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全球【劉必榮講天下】西班牙大選、反恐態勢、敘利亞和平進程

評析 / 劉必榮

今天要為大家評析:

(一)、西班牙國會大選結果和預期一樣,執政保守派的人民黨依然是最大黨,但整個國會遠不夠半數,充滿很多不確定因素。執政黨如何組閣?新政府上任將面臨哪些問題?

(二)、沙烏地阿拉伯宣布聯合34個穆斯林國家建立反恐聯盟,不過有其他國家質疑這樣的反恐聯盟,真正發揮效益的成效機率如何?

(三)、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敘利亞和平進程決議,用兩年時間成立過渡政府、制憲,然後民主選舉,和平談判將在2016年1月在聯合國組織舉行。談判後敘利亞問題會呈現何種新面貌?對中東情勢又有何影響?


西班牙國會大選 新世代第三勢力突起

第一則新聞來看12月20日西班牙的國會大選,結果和預期一樣,執政保守派的人民黨依然在國會內是最大黨,但整個國會350席只獲得123席,遠遠不夠半數;半數需要176席,本來它有186席,這次跌到剩下123席,左派社會黨90席,新冒出來的兩個政黨,一個反撙節的政黨「我們可以」得到69席,另外一個自由派的公民黨40席。

這情況讓西班牙政治充滿很多不確定因素,因為執政黨雖讓西班牙經濟開始回升,也讓失業率從27%降到21%,但西班牙仍是歐盟中失業率次高的國家。西班牙的失業率非常高,因為過去西班牙對勞工保護非常多,所以現在很多外國到西班牙投資,怕雇用新人,一旦雇用新人,萬一尾搭不掉怎麼辦,也造成西班牙年輕人失業率特別高。

現任總理拉霍伊2011年上任後,他進行各種撙節支出,也改革勞工制度,因此經濟開始有復甦。不過批評者認為內部貪污醜聞時有所聞,他們說過去左派社會黨執政時讓西班牙經濟出現危機,但右派的人民黨上來還是沒有把它修好,且撙節支出其實讓很多年輕人覺得自己很多福利沒了,所以他們起來說乾脆把這政黨也換掉,所以從街頭抗爭運動中冒出了反撙節支出的政黨「我們可以」黨。

現在西班牙面臨沒有黨能過半數,因此勢必要結盟,而現在執政黨123席不夠半數的176,所以在意識型態上比較接近於它的政黨是和自由黨聯合,但123席加上40席只有163席,距離半數還是不夠,所以另外一種可能就是反對黨出來,社會黨找其他政黨變成一個選輸的失敗者聯盟,說不定還比較快過半數,所以後面可以發現新政府能否組成。

而各種為組成新政府的談判、條件交換可能還有好一段時間,這當然影響到西班牙的經濟及外國人的投資,因此怎麼組成政府是眼跟前最重要的問題,但政府若組成後,看到歐洲普遍出現一個反建制、反現成繼承利益的一個態勢,所以西班牙若讓很多新政黨如反撙節政黨、自由派公民黨,他們若起來就打破了西班牙過去或許多國家習慣的兩黨政治。

讓這些小黨出來代表有些民粹及反體制的想法,可是這些小黨又都沒執政經驗,充滿世代問題。現任總理拉霍伊60歲,但「我們可以政黨」與「自由派公民黨」才三十幾歲,這代表一個新世代,但沒有經過執政考驗、憑著衝動的一個新世代,所以不管將來怎麼組成,都充滿很多不確定因素。

我們也看,若單就西班牙本身,無論將來是誰或如何組成政府,首先他們的經濟問題能否繼續成長?因為現在稍微穩定了,那是否能夠繼續成長、吸引外資來投資?其次,過去講到貪腐,每任都批評前任貪腐,這貪腐問題能否解決?第三,西班牙東北角最復甦的加泰隆尼亞獨立問題一直困擾著,不管誰在中央執政,都必須和加泰隆尼亞當地的地方勢力進行某種程度的妥協或給予它更多自治權力抑或怎樣的談判方法,讓加泰隆尼亞能夠留在西班牙並滿足他們的要求。所以不管誰組成新政府,經濟、貪腐、加泰隆尼亞等,都是必須面對的問題。

不過,放大來看,如果今天執政的人民黨沒辦法組閣而下台,選贏了但還是下台,那它將是成為今年繼希臘和葡萄牙之後第三個因撙節支出而被老百姓拉下來的政府。撙節支出的政策在歐洲到底還可不可行?或者這些反體制、反建制的第三勢力出來,衝擊了兩黨政治,這種風潮會不會有骨牌效應?進而影響歐洲其他國家的選舉?所以不管是西班牙本身或其骨牌效應後續的影響,都是我們值得關注的。

西班牙新政黨如反撙節政黨、自由派公民黨,打破了歐洲國家習慣的兩黨政治。讓這些小黨出來代表有些民粹及反體制的想法,可是這些小黨又都沒執政經驗,充滿世代問題。 (Photo: Alberto Carrasco-Casado/CC)

