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專題【獨立特派員】禽況不明

婁雅君、賴振元 / 採訪報導

南部的一間養鵝場裡,有一千多隻,大約三週大的醜小鵝,正在經歷換毛的階段。鵝場主人自稱是牠們的皇鵝娘。

養殖業者對著鵝群說:「來啦,我看一下,過來我看看,快點過來,給我看看。有沒有乖乖,有沒健康,好,大家都很健康,解散。」 除了每天例行的工作之外,在禽流感的非常時期,他又多了一項工作。

鵝場主人拿著一根棍子,上面綁著鋁罐走進場內,一邊喊著:「放鞭炮了,小朋友放鞭炮了喔。」

鞭炮劃過天空,碰了一聲! 養殖業著說:「走了等下還會來,你看那邊又來了,這樣怎麼辦?一直不斷地趕,昨天中午很多,一直在裡面趕鳥。趕了五分鐘又回來。」

這波來勢洶洶的禽流感,農委會認為是候鳥所帶進來的病毒,這個說法讓養鵝業者聞鳥色變。

鵝場主人放完鞭炮,又要開始清掃鳥糞便:「我比小鳥早起,牠們六點就來了,開始哇哇叫,你看,全部停在外面,停在裡面、樹上全部都是,每天樹下鳥大便很多,都要掃。」

02

如果這些野鳥感染了禽流感,牠們的糞便,可能帶有大量病毒。露天養殖場,在疫情期間,要如何隔絕鳥類,成了每一個養殖業者最頭痛的問題。除了自己用鞭炮趕鳥這種土方法之外,專業人士提供的意見,也沒多大成效。

養鵝業者無奈地說:「獸醫師叫我把樹都砍了,我說把樹砍了,牠還是會來啊。」

農委會公佈這波禽流感H5N2和H5N8基因比對結果,判斷是候鳥將病毒帶進台灣。那麼是甚麼時候帶進來的,又是哪一種候鳥?這個推斷能不能獲得印證,得實地到野外走一趟。

蘭陽平原,每年的10月到隔年4月,都能見到候鳥過境或是在這裡度冬的身影。

台北市野鳥學會何一先總幹事指著飛越我們頭頂的花嘴鴨說:「一般台灣鴨群北方下來,很多鴨在西伯利亞,凍原那一帶。」

候鳥南飛的季節,除了是賞鳥的好時光之外,也是檢測禽流感病毒的時間。休耕期間,農田裡注滿了水,這片候鳥喜愛駐足的水域,如果有鴨群感染禽流感,基本上整群候鳥都會被感染,野鳥學會也會觀察候鳥群聚的狀況,判斷採集糞便的地點。

每一年防檢局委託野鳥學會在全台灣不同的濕地,採集超過3,800件野鳥糞便,包含水禽類的雁鴨、鷺科、鷸珩科、燕鷗科。

04

何一先指出:「採集野鳥糞便,其中超過60%是雁鴨,全世界大家瞭解,研究報告顯示,水禽類雁鴨,是最主要保毒者,最主要帶原者。這麼多十幾年下來,雁鴨驗出30多型不同的禽流感的低病原的病毒株。」

也就是說,這些水禽一旦帶原,還是能四處活動,更擴大了散佈的範圍。這些正在過冬的候鳥身上,真的帶有致命的禽流感病毒嗎?

何一先觀察鳥況之後,確定這片水域適合進行採集,他走在田埂間,看到新鮮的排遺,便拿出試管,如果看到鳥屍體或是異常糞便,更是採集重點。

他指著一坨黃綠色的糞便說:「像這個我們會特別採,黃黃、綠綠,紅紅,不是標準黑白,這種有可能有些狀況。可能身體有狀況,便就不是典型黑白色系。」

去年一整年超過3800件的野鳥糞便,裡面究竟有沒有這一波H5N2,H5N8,H5N3的病毒呢?

