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高雄駁二藝術抄襲 道歉的責任規避與面對

文 / 胡朝聖

針對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於駁二藝術特區「援引」阿根廷藝術家Leandro Erlich「泳池」一事,如我預測,文化局長史哲終於還是道歉了,只是,這三個聲明的道歉依然顯得諷刺、迴避與政治算計,我國文化建設的百年大計,在此看來仍舊徒勞。

史哲局長硬是證明了我們還在原地,還在那個抄襲、剝削文化生產者的蠻荒、茹毛飲血的時代,然後呢?跟藝術家以及社會大眾道歉之後呢?該釐清的決策過程以及責任呢?仍舊沒有一項說明清楚的!道歉之後的權責以及未來可能因為「援引事情」所衍生出的國際爭議呢?

阿根廷藝術家Leandro Erlich以及其日本經紀人Toshio Kondo在過去一個星期的震撼教育下,到現在還是不能理解「援引事件」(我們尊重高雄市文化局的智慧財產權以及其對於疑似模仿、抄襲和剽竊的新語彙用法)為何會發生?尤其在藝術家口中所稱許的美好國家裡(A Great Country)!再加上語言翻譯的耗時,藝術家和經紀人在接收到這幾天相關的媒體報導,以及在逐漸釐清事情原委始末後,終於在昨天(2015年7月22日)正式以信件要求史哲先生公開道歉,然後這就是我們在媒體上所看到的道歉聲明書。

一切都是在被踢爆「援引」後,貽笑國際的新聞才被迫公諸於世,史哲更強辯指其為「公共設施」而非「藝術創作」,在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自負心態下,逕自付諸執行其在一般人眼中看來是剽竊「智慧財產權」的公然犯罪行為,之後對於相關權責仍舊隻字不理的迴避,我們依然看不到史哲對藝術家本人、高雄市民、台灣藝術社群以及台灣國際名聲帶來重大傷害的真誠道歉,直到在日本經紀人要求之下,說來實在遺憾。

我們來看史哲的道歉聲明(附於文末):

針對史哲局長的三點道歉聲明,我們不知原創藝術家的後續反應是如何?但肯定又會衍生出更多的國際問題,這容我之後再說明清楚。但史哲局長在第二點提出「其中一座援引藝術家原創所產生之問題,文化局理應負責,本人特為此道歉。」文化局該負什麼責任?一樣也沒說清楚!包括可能侵犯藝術家智慧財產權的行為、決策過程的隱匿、因為「援引」行為浪費的八十萬公帑以及接下來永久性移除的額外除置費用等等,這還不包括這幾天耗費的更多社會資源,這些傷害該由誰來承擔?道歉應該只是初步不得不的止血工作與危機處理,國際和社會大眾還在等待高雄市文化局後續的處置吧!

回到作品本身的智慧財產權以及國際合約精神,這兩天筆者從與阿根廷藝術家和日本經紀人信件往返過程中,才得知更嚴重的問題可能又即將產生,那就是關於日本金澤21世紀美術館泳池原作的歸屬問題。當年藝術家與該館館長長谷川祐子、經紀人以及施工團隊花了幾年設置完成的永久性裝置作品,已經成為日本國內及國際上最具國際能見度的公共藝術之一,藝術家告知在其與館方的合約中即載明此泳池作品只能為亞洲唯一一件,不能再有第二件了。

言下之意,高雄駁二的這件「援引」作品不但成為亞洲第二件泳池「公設」外,更直接衝擊藝術家與金澤21世紀美術館的合約精神;這也說明了高雄市文化局不但可能違法侵犯藝術家智慧財產權,也可能侵犯了原創藝術家與日本美術館的合約內容,那麼我們不禁想要再問史哲局長,若是面對這樣錯綜複雜又輕輕帶過的道歉聲明後所衍生的尷尬處境,該如何自處?

回顧這星期來的風風雨雨,再回過頭來看看台灣藝術家在資源極度困頓的環境下仍保持堅韌搏鬥的生命力,駁二不就是因為這些文化工作者的相繼投入才獲得社會大眾的肯定與認同嗎?我們不忍心看到在阿根廷藝術家Leandro Erlich口中讚許的美好國家因為「援引事件」而被訕笑與傷害的體無完膚,我們更不捨昨日在午後雷陣雨中拋下手中工作前去駁二聲援抗議的高雄在地藝術家們!

誠心希望這是台灣最後一件因為「援引」而引發的爭議,為了高雄市文化局、為了駁二、也為了台灣整體社會和國際聲譽,解決問題和負責任的最佳態度就是面對問題並解決問題,起碼為了高雄、台灣和文化局長自己最低的尊嚴了吧!


