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全球【劉必榮講天下】希臘債務、亞投行簽約、美國合法同性婚姻、IS週年

5040評析 / 劉必榮

今天要為大家評析的是:

(一)、希臘到底能不能夠跟債權人達成協議,順利獲得紓困基金,並讓自己不至於違約?或希臘會不會在最後和歐洲翻臉,退出歐元區?這段期間是關鍵。

(二)、中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簽約儀式在北京舉行,57個發起國中,50個國家已經簽字,7個國家還在等,而這7個國家顧慮的因素為何?將來亞投行是純經濟?還是要考慮政治?

(三)、美國最高法院通過同性婚姻合法,以美國這樣的龍頭國家有這樣的一個政策,當然會影響到全世界。美國共和黨籍政治人物也面臨兩難,而教會方面也見分裂。

(四)、IS伊斯蘭國組織已成立一年,上週橫跨三個洲際的恐怖攻擊,這表示IS影響力依然存在,這會如何顛覆中東秩序?


歐盟不耐希臘債務拖拉 總理訴諸公投自保

第一則新聞來看希臘債務希臘債務問題,從上週至7月5日間都是我們關切的重點,因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希臘到底能不能夠跟債權人(歐洲央行、歐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達成協議,順利獲得紓困基金讓自己不至於違約,或希臘會不會最後和歐洲翻臉,然後退出歐元區?這段期間是個關鍵。

上週六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把歐元區債權國的方案移交全民公投,讓老百姓決定是否接受。但批評者就表示希臘這樣翻臉後,其實歐洲已經不想和希臘談了,也就是擺在桌上的東西已經收回去了,那希臘要表決什麼?但也有人表示齊普拉斯用這方法,其實是想讓自己解套,因為他在選舉時做了非常多的承諾說要如何翻轉歐元區秩序,且要解除歐洲對希臘非常強勢專制的撙節要求,而如果要翻轉這秩序,他等於沒遵守諾言,所以他必需透過公投解套。

而歐洲債權國則表示,當然希望希臘留在歐元區,但問題是希臘過去五年都沒改革,且齊普拉斯上台後,這極左派的政府幾乎都在浪費時間和政治資源,只與幾個債權人玩一些拖、博奕理論等,都沒有認真做事。以德國為例,德國當然是歐洲的領導型國家,所以德國財政部長蕭伯樂表示德國人那麼多,給希臘這麼多資金,這樣不行,現在就要要求財政秩序;而梅克爾總理的想法比較溫和,她覺得除了經濟考量外,還要考量政治,因為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德國要揹一個罪名-就是它第三次分裂歐洲;前兩次是第一次世界大戰與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次第三次她不想再做分裂歐洲的事,更何況俄羅斯又對歐洲虎視眈眈,如何保持歐洲的團結,因為它在俄羅斯的外交政策與制裁上,其實還需要希臘跟它同步,所以梅克爾考慮得比較多。但後來梅克爾也對齊普拉斯感到不耐,因為希臘都沒真正改革,才放任蕭伯樂去主導整個政策。

現在問題是希臘內部47%的民意偏向支持和歐盟達成協議,在這情況下,齊普拉斯當然希望國內民意多數要反對侮辱希臘人的政策,但民意卻較多人支持與歐盟協商,那齊普拉斯的政府是否要垮台?所以齊普拉斯舉辦的公投最後會怎樣?要不要垮台?若老百姓覺得要達成協議,那是什麼樣的協議?又如何談?這是大家都在看的。

當然歐洲的各國也都在做不同最壞的評比或打算,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那下一步會有什麼樣的連鎖反應必須預防?例如希臘在巴爾幹半島有很多國家都和希臘的銀行關係密切,銀行體系關係密切情況下,若希臘垮台很可能就影響到很多東歐國家的銀行,他們經濟也很脆弱,或投資人對於希臘違約感到震撼後,他們紛紛把資金撤出南歐這些急需資金復甦經濟的國家,那這些國家會不會也受到影響?這連鎖效應是他們現在必須要防止的。

