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全球【劉必榮講天下】日本人質遭殺、希臘、烏克蘭

評析 / 劉必榮

大家好,我是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劉必榮。今天要為大家評析的是:

(一)、日本人質遇害事件—日本記者後藤健二遭IS斬首對日本和其他國家的衝擊和影響為何?

(二)、歐洲最新情勢—希臘激進左派聯盟上任後對歐盟內部及歐洲其他國家的影響為何?

(三)、烏克蘭情勢變化—烏克蘭情勢再起的原因為何?美國內部又有哪些辯論聲浪?


日本人質遭殺害 集體安全解禁成議題

第一個新聞來看日本人質後藤健二遇害事件,這新聞在國際上都關注了一兩星期,日本記者後藤健二被IS恐怖份子挾持,經過了幾次折衝妥協,本來IS有兩位日本人質,一是湯川遙菜,一是後藤健二,IS把湯川殺了後,把後藤用來交換贖金兩億美元,後來又改口要求希望約旦政府釋放炸彈客雷莎薇,然後IS又公佈一位被捕的約旦飛行員卡薩斯貝。

在這之間整個談判過程非常多次,但每次大家都弄不清楚到底IS願意提供的是什麼。而後我們就看到上週約旦政府同意釋放女性炸彈客,但條件是IS必須先證明飛行員還是活著的,結果IS後來就沒有消息,最後結果居然是談判沒有成功,而後藤健二被斬首。

這其中最重要的問題就是:為什麼談判後來失敗了?很多分析家指出,其實IS根本就沒準備要談判,或他們內部是分裂的,所以內部並不是如我們想像的,因此對於拿什麼換什麼可能舉棋不定;但也有一種說法是IS其實沒要談判,目的是要分化美國和約旦的同盟關係,因為約旦終究是美國堅強的盟邦,且約旦也參與美國轟炸IS的軍事行動,對IS來說,他們正想往約旦擴張,整個勢力版圖從敘利亞、伊拉克北部,現在想深入約旦。如果這樣能夠造成美國與約旦之間的摩擦,甚至約旦老百姓跟政府之間的摩擦,這將有助於IS勢力擴張。然而後來發現並沒成功,因為約旦人開始團結,表示越是在這時候越需要團結於政府,不能夠被分化,所以才有分析家指出,試了半天結果分化沒成功,所以IS決定不玩了,而把後藤健二斬首。

後藤健二被殺對日本造成非常大衝擊,日本內部開始有些辯論,首先是反對黨指出因為安倍首相在月中訪問埃及時,提出兩億美元援助,而日本因有和平憲法,所以不可能參加任何反恐軍事行動,但日本表示可提供各種經濟援助幫助安頓難民等;但就IS的認知,經濟援助就是間接資助其它國家對付穆斯林,因此綁架日本人且加以殺害,所以日本國內反對黨就這件事提出質疑,並有些討論的聲音。

其次,日本國內本來有的反應就是右派的人主張安倍在此時可能順勢去推集體安全的解禁,因為根據和平憲法,日本不能參加軍事同盟,而安倍過去一再強調若有日本人在海外遭受任何威脅,美國或西方國家救援日本人的話,日本自衛隊是否也要給予一些協助?也就是必須解禁讓日本可參加集體防衛。

後來發現安倍認為日本人質事件和集體安全防衛解禁不要混為一談,所以內部是非常有政治智慧地將兩件事情分開,沒有趁全民公憤人質事件時強推集體安全解禁。倒是日本一些分析家指出,日本國內現在在討論移民政策,因為日本社會逐漸老化,有些認為是否該開放更多移民讓日本變成更多元文化的國家,但最近接連兩件事情發生,包括巴黎查理週刊遭受極端穆斯林攻擊以及後藤健二被斬首,那個聖戰士是操英國口音的,也就是說英國和法國都有太多外國移民,而移民進來後反而造成社會動盪不安,所以日本現在就在想是否還需要開放移民政策,讓更多不同文化的人進入日本,這也在日本內部造成一大辯論。

綜觀IS攻擊事件,其實IS攻擊並沒停歇,上週IS攻擊了埃及,在西奈半島也發動攻擊,1月29日的四起攻擊事件造成32人死亡60多人受傷,值得注意的是這四起攻擊事件是經過精密協調的,也就是有計畫的恐怖攻擊。我們可發現這些攻擊都是算得非常精密的連續攻擊行動,最後他們當然馬上宣稱犯案的是IS在西奈半島的一個分部叫西奈省,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本來在埃及反政府的就是穆斯林兄弟會,所以埃及總統塞西將軍馬上就說這是穆斯林兄弟會做的。

後來西奈省表示不是他們做的,而西奈省這個組織本來叫「聖地保護者」或「耶路撒冷支持者」,這組織本來是蓋達組織的一部分,在去年轉投IS,所以蓋達組織和IS本來是同出一源,後來互相分裂爭取地盤,所以在這裡蓋達組織的地盤被IS吃掉了,中東情勢當然也混亂,非常值得我們去關注。

日本首相安倍不把人質事件和集體安全防衛解禁混為一談,非常有政治智慧地將兩事分開,沒趁全民公憤人質事件時強推集體安全解禁。(Photo: CSIS-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Flickr CC/goo.gl/54ukdu)

日本首相安倍不把人質事件和集體安全防衛解禁混為一談,非常有政治智慧地將兩事分開,沒趁全民公憤人質事件時強推集體安全解禁。(Photo: CSIS-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Flickr CC/goo.gl/54ukdu)