延伸閱讀:

高雄市文化局局長史哲道歉聲明:

一、對原作品藝術家Leandro Erlich,駁二藝術特區在第一時間(7月20日星期一)即三次電子郵件聯繫上本人並獲得回應,說明原委並致歉,同時並已關閉,承諾將展開永久性移除工作,該設施將不再存在。本人亦親筆書面電郵致歉,現在並公開對藝術家致歉。

二、駁二藝術特區原兩棟倉庫,擴張至今日大駁二25棟倉庫,所有修繕建置與景觀工程,均由文化局直接進行,本人亦參與其中。此次在倉庫屋頂所進行之景觀工程包括貨櫃天橋、兩座景觀親水泳池,其中一座援引藝術家原創所產生之問題,文化局理應負責,本人特為此道歉。

三、駁二藝術特區發展至今15年,努力扮演南方原創基地,水岸發展火車頭,受到市民朋友喜愛,藝術界在展演上參與支持。此次事件,引起疑慮,傷害長期情感,本人亦向所有市民朋友、藝文界工作者致歉。


  • 本文作者為中華民國視覺藝術協會顧問。
  • 本文為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特色圖片:阿根廷藝術家Leandro Erlich在日本金澤21世紀美術館展出的藝術作品「泳池」(The Swimming Pool)。Hidehiro Komatsu/CC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1 篇回應 to “高雄駁二藝術抄襲 道歉的責任規避與面對”

  1. 沈伯丞 說:

    比較可怕的是

    如果金澤市、金澤美術館或者長谷川祐子 執意打跨海或者國際官司 那麼高雄市又該如何面對

    道歉不能了事 總是要讓真相水落石出 誰決定 脽拍板 谁定案 谁負責 以及後續的危機處理應該如何 這絕不是一句道歉可以了結的事情

    高雄的文化與藝術政策以及城市的尊嚴等等 都將因為這件事情而遭受國際的質疑與批判

    還是建議 文化局應將相關公文與會議紀錄全部公開 並且直接究責決定者 這樣才能顯示出市政府對於剽竊、抄襲等錯誤的彌補誠意

  2. 辛亥傑拉德 說:

    縱或高市文化局可能侵害系爭美術作品之智慧財產權,也不可能發生什麼違反合約的問題,展示契約是作者跟美術館之間訂的,與第三人何干?真是鄉野奇譚一般的法律見解。

    • Fxdust 說:

      …已經成為日本國內及國際上最具國際能見度的公共藝術之一,藝術家告知在其與館方的合約中即載明此泳池作品只能為亞洲唯一一件,不能再有第二件了…更直接衝擊藝術家與金澤21世紀美術館的「合約精神」。
      ————————–
      與第三人無干?那日本美術館和藝術家的經紀人怎有權力叫史哲移除抄襲的駁二泳池?

  3. Mimi 說:

    我是寫自由時報「史哲釋疑 泳池天台是公設 非藝術品」報導的記者,有一件事我想說明。

    其實星期一(7/20)史先生不太願意接受電話訪問,但基於「駁二的泳池天台是誰設計的」、「誰審查通過的」是一切討論的根本,所以我好不容易問到他開口說明駁二天台是公設,希望至少能回答藝術圈一部分的疑問。

    第一個疑問,藝術家是誰?他的創作脈絡和邏輯是什麼?是蓄意抄襲,還是「創作上的巧合」?如果有這個藝術家,該說明抄襲疑慮的就是這個藝術家,該追究高雄文化局的責任,就變成把關不嚴。

    隨之解釋的,就是《公共藝術設置辦法》裡要求審查委員會須包括藝術專業評審,評審是誰?怎會如此不專業?是公部門評審虛應故事?還是評審刻意放水?亦或評審過程曾有過「是否抄襲」的討論?討論內容又是什麼?

    所以,史先生說明該泳池以工程名義標出的報導內容,是對「藝術家」和「專業審查委員」疑問的回應,而不是對「抄襲事件」的回應。

    當然,工程也有設計者,也有審核委員會,我問了,但問不出來,報導中也寫出這一段。

    講了很多,其實只針對文中第四段「史哲更強辯指其⋯⋯」,我不知道其他媒體訪問史先生的狀況是什麼,但如果「強辯」一詞來自我的報導,我必須還原當天訪問經過,當天由於我認為至少要問出關鍵人物「藝術家」和「至少一位的藝術專業委員」身分,才能往下討論這個議題,於是與史先生有一段「他不太想談,我想盡辦法多問一些」的對話,也才有「泳池天台是公設,非藝術品」等內容,就我的感覺,史先生那天的態度是「不想多談」,而非「強辯」。

    當然,如果作者「強辯」的說法,來自其他媒體其他根據,我是尊重的。

    • Fxdust 說:

      既然是記者,我滿想知道妳的想法:

      1.妳內心真的覺得駁二天台泳池是「公共設施」?還是「藝術創作」?

