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全球全球現場-深度週報 2015/09/26

公視新聞 / 綜合報導

  • 1. 李嘉誠撤資中國
  • 2. 美國中國城沒落
  • 3. 慕尼黑啤酒節
  • 4. 難民狂潮
  • 5. 解讀希臘大選

齊普拉斯在二十號的希臘國會大選又贏了!23號他滿面春風重回比利時布魯塞爾,出席歐盟的難民危機緊急峰會。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三場全國性的投票,齊普拉斯總是勝出,而且贏的比例又較選前各家所進行的民調來得還要多,但是投票率只有55%,創下了希臘的新低紀錄。


1. 李嘉誠撤資中國
(影片可供觀賞至2015/10/03)

中國經濟下滑,外資撤離中國,成為2015年備受關注的大事。其中,一向被視為紅頂商人的香港首富李嘉誠,三年前就大舉出脫中國資產,旗下集團也不在香港註冊了,中國官媒最近就發表了一篇文章,痛批李嘉誠撤資中國是”忘恩負義”。

高齡87歲的香港首富李嘉誠,投資眼光向來精準。不過從2011年開始,李嘉誠逐步出脫中國資產,把上千億人民幣的資金,轉投歐洲。收購英國第二大電信商O2、併購荷蘭連鎖藥妝店。接著集團進行世紀大重組,旗下公司註冊地全面退出香港。

在商言商,李嘉誠的佈局考量,無非就是中港市場不再享有高利潤,但歐洲獲利優於中港至少一成。但沒想到新華社旗下的瞭望智庫,卻寫了一篇別讓李嘉誠跑了的文章,批評他罔顧官方長年的照顧,在中國經濟放緩的時刻,撤資離開,說李嘉誠”合作時借權力,賣出時說市場”,”失守道義高點”。這篇文章引發熱議隨後被刪除,但仍餘波盪漾。人民日報接力發表不必挽留,北京青年報也以李嘉誠的「走」或是中國經濟之福為題。

有報導指出,中國經濟開放後,李嘉誠因為跟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私交甚篤,成為第一批打入中國市場的海外地產商,他跟後來的領導人江澤民和胡錦濤也都保持良好的關係。不過在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利用打貪虎的名義,清理前朝人馬,昔日的紅頂商人當然也有了危機感,出走明哲保身。

當前中國經濟陷入轉型危機,經濟成長下滑,六月以來,為了暴力救市,拉抬人民幣匯率,至少消耗3500億美元。銀彈需求孔急的中國,再推國企改革計畫,希望吸引私人資金包括外資注入中國國營企業。但根據估計過去五季,中國資本外流規模達到五千億美元,有人認為討伐李嘉誠的愛國文章,根本是幫倒忙,反而會引發政治恐慌,覺得企業進出中國不夠自由。

記者 陳秋玫 報導


2. 美國中國城沒落
(影片可供觀賞至2015/10/03)

美國許多大城市都有中國城,是華僑聚集,傳承文化的據點,也通常是中式美食林立的觀光去處。但美國華府的中國城,卻因為租金太高,華裔人口大量外流,早就失去了中國味。當地僅存的中高齡華人,半數居住在政府補貼的廉租公寓裡,但老公寓即將拆遷,也讓中國城失去未來。

華府市中心高大的木造牌樓,是中國城地標,全盛時期有三千個華僑在這裡安居樂業,八十歲老華僑王先生,還記得1940年代自己剛踏上這片土地時,同胞們互相幫助的團結時光。

華府中國城最早在國會山莊旁的賓州大道成形,1851年搬遷到現在的地點,仍然是市中心最精華區域,附近有體育場,電影院跟博物館,源源不絕的人潮,註定了房價水漲船高,連鎖餐廳精品店進駐,逼走了傳統小吃與家族小本生意。如今華府的中國城早沒了中國味,第二代第三代陸續搬走,華裔人口銳減到三百人,中國餐廳只剩下個位數。