其實,希臘若真違約退出歐元區,它也不是突然在一天之內發生的,已經醞釀很久,所以各種應變方案其實都應該在大家的考量或準備範圍內,關鍵就是7月5日,我們就看7月5日前有沒辦法挽回?或有什麼突發狀況影響到歐洲整個經濟。

希臘若真違約退出歐元區,也不是突然一天內發生的,而是已經醞釀很久,所以各種應變方案都在歐盟的考量或準備範圍內,關鍵是7月5日,會有什麼突發狀況影響到歐洲整個經濟?(Photo: Αλέξης Τσίπρας Πρωθυπουργός της Ελλάδας/CC/https://flic.kr/p/s2KEUL)

希臘若真違約退出歐元區,也不是突然一天內發生的,而是已經醞釀很久,所以各種應變方案都在歐盟的考量或準備範圍內,關鍵是7月5日,會有什麼突發狀況影響到歐洲整個經濟?(Photo: Αλέξης Τσίπρας Πρωθυπουργός της Ελλάδας/CC/https://flic.kr/p/s2KEUL)




中國亞投行簽約 多國憂政治目的干預經濟

第二,我們看中國的亞投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亞投行簽約儀式週一在北京舉行,57個發起國中,50個國家已經簽字,另外7個國家還在等,當然他們可以等到今年底前都可簽字。50個簽字的國家,他們盡量讓國會去批准,若國會批准國過了一定門檻,亞投行年底就可以掛牌成立。這是中國發起的一個國際多邊經濟組織,中國也要領導這一個國際多邊經濟組織,某種程度展現了中國的企圖心,可是它在運作時卻可能受到一些質疑或問題:

第一,中國表示效率要非常快,從亞投行的發想到成立,也許兩年就可以成立,這是非常高的效率,且它減少職員的數目,免得各種公文繁文縟節,各種理事做決策也不需要常駐北京,那又更縮短了整個決策流程,這很有效率。但很多別的國際經濟組織表示,雖然好像太多的人員會影響決策,但實際上它可以避免獨裁,這是有些國家擔心的,所以中國需要有些作法讓別的國家消除擔心,例如菲律賓,菲律賓就沒有簽字,菲律賓派了財政部長到北京,但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表示,若亞投行對菲律賓的經濟設施有幫助的話,那會不會因為中國跟菲律賓的關係不好、在政治上的摩擦而影響了貸款決定?

印尼也表示,為了表示公正,亞投行的總部設在雅加達,但這是不可能的;總部設在北京,所以別的國家也表示了不同的意見。此外,歐盟表示,將來亞投行若貸款給別的國家,那要不要考慮環保或人權問題?因為往年亞洲開發銀行曾貸款了中國福州的一個項目,後來就被人指出這項目有勞工問題或其它不符合規範的問題,亞銀就要去調查是否還要繼續撥款,而北京就阻止亞銀調查此項目,自己花錢把這個項目完成。換句話說,亞投行將來在撥款時,是否能把環保或人權問題在調查中體現?

再者,也有人指出過去亞銀曾援助印度一個省分的防洪,但印度的省分就是中國所謂的藏南,印度與中國有這樣的一個領土爭議,所以中國就曾經試圖在亞銀裡阻止這有領土爭議地方的援助項目。那將來亞投行是純經濟?還是要考慮政治?這都考驗著中國如何領導,所以才有些國家表示,若中國要展現對亞洲的領導力,雖然中國在資本額上有否決權,但是不是可在實際操作時,盡量以共識為主,不要濫用否決權去遂行中國的政治目的。

中國剛開始想要改變國際金融秩序,因此有亞投行這樣的組織,而亞投行在落地的時候,各種不同的猜忌也成為我們觀察它最後實踐的一個重點。

亞投行是中國發起的一個國際多邊經濟組織,但有些國家表示若中國要展現對亞洲的領導力,不要濫用否決權去遂行中國的政治目的。(Photo: APEC 2013/CC/https://flic.kr/p/goHvkU)