      2.史哲為什麼堅持不告訴妳創者/施工是誰?問不出來,就是還有內情,妳得從其它挖新聞線索。

      3.「抄襲 剽竊」被文化局美化成「援引」,這是不是強辯?不認錯呢?

      希望妳繼續問史哲,繼續報導。期待。

    • Mimi 說:

      謝謝您閱讀我的留言。

      1、報導以及我跟史哲局長對話裡的「工程」或「公共藝術」,並非指觀者對駁二泳池天台的主觀認知,而是它(天台)建置的法源依據,如果是依《公共藝術設置辦法》辦理,就一定會有「藝術家」和至少一名以上藝術專業委員組成的審議委員會,我當時正企圖問出「藝術家」和專業委員的身分,是希望能讓藝術家自己說明創作原委,也讓專業評審說明審核過程,脈絡如前文3、4段「第一個疑問⋯⋯討論內容又是什麼」。

      2、我訪問史哲的時間是7/20,當時沒有「藝術家」,又問不出設計者,的確如你說的「還有內情」,我當天另外找了很多資料,但都因無法查實難以繼續。

      不過,在7/22史哲局長發出聲明,表示「駁二藝術特區⋯⋯所有修繕建置與景觀過程,均由文化局直接進行」、「文化局理應負責」後,等於已經回答7/20我問不到答案的問題——設計概念出自承辦廠商或文化局?

      3、我還原訪談過程,是因為不知道第四段「史哲更強辯指其為公共藝術設施而非藝術創作」的依據是不是來自我的報導,所以說明身為訪問者,我當時的感受。
      至於各界其他評論,我都是尊重的。

      再次謝謝您,也感謝您的「期待」。

    • Fxdust 說:

      記者Mimi:

      1.當妳問不出、找不到資料時,你有沒請文化局給妳看決案的會議紀錄?文化局會不會給妳看?有沒婉拒?這種狀況之下妳就應該推斷並查證內情。建議妳多和文化局人員深交,妳就能查知誰是那位抄襲藝術家。否則只是徒勞。

      2.「抄襲 剽竊」被美化成「援引」,妳的報導怎麼隻字不提?

      3. 我對妳沒有「期待」了。

  4. DUST 說:

    合約內容是藝術家跟美術館之間的事,外部侵權跟該合約一點關係都沒有好嗎?

    • Fxdust 說:

      你仔細讀:

      …已經成為日本國內及國際上最具國際能見度的公共藝術之一,藝術家告知在其與館方的合約中即載明此泳池作品只能為亞洲唯一一件,不能再有第二件了。言下之意,高雄駁二的這件「援引」作品不但成為亞洲第二件泳池「公設」外,更直接衝擊藝術家與金澤21世紀美術館的「合約精神」。
      ———————————————————–
      抄襲剽竊的高雄駁二泳池侵犯到原創者和日本的「合約精神」。抄襲是行為,不尊重原創者,也不知原創者當初和第三方的約定,那就是公然犯罪和無知。

      絕對有很大的關係,好嗎?

  5. 林长信 說:

    [新聞報導]的基本三原則是:1及時、2平衡、3完整,而所有的報導不能失實,所以查證“真實”乃採訪記者向閱聽人及事件的發生人應負的基本責任。水門案新聞的為讀者求真(及時、平衡、完整)的採訪報導即為顯例。
    採訪記者為了報導真相,以其專業能力能繞過醜聞的事件發生人所作的力圖規避/圓謊/硬拗,而為閱聽人以證據說明真象。

    但,若報導的問題出在:A)新聞採訪人缺乏專業素養,對智慧財產權及有關事宜素不敏感;B)對世界上的藝術創作品平日疏忽,採訪前又未在網路資料上及圖書文牘上做好基本功課;C懶得對讀者負責;當然就粗率地寫出誤導讀者的報導–不完整也是一種誤導。

    最後,有缺陷的報導並非採訪記者存心為政客抹粉,但採訪記者不努力去進一步的以查證事實來修正報導,卻關注於修飾自己的羽毛,把自己轉化成事件發生人–力圖規避/圓謊/硬拗。
    這是後現代的行為藝術,既然,此時採訪記者已轉化成現場演員了,閱聽人欣賞、欣賞,會心就好。閱聽人不是記者,沒有查證演員事實的天責。

  6. […] Raffaello Rosselli VW-Bus mit Rostfolie – Ein effektiver Diebstahlschutz aus Polen   /   :( 高雄駁二藝術抄襲 道歉的責任規避與面對   /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