這個區域僅存的華人,約有一半住在華樂大廈,跟博物館廣場等,政府補貼的廉租公寓,每個月只付一百多美元,折合台幣幾千塊的房租,跟華府附近動輒好幾萬台幣的租金有天壤之別。不過華樂大廈的政府補貼即將結束,博物館廣場即將拆遷,改建豪華公寓,讓這些以銀髮身障者為多數的弱勢族群,不知何去何從。

早已失去原味的中國城,因為都更面臨存續危機,許多老居民不忍文化與生活連根拔起,發起各種活動呼籲政府保住所剩不多的平價住宅,同時推動在地的文化活動,社區服務,讓中國城再次活起來。

其實美國其他大城市的中國城,也多少面臨類似的問題,很多城市郊區都興起了華人移居的衛星城,而傳統華埠該如何振衰起敝,打破文化隔閡,活化商圈,也正走在轉型的十字路口。

記者 施慧中 報導


3. 慕尼黑啤酒節
(影片可供觀賞至2015/10/03)

一年一度的慕尼黑啤酒節即將登場,16天期間將湧入六百萬遊客,帶來可觀商機;但今年啤酒節碰上難民潮,慕尼黑當局日前表示,難民人數已達上限,德國也開始實施邊境管制,現在無論難民接駁公車和火車,都繞過慕尼黑開往其他城市,也引發議論。

金黃色的啤酒一杯接一杯,男女老少穿著傳統服裝,空氣中流動著輕快的傳統民謠與歡笑聲,德國慕尼黑每年九月下旬到十月初,為期16天的啤酒節馳名國際,能為這個140萬人的城市,吸引六百萬觀光人潮,消耗掉750萬公升的啤酒,帶來龐大商機。

不過同樣一座城市,還有另一波人潮持續湧入。從總理梅克爾宣示接納難民以來,每個禮拜有幾萬人來到慕尼黑,累計達九萬人,直到最近因為收納人數達到上限,重新實施邊境管制,人潮才減少為每天幾百個。啤酒節也維持跟往年一樣的五百名警力維持秩序。

無論是14個盡情狂飲的大帳篷裏,或街頭的傳統遊行,都幾乎看不到難民的蹤跡。專門搭載難民的大巴士或火車,最近都略過慕尼黑,前往其他城市。慕尼黑所在的巴伐利亞邦,是德國最富裕的邦,也是難民入境首當其衝的區域。當地執政的保守派基民黨,雖然是總理梅克爾的盟友,在難民問題上卻公開唱反調。

巴伐利亞邦內政廳長赫曼在啤酒節前表示,穆斯林難民可能會在街上遭遇醉醺醺的啤酒節遊客,兩個族群有潛在文化衝突,已經指派難民危機小組因應突發狀況,慕尼黑警方也在中央車站作了分流準備,把難民引導到車站北部,狂歡客則往車站以南。啤酒節主辦單位認為官方態度似乎是小題大作了,一般民眾雖然心態上寬容接納,卻也不免擔心短期內的融合問題。

目前在德國奧地利邊境,仍然聚集不少難民,等著德方檢查登記之後慢慢入境消化。九月下旬天氣已經轉涼,雨衣大衣都得穿在身上,還要靠帳棚擋風。有慈善團體去發氣球帶活動,希望流浪的孩子們多少保有一點童年應有的笑容。慕尼黑在啤酒節前夕變臉,以六百萬觀光客的權益為優先,在網路上引發了正反兩面的議論。

記者 施慧中 報導


4. 難民狂潮
(影片可供觀賞至2015/10/03)

今年已有近50萬難民湧入歐洲,歐盟成員國目前對安置難民意見嚴重分裂,面對棘手的危機,歐盟本周連續召開緊急會議,難民配額雖然無法達成共識,但各國同意,再次投入資金從源頭解決難民潮,同時強化外部邊境管控,並積極審查難民身份,希望能藉此減緩難民大軍壓境的壓力。

這波歐洲二戰後最大的難民狂潮,本周持續蔓延,來自敘利亞,伊拉克跟阿富汗等地的難民,依舊冒險搭船抵達希臘,希望藉此進入西歐富裕國家尋求庇護。飢餓又貧窮的難民,過去幾個月以每天約3000人的數量,踏上希臘第三大島的萊斯沃斯島,難民登記程序快則幾天,慢則幾星期,島上隨處可見難民身影,儘管店家儘可能招待,但也快吃不消,店家希望政府加快文書作業,讓這些難民儘快離開。