何一先回答:「我們這幾個月陸續撿到有一兩隻死鳥,送到家衛所化驗,結果,去年整年驗出十多株病毒株,禽流感病毒株,這些病毒株,有包括H7N9,H4H6都有,就是沒有H5N8,H5N3,這次在家禽養殖場爆發的病毒。」

沒有直接證據可以證明病毒是由這一批候鳥所帶來的,但是農委會和部分學者還是如此推論。

中興大學名譽教授謝快樂指出:「去年蒙古,也是東北,有N3的存在,我們N3的序列和它分常相似,所以我們也相信,可能就是那群候鳥,也有去把H5N8的H5,帶了N3。」

他從從疫情爆發的時間判斷,病毒應該是去年12月候鳥所帶入。但是是哪一批候鳥,他卻無法回答:「那批可能已經出去了,那批候鳥可能不會停在台灣那麼久。是哪些候鳥,現在還沒有抓到。」

03

台灣每年九月,候鳥陸續從北方南下,到十二月進入穩定期,候鳥不再移動。但是這波疫情,卻是從十二月底才開始出現,還是從南部禽場開始往北擴散,這些疑點都有待釐清。

台北市野鳥學會總幹事何一先推測:「附近沒濕地的禽場,也爆發了疫情,合理懷疑,是家禽市場交叉感染,帶回禽場,顯示這波疫情哪些漏洞需要防堵。」

2014年H5N8禽流感大爆發,從亞洲的韓國開始,日本、中國,一直到歐洲的德國、英國、義大利陸續淪陷。台灣雖然沒有疫情傳出,卻也沒有加強防疫,多數養殖場的防疫觀念也不夠。

回到養鵝場,業者也承認防疫觀念不足:「要落實的話,那些大車子,抓鵝車,飼料車進來都要消毒,以前比較不知道,大家都那樣,來抓就來抓。不曉得有這種疫情,大家不知死活。現在這樣,我們都很緊張,在門口設消毒無器,感應,車子一來自動噴灑。」

以前一週一次的消毒工作,現在業者因為擔心染疫,變成每天不定次數的噴灑。

業者每天都要背上十幾桶消毒水,全場猛消毒。

鵝場主人特別買了一桶兩千元的食用級消毒水,噴空氣、噴地面,還要換噴頭,往樹上噴。

為甚麼要噴樹,業者這樣回答:「小鳥停在樹上,我習慣噴樹,是我覺得應該要噴樹。還有外圍,周圍要噴得仔細。場內也要噴,通通噴。這個時候,一直噴,越噴越想噴。」

噴噴噴,隨時隨地都在噴,自從疫情爆發後,農民苦求防疫對策,得到的答案,除了消毒,還是消毒。

鵝場主人已經到了不噴不能心安的地步:「很奇怪車子,別人的飼料車,從門口經過,我就會跑去外面噴,像瘋子一樣。」

05

這波疫情還要持續多久?是否已經到達高峰,目前沒有答案。農委會既然高度懷疑候鳥,就應該針對可能接觸家禽的鳥類進行加強監測。

長期在野外觀察候鳥的何一先建議:「有可能有必要調整採樣的數量,這些主要會在養禽場附近出沒的鳥類,需要高度關切。」

這次禽流感疫情重創養鵝市場,肉鵝剩下兩成,種鵝只剩三分之一。就算疫情過了,能夠開始復育,到時候也未必有小鵝可以飼養。

養鵝業者擔心地說:「空窗期搞不好一整年,叫這些農民怎辦,我怎麼辦?一整年沒收入,很多人貸款,這次這樣,很多人賠錢。」

看著還沒長大的小鵝,業者只希望牠們能安然度過這波疫情。除了瘋狂趕鳥和消毒之外,養鵝業者還要觀察牠們的健康狀況:「我每天都看牠們的身體狀況,你看大便大出來是正常的,是健康的,我就很安心。大出來不健康,我就很擔心。看牠們走路很正常,很健康。」

禽流感還在持續延燒,波及的禽類也越來越多,找不到源頭,基礎防疫又無法落實,禽況,何時才能恢復?


禽況不明 預告線上看


【獨立特派員播出資訊】

  • 公視主頻
  • 週三 22:00 首播
    週四 01:00 重播

  •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 週一 12:00 重播:https://livehouse.in/channel/PNNPTS


    【獨立特派員】

  • 官方網站http://innews.pts.org.tw/
  •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tsinnews

  •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