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特宏興案】一審認定船長先施暴 印尼漁工判14~28年

吳東牧 / 宜蘭報導

一年半前發生於南太平洋海域的「特宏興368號」海上喋血案,今天下午在宜蘭地方法院宣判。法院認定事件起因台籍船長先行施暴,殺害船長、輪機長的六名印尼漁工依情節輕重,分遭判14至28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執行完畢或赦免後驅逐出境。另兩名被控毀損通訊設備的漁工,一人判刑3月、一人無罪。全案仍可上訴。

本案判刑最重的資深漁工Visa Susanto,被控共同殺害船長部分判刑15年、被控教唆殺害輪機長的部分也是15年,兩罪行合併執行28年。法院表示,Visa是船長陳德生遭殺害的最核心人物;輪機長何昌琳的部分雖是教唆而未動手,但為掩飾前一犯行,而心生殺害平日善待漁工的何昌琳滅口的動機,惡性也比聽命行事的四名新進漁工更重。

Visa Susanto於命案發生後,另涉與資深漁工Jenal Wahidin弄斷船頂的天線等通訊設備,企圖避免位置遭警方鎖定查緝,判刑4月也比Jenal的3月還重;此部分如易科罰金以1000元折算1日。法院也認定Visa案發後一度侵占船長的手錶,判罰金10,000元;如易服勞役以3000元折算一天。

 

法院認定殺機:起因船長暴力管教 

本案起訴時,宜蘭地檢署僅交代殺人事件起始於船長陳德生因漁船作業問題與Visa起衝突,Visa持浮球毆打船長。但判決對此較詳細敘述,起因是船長責怪漁工沒有主動告訴他附近有船隻,可能造成絞網安全問題,先以責罵、毆打、拉扯頭髮、丟浮球等方式,攻擊Visa、Mashuri等人,引發2人反擊。但因2人出手過重,導致陳德生受傷,Visa擔心船長可能對其不利,才命Mashuri與其他4名新進漁工,一起將陳德生丟入海中溺斃,並引發後續教唆將輪機長何昌琳也丟入海中滅口等犯行。

儘管涉及兩條人命的殺人重罪,法定刑度為死刑、有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合議庭選擇對主要被告Visa量處兩個15年的自由刑。法院在交代量刑理由時指出:

被告VIsa Susanto雖為本件殺害陳德生最核心之人物,但「特宏興368號」於本件衝突前即已存在海上暴力犯罪之許多因素:我國籍幹部與印尼籍漁工間階級、收入之巨大差異、言語、生活等衝突,海上作業時間長且環境惡劣,案發地點距離我國及任何陸地遙遠等,最終致生此次悲劇。

 

海上暴力犯罪背景特殊 依法減輕刑度

案發時與Visa同樣持浮球攻擊船長的Mashuri,法院審酌是跟隨先動手的Visa Susanto,聽從指示行動,犯罪後也坦承不諱,判刑14年。

三名新進漁工Solehudin、Wara Kuswara、Waludi,被指控將陳德生與何昌琳兩名台籍幹部丟下海中溺斃。但法院考量他們並未涉及先前以浮球毆傷陳德生的衝突,而且都是首度來台、來台第二天就登船出海長達半年,語言不通、智識程度不高,以及遠洋漁船工作與生活環境艱困封閉等因素,聽命於Visa Susanto殺害陳德生、何昌琳部分,各判處有期徒刑12年,合併執行22年。

另一新進漁工Konedi,聽命殺害何昌琳也判刑12年;但船長陳德生部分,僅能證明有搬開甲板上的障礙物,方便其他人將陳德生丟入海中,以幫助犯罪判刑6年。兩罪合併執行17年。

四名新進被告審理期間聲請法院進行司法心理鑑定。法院委託心理學家趙儀珊鑑定的結果,認為在海上無路可逃、其他船員不可能伸出援手,而且又目睹陳德生遭殘忍攻擊、心理狀態非常脆弱的情況下,四名新進漁工沒有選擇,只能聽命於Visa Susanto。

法院宣判後發布新聞稿,就量刑理由部分,也採取學界對於外籍勞工管理與遠洋海船海上喋血成因的研究,認為成因特殊,酌予減輕。法院表示,四名新進被告乍見陳德生遭Visa、Mashuri毆傷倒地,心情必然恐慌、不知所措之際,聽到Visa要求他們將陳德生丟入海中,在沒有其他漁工阻止、也沒有人具備處理海上傷患及海上暴力衝突的經驗與能力之下,依照他們的智識與經驗程度判斷,並沒有更好的方式處理已經受傷的陳德生。

 

六被告還押

特宏興案遭檢方已毀損通信設備起訴的印尼漁工Waehidi,一審獲判無罪。(PNN資料照片)

特宏興案遭檢方以毀損通信設備起訴的印尼漁工Waehidi,一審獲判無罪。(PNN資料照片)