亞投行是中國發起的一個國際多邊經濟組織,但有些國家表示若中國要展現對亞洲的領導力,不要濫用否決權去遂行中國的政治目的。(Photo: APEC 2013/CC/https://flic.kr/p/goHvkU)




美國最高法院合法同性婚姻 州政府、政黨、教會見解分歧

第三,我們看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在6月26日以5:4票數通過了同性婚姻合法,以美國這樣的龍頭國家有這樣的一個政策,當然會影響到全世界。美國現在已有36州加上華盛頓特區將同性婚姻合法,還有14州尚未合法。現在最高法院通過,14個州就要想辦法讓同性婚姻合法。

麻州當然是最先倡議自由派的一州,它當然非常高興,但美國南部保守的州就表示反對,有的州長表示要求修憲,因為這應該是州的權力,怎可由聯邦政府決定?此外也有人表示若法院書記官核發婚姻證書,且覺得與自己信仰有違背的話,那也可以不發,因此有些州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抗拒。

然而,同志的想法是婚姻合法是一回事,要真正落實還需要如就業、居住、房貸等,這些都需要合法,要不然合法婚姻公布後,同志出櫃了,然後老闆隔天找了理由解雇,那不就等於還是對同志有歧視?所以當然這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完全落實。

美國一些共和黨籍政治人物也面臨兩難,因為要選總統,民主黨政策是贊成同性戀合法,共和黨政策傳統保守,他們反對,那共和黨要角逐白宮大位的候選人有什麼態度?他們目前的態度比較模稜兩可,一方面覺得大法官是錯的,但一方面覺得美國是民主國家,所以必須要守法。小布希總統的弟弟傑布布希就表示大法官是錯的,但呼籲大家彼此尊重,保護宗教自由和本著良心行事。這些話其實看不太懂,不過我們也可看到這是共和黨一些難處。

教會方面其實也分裂,保守一點的如摩門教、南方浸信會是反對同性婚姻的,但比較先進的教會表示可接受,所以這一個裁定,是美國非常重要的大法官決定,影響相當深遠,值得我們來看未來發展。

同志婚姻合法真正落實還需要如就業、居住、房貸等,這些都需要合法,要不然同志出櫃了,老闆隔天找理由解雇,那不就等於還是對同志有歧視?(Photo: BeyondDC/CC/https://flic.kr/p/v64gav)

同志婚姻合法真正落實還需要如就業、居住、房貸等,這些都需要合法,要不然同志出櫃了,老闆隔天找理由解雇,那不就等於還是對同志有歧視?(Photo: BeyondDC/CC/https://flic.kr/p/v64gav)




伊斯蘭國成立週年 跨三洲際同步恐怖攻擊


最後,我們看IS伊斯蘭國組織已經成立一年了,上週在突尼西亞、科威特、法國幾乎同步在週末發動恐怖攻擊行動。

反恐專家指出,比較大的問題是它不是IS中央協調的恐怖攻擊活動,而是各地本土恐怖組織受到IS煽動、鼓勵、激勵,自行發動的恐怖攻擊行動。

它的攻擊方法或武器並不先進,但造成的震撼是一樣的,這是一個新型情況,因為它不是由中央統一協調,不太容易偵測,可是它橫跨三個洲際的恐怖攻擊行動,這表示IS的影響力依然存在,而這存在的影響力會如何繼續顛覆中東秩序?這也是我們持續關注的一個脈絡。


延伸閱讀:劉必榮國際局勢評析 語音檔

  • 本文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和風學習機構創辦人、台北談判研究發展協會理事長。曾任行政院顧問、中國時報總主筆、公共電視「七點看世界」及「全球現場」評論主播、年代電視「世界年代」評論主播、大愛電視「寰宇新聞」製作及主持人,並為外交部、外貿協會、經濟部定期講授談判課程,已出版十餘本談判著作。
  • 劉必榮臉書粉絲團和風學習機構官網
  •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