這不是小鼻子小眼睛的問題,是尊重的概念,建議別忘了多去看看有關原住民的議題(如:世界原住民人權宣言)了解相關事物在發言,
      以上為我對這件事的看法,如有覺得不妥的地方歡迎討論,畢竟我才剛接觸原住民議題,我知道自己的族群敏感度還是稍有不足,希望能多多指教!

  3. hello 說:

    台灣哪來的光復,台灣是戰敗國,由美軍出兵打日本,炸台灣。哪來的光復。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