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P部落傳統領域自己救 原權人士推原地建鄉

Nagao Kunaw(陳睿哲) / 台北報導

「我們在三個月後,會收回向陽山的傳統領域,不會向政府遞交任何的文件,因為這塊土地是在沒有任何條約的情況下被奪取。」卡法司牧師用母語強而有力的說出來。他來自台東關山利稻部落,是布農族Balalavi家族的族人。

今日上午數名原住民耆老以及學者召開記者會,訴求原住民族基本法在今年邁入第十年,不但相關子法《原住民族土地與海洋法》及《原住民族自治法》都還躺在立法院,年底六都五個原住民族區,才在年初《地方制度法》亡羊補牢後回復區長、代表選舉的權力。族人不滿的認為,馬政府不但沒有落實競選承諾,而列為重大政策的原住民族自治根本就已經跳票。

卡法司在上個月底就帶著部落族人爬上向陽山頂,立下石碑和插下樹枝,宣示這是布農族人傳統領域範圍。卡法司認為從二十五年前,他參與拉倒吳鳳銅像開始,雖然看似撼動政府和法律做出些改變,但原住民族土地被掠奪的事實卻是依然存在。卡法司表示這次族人收回傳統領域的土地是下定決心了。

台東卑南鄉達魯瑪克部落則希望透過設立新的鄉鎮來捍衛族人的權益。達魯瑪克建鄉自治推動委員會主委蘇金成表示,達魯瑪克是台東唯一的魯凱族聚落,有超過三千名的族人,但因行政區的劃歸被放在卑南鄉中,民意代表的席次卻因為選舉少數服從多數的限制,讓族人難以進入參與鄉務運作,自治權利根本就被架空。

「我們的人口比很多山地鄉人數都還多,他們可以自己選民代和鄉長,但政府卻把我們歸在平地鄉之中。」蘇金成說,族人希望透過地方制度法的規定設立「山地原住民鄉」,獨立建鄉來保障族人自治權。

同樣來自台東,馬蘭部落的阿美族人,透過耆老的口述,找回了消失百年的帆船文化,自製竹筏將在本月24日下水。馬蘭自治推動委員會主委羅福慶雖然開心文化的傳承,但也指出原住民族的傳統生活文化被國家體系箝制的荒謬。

羅福慶表示,族人花了很多力氣,請耆老回想過去老人的口述歷史,才發現阿美族的竹筏,是使用麻竹和林投等材料,「當族人回到世代採取的傳統領域去取麻竹,卻被山林警察以竊盜罪法辦。」這也加深族人推動建鄉民族自治的決心,並將竹筏命名為「馬蘭自治號」。

長期參與原住民族運動的台東大學教授劉烱錫表示,政府長期漠視原基法和兩公約所賦予原住民族人自治和使用自然資源的權力,他痛批這樣根本是「消滅原住民,侵害人權」的作法。

劉烱錫建議政府就應以這次馬蘭自治號航行為思考,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不是透過科學GPS定位的海里,而是像國際上其他國家一樣用竹筏能遠行的距離來作為原住民族的傳統海域,這才是根本解決的辦法。

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理事Falong表示:「政府不能說沒有自治法,原住民族就無權自治,依這明顯違反兩公約的規定」。

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理事Falong表示:「政府不能說沒有自治法,原住民族就無權自治,依這明顯違反兩公約的規定。」

達魯瑪克建鄉自治推動委員會主委蘇金成表示,日本佔據台灣,迫使族人遷移,現在爭取自治只是回復歷史應有的正義。

達魯瑪克建鄉自治推動委員會主委蘇金成表示,日本佔據台灣,迫使族人遷移,現在爭取自治只是回復歷史應有的正義。

卡法司牧師(圖中發言人),正是廿五年前推翻吳鳳銅像的原住民之一。族人到向陽山,就是象徵著Balalavi家族要收回傳統領域的永久主權。

卡法司牧師(圖中站立發言者)是廿五年前推翻吳鳳銅像的原住民之一。族人到向陽山,就是象徵著Balalavi家族要收回傳統領域的永久主權。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 篇回應 to “傳統領域自己救 原權人士推原地建鄉”

  1. 詹伯廉 說:

    我國的每一次大選舉,品質越來越低落,就像大雨將陸地上的所有垃圾,全沖刷進大水庫裡,彼此激盪形成漩渦,不斷翻滾,令人刺目驚心與厭惡。可見所謂五權憲法架構是災難。可以想像出當全台灣都能像達魯瑪克可以自己選民代與鄉長(部落長),廢除五權憲法,重新制定部落與社區自治法典,政治上的一切烏煙瘴氣將可一掃而空,台灣將是世界第一個烏托邦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