六名在押被告到庭聆判,審判長朗讀主文之後,也透過翻譯向六人解釋,法院認定他們各自涉入哪些犯罪情節,以及如何量刑。六名在押被告低著頭安靜聽完自己的判決結果。還押前,被告Mashuri向法官詢問,想要上訴但不會寫中文怎麼辦。法官對他說,律師會協助他們。法院稍後也向記者表示,會將判決的節本翻譯成印尼文寄給每一位被告。

為判刑最重的Visa辯護的律師曾威凱表示,船長陳德生落海前是生是死,眾說紛紜、難以斷定,從罪疑惟輕的角度,法院應該判傷害致死而非殺人;至於輪機長之死,Visa也否認教唆。曾威凱說,應該會在農曆年前為Visa提起上訴。其他多位律師也表示,會詢問被告意願,決定是否上訴。

另兩名被控與Visa Susanto共同毀損漁船通訊設備的漁工,Jenal Wahidin坦承犯行,法院並考量他是為了避免遭到警方查緝,而非刻意造成船主損失,判刑3月,如易科罰金,以1,000元折算1日。Waehidi否認犯行,且其他被告指述不一致,獲判無罪。兩人目前均責付印尼代表處安置,並未到庭聆聽宣判。

 

家屬:政府應解決境外聘雇漁工問題

今天只有被害船長陳德生的家屬到庭聆判,輪機長何昌琳家屬、船主莊清旺都沒有現身。到場家屬對於判決結果表示,這幾名漁工的刑度輕重已經不是重點;將召開家族會議,再決定是否請求檢察官上訴。

「希望政府要有對策,保護台灣漁民的海上作業安全。希望以後不要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陳德生的女兒陳佳婷指出,船東希望方便、降低薪資成本,而以境外聘僱方式進用來歷不明的外籍漁工,而且本國、外籍漁工人數比例懸殊,對遠洋作業的台灣漁民人身安全造成很大的風險。

對於陳德生是否管教失當、先動手打人,家屬反駁:陳德生與跑船多年的漁工有基本的感情,如果真的對漁工不好,合約到期漁工大可選擇不要續約,不可能任台籍幹部欺負。而且船上台籍幹部只有兩人,印尼漁工有九人,「他們難道不知道要保護自己、不顧慮勢力範圍去欺負外籍漁工嗎?」家屬認為這起衝突「應該還有其他沒有說出的因素」。

遇害船長陳德生的家屬宣判後離開法庭。陳德生之女陳佳婷(左)表示,希望政府解決境外聘僱問題。

遇害船長陳德生的家屬宣判後離開法庭。陳德生之女陳佳婷(左)表示,希望政府解決漁工境外聘僱衍生的管理與安全問題。

船長陳德生家屬到庭聆判,宣判後一名家屬(圖右)掩面哭泣。

船長陳德生家屬到庭聆判,宣判後一名家屬(圖右)掩面哭泣。

 

特宏興喋血案相關報導請參考: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7 篇回應 to “【特宏興案】一審認定船長先施暴 印尼漁工判14~28年”

  1. […] 特宏興368號漁船海上喋血案昨天在高等法院二審宣判,其中6名印尼漁工被控殺害船長、輪機長部分,維持一審14至28年有期徒刑的有罪判決。 […]

  2. […] 受害船長的家屬曾對媒體表示:船東希望方便、降低薪資成本,而以境外聘僱方式進用來歷不明的外籍漁工,而且本國、外籍漁工人數比例懸殊,對遠洋作業的台灣漁民人身安全造成很大的風險。」可見在憾事發生前「問題」一直存在著,但沒有人敢戳破「境外聘僱」著個制度的黑暗面。即便特宏興案引起全台的關注,大家還是把焦點擺放在印尼人殺台灣人的國族仇恨上,制度也就懸而未決。 […]

  3. […] 法院在判決中指出:「被告Visa Susanto雖為本件殺害陳德生最核心之人物,但『特宏興368號』於本件衝突前即已存在海上暴力犯罪之許多因素:我國籍幹部與印尼籍漁工間階級、收入之巨大差異、言語、生活等衝突,海上作業時間長且環境惡劣,案發地點距離我國及任何陸地遙遠等,最終致生此次悲劇。」結構性的壓迫積累,仿若重現三十年前的湯英伸。 […]

  4. […] the case felt that the captain was abusive towards the crew, the people who killed the captain were sentenced to 14 to 28 years in the jail. Tania Roos from Indonesia wrote a story telling us about the […]

  5. […] the case felt that the captain was abusive towards the crew, the people who killed the captain were sentenced to 14 to 28 years in the jail. Tania Roos from Indonesia wrote a story telling us about the […]

  6. […] the case felt that the captain was abusive towards the crew, the people who killed the captain were sentenced to 14 to 28 years in the jail. Tania Roos from Indonesia wrote a story telling us about the […]

  7. […] case felt that the captain was abusive towards the crew, the people who killed the captain were sentenced to 14 to 28 years in the jail. Tania Roos from Indonesia wrote a story telling us about the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