希臘經濟新紓困 西班牙跟進反撙節

第二,我們看歐洲,歐洲在希臘激進左派黨政府上任後,當然引起一連串漣漪效應。激進左派黨齊普拉斯擔任領導者後,態度非常有技巧,他一開始和俄羅斯站在一邊,表示反對西方制裁俄羅斯的行動,顯示出他認為在紓困問題上,歐盟是否讓步作為談判槓桿。而現在撙節政策和紓困之間如何維持平衡,所以這星期希臘總理、財政部長都參加和歐盟三巨頭對話和談判,他們的態度比較溫和,表示不是不還錢,而是重談一個還款或紓困計畫。

美國總統歐巴馬顯然也被希臘說服支持希臘這作法,所以歐巴馬接受訪問時表示不能老叫別人勒緊褲帶,中間也要喘口氣讓它經濟能夠復甦,所以這就變成這星期我們看希臘和歐盟談判的一個結果。然而,希臘這效應當然也擴張到西班牙,本來一些分析家指出希臘經濟規模很小,希臘問題和別的問題也不見得一樣,不見得會擴散到別國家,後來發現不是。

1月31日西班牙一個激進政黨「我們可以黨」走上街頭,因為西班牙在11月要進行大選,「我們可以黨」出來就代表新勢力起來,有十萬人走上街頭,值得注意的是他們揮舞著希臘國旗,還有希臘激進左派黨旗幟,除了西班牙的旗幟,還有希臘國旗,顯然是受到希臘蠻多的啟發或激勵,而他們是主張阻止獲利企業開除員工,主張健全國營健保,主張調高最低工資,當然他們基本上還是反對撙節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可以黨」來勢洶洶,很可能在11月贏得西班牙大選,而這個黨才成立一年多,而這黨在去年歐洲議會選舉拿下五席,它的黨魁是一位才36歲的大學教授,換句話說,我們常講秀才造反,而他就是一個秀才造反。他掀起了一個新浪潮,如果把這件事和希臘激進左派黨上任來對照,希臘的齊普拉斯才40歲,而西班牙的我們可以黨黨魁才36歲,他們都是反對撙節政策,如果撙節政策真的受到挑戰,這樣的新政治勢力起來,對歐洲是有蠻大變化,這整個大趨勢值得我們關注。

希臘激進左派黨政府上任後,在歐洲引起漣漪效應,撙節政策和紓困之間如何維持平衡,開始重談還款或紓困計畫。(Photo: Theophilos Papadopoulos/Flickr CC/goo.gl/nW2bE7)

希臘激進左派黨政府上任後,在歐洲引起漣漪效應,撙節政策和紓困之間如何維持平衡,開始重談還款或紓困計畫。(Photo: Theophilos Papadopoulos/Flickr CC/goo.gl/nW2bE7)




俄羅斯軍援烏克蘭叛軍 美國避免直接觸怒

最後,我們看烏克蘭。烏克蘭情勢現在又有最新變化,叛軍在俄羅斯支持之下增加攻擊,2月2日美國一些智庫請了八位前政府官員做調查,顯示叛軍在俄羅斯支持之下增加攻擊,2月2日美國一些智庫請了八位前政府官員做了一些調查,然後公佈了調查報告,表示俄羅斯很多重型武器一直都進到烏克蘭,所以他們建議政府應要提供至少30億美元軍事裝備援助給烏克蘭政府軍。

美國國務卿凱瑞在2月3日訪問基輔,也是要和基輔當局談到美國可能考慮軍援烏克蘭,因為過去美國怕若正式將武器援助給烏克蘭,會讓俄羅斯跳起來,這樣會使整個局勢更為激化和失控,所以美國國內就一直有辯論,比如說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萊斯就是反對把軍事武器給烏克蘭政府。所以美國提供的都是一些非殺傷力武器和裝備,而現在情勢可能改變,歐巴馬總統還沒做出最後的決定,

但整個情勢正在醞釀著改變,就是如果美國決定和北約一樣提供軍事援助給基輔當局的話,那俄羅斯會有什麼反應?而俄羅斯的反應會不會讓烏克蘭情勢一路從去年延燒到今年?還是無法解決?雖然美國官員表示透過外交談判解決還是努力的目標,但這個局勢顯然有變化,而這變化也值得我們繼續關注。

如果美國決定和北約一樣提供軍事援助給基輔當局,俄羅斯會有什麼反應?會不會讓烏克蘭情勢從去年延燒到今年?(Photo: DVIDSHUB/Flickr CC/goo.gl/MI6osU)

如果美國決定和北約一樣提供軍事援助給基輔當局,俄羅斯會有什麼反應?會不會讓烏克蘭情勢從去年延燒到今年?(Photo: DVIDSHUB/Flickr CC/goo.gl/MI6osU)




延伸閱讀:劉必榮國際局勢評析 語音檔

  • 本文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和風學習機構創辦人、台北談判研究發展協會理事長。曾任行政院顧問、中國時報總主筆、公共電視「七點看世界」及「全球現場」評論主播、年代電視「世界年代」評論主播、大愛電視「寰宇新聞」製作及主持人,並為外交部、外貿協會、經濟部定期講授談判課程,已出版十餘本談判著作。
  • 劉必榮臉書粉絲團和風學習機構官網
  •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