由於匈牙利上週就關閉邊境,因此至今已有超過3萬難民,從塞爾維亞進入克羅埃西亞,克羅埃西亞直言無法處理,因此只能在邊境搭起帳篷設立臨時的轉運營地,陸續將難民一批批送往奧地利等國。祖籍塞爾維亞的網壇一哥喬科維奇,本週也以聯合國親善大使身分,探視在塞爾維亞境內這些不知未來在何處的孩子。

今年截至目前為止,已有50萬難民湧入歐洲,歐盟成員也因為,原本就存在的12萬難民安置問題出現分裂,匈牙利,斯洛伐克,捷克跟羅馬尼亞堅決反對配額制,甚至揚言要送交歐洲法庭裁決。由於法國申請居留身份跟庇護都相當困難,因此大多數難民只想前往德國,瑞典等國,但法國在收容難民上,始終表現積極,法國總統歐蘭德甚至說出,如果無法配合安置難民的成員國,就該考慮是否要待在歐盟的重話。不過本周歐盟領導人峰會,28國領導人同意,將出資相當於370億台幣,給聯合國難民跟糧食機構,英國也將獨自出資約51億台幣,來改善土耳其,約旦跟黎巴嫩境內敘利亞難民的安置情況,盼藉此打消他們前往歐洲的念頭,而歐盟今後也將強化外部邊境管控,防止希臘跟義大利持續成為難民眼中進入歐洲的門戶。

本週的歐盟峰會也決定,最晚在11月底前,會成立所謂難民特別處理中心的熱點,嚴格審查難民身份,若只是想進入歐洲打工賺錢的經濟難民,則不符合申請庇護的條件。此外,土耳其是中東難民前往歐洲的必經之地,角色也最為關鍵,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以及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10月將跟土國政府舉行會談,共商解決之道。

記者 靳元慶 報導


5. 解讀希臘大選
(影片可供觀賞至2015/10/03)

希臘「激進左派聯盟」黨魁齊普拉斯,二度贏得大選、23號帶著小幅調整的內閣就職。還沒滿41歲的齊普拉斯,是希臘史上最年輕的總理,而且在過去9個月,他在三場全國性投票中,也贏得全勝。

齊普拉斯在二十號的國會大選又贏了!!23號他又滿面春風的重回比利時布魯塞爾,出席歐盟的難民危機緊急峰會。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三場全國性的投票,齊普拉斯總是勝出,而且贏的比例又較選前各家所進行的民調來得還要多。齊普拉斯自己的解讀是,希臘人想要一個能做滿四年任期的穩定政府;但政治分析家指出希臘人要的是,和過去的政治系統徹底切割,換句話說,希臘人要改變。

國會總數三百席當中,激進左派聯盟拿下了一百四十五席,黨內出走了25名議員,但席次和上次相比只少了四席,和拿下十席的民族主義小黨獨立希臘人黨結盟之後,便又掌握了國會過半的席次。這次選舉結果可以說是一月大選的翻版,但有一點不同,那就是投票率只有55%,創下了希臘的新低紀錄。

原因之一是選舉疲乏,這已經是六年來第五次選舉,一年以來第三度投票,有選民厭透了;另外就是這場起因於黨內茶壺風暴的大選,欠缺引起重大分歧的議題,畢竟紓困協議都已經底定了;其次便是那些覺得被齊普拉斯背叛的選民,並沒有把票投給其它政黨,而是選擇缺席。

重回總理府,送別看守總理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塔努之後,齊普拉斯執政的挑戰除了如何落實八百六十億歐元的第三輪紓困計畫,還要處理燙手的難民危機問題。右派的經濟學人週刊引述觀察家的看法,預言齊普拉斯政府的壽命不會長過上屆;但網路媒體平台「社會歐洲」,當紅的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建議齊普拉斯施政的首務應該是稅制的改革,而這一點歐洲必須身先士卒。

記者 王蕙文 報導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