西班牙新政黨如反撙節政黨、自由派公民黨,打破了歐洲國家習慣的兩黨政治。讓這些小黨出來代表有些民粹及反體制的想法,可是這些小黨又都沒執政經驗,充滿世代問題。
(Photo: Alberto Carrasco-Casado/CC)




沙烏地組反恐聯盟 大型反恐合作互猜忌

第二,我們看反恐態勢在12月15日沙烏地阿拉伯宣布要聯合34個穆斯林國家,建立一個穆斯林世界的反恐聯盟。沙烏地表示總不要把它變成一個基督教對抗穆斯林或如十字軍般的狀況,最好是有穆斯林國家也出來,和基督教國家能夠配合,這樣在反恐上比較不會給人一種類似宗教戰爭的思維,大家覺得應該樂觀其成。

不過,真正在細究穆斯林國家的反恐聯盟卻發現裡面很多問題,因為沙國國防部長出來主導表示同盟目的並不是專針對伊斯蘭國,他說所有在穆斯林或在伊斯蘭世界中的恐怖組織他都要加以攻擊,也就是反恐是一般的目標,而伊斯蘭國只是其中一個目標,別的恐怖份子若出現當然還要繼續反恐。

但問題是,這些國家個別反恐都沒問題,但當他們集合在一起時,對於誰是恐怖份子?其實沒有共識的。所以有人就說那這樣的話,認為是恐怖份子就可以攻擊,那是一個隨時都可藉此名義各其所需,看誰是自己的敵人而加以侵滅。

此外,沙烏地阿拉伯出來領導反恐,大家也擔心因為IS整個意識型態,宗教上非常接近沙烏地阿拉伯的瓦哈比教派,就是他們遜尼派內有一個比較激進的瓦哈比教派,而這和沙國王室的崛起與沙國的政權關係非常密切。因此,一般西方分析家指出,若沙烏地阿拉伯真的要帶領反恐,那首先必須先停止對瓦哈比教派宗教學校的各種支持,否則大家會懷疑沙國過去的立場,真正的敵人應該是波斯人什葉派的伊朗,而不是同屬遜尼派的伊斯蘭國。

我們看沙烏地阿拉伯的34國名單中,它點名了巴基斯坦、馬來西亞,這是亞洲的穆斯林國家,可以共同支持,但問題是巴基斯坦與馬來西亞被點名後,他們表示對此事毫無所悉;而對於另外兩國,伊朗與伊拉克,也是同樣反IS的前線國家,但沙烏地阿拉伯卻沒把這兩個什葉派的國家納入它的陣營中,它甚至說伊拉克現已變成伊朗的附庸,所以沒辦法拉進來。

此外,波斯灣旁的阿曼,最近才調解了一個葉門的衝突,而阿曼或非洲最大的穆斯林國家阿爾及利亞,或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國家印尼,通通都沒有入列,這也是大家覺得幾個重要的國家沒有入列。沙國拉的是土耳其、埃及等,這些都是有強大部隊,沒有問題,但其他34國去掉幾個有部隊的國家,很多國家其實都是自身難保,所以這也是沙烏地阿拉伯提出的名單,到底能不能夠執行的疑點。現在國際上,反恐重心阿富汗也沒在名單內。

而也就在此時,印尼在上週五、六對內部恐怖份子進行掃蕩,共逮捕9人,其中有5人與IS有關,4人與蓋達組織有關。雖然沙國沒把印尼拉進來,但印尼的掃蕩行動證明恐怖份子有把觸角伸到印尼。換句話說,印尼破獲了恐怖攻擊的陰謀,就讓人忽然覺得IS或恐怖組織在亞洲蠻活躍的,但沙烏地阿拉伯卻沒有把印尼包括在反恐的34國裡面。沙國的反恐聯盟要怎樣才能發揮效果?是不是大家能夠逐漸不要各懷鬼胎而團結起來對付IS?這是我們觀察的重點。

沙烏地阿拉伯宣布聯合34個穆斯林國家建立反恐聯盟,並表示不要把它變成一個基督教對抗穆斯林或如十字軍般的狀況,這樣在反恐上比較不會給人一種類似宗教戰爭的思維。(Photo: Andrew Moore/CC)

沙烏地阿拉伯宣布聯合34個穆斯林國家建立反恐聯盟,並表示不要把它變成一個基督教對抗穆斯林或如十字軍般的狀況,這樣在反恐上比較不會給人一種類似宗教戰爭的思維。(Photo: Andrew Moore/CC)




安理會推敘利亞和平進程 幕後大國較勁未譜

最後,我們看12月18日聯合國安理會全票通過決議案,要推動敘利亞的和平進程。之前有很多鴨子划水的各種談判,大家覺得現在IS勢力不斷擴張,敘利亞的問題就趕快先進行和平解決,決定下個月開始展開和平談判,用兩年的時間成立過渡政府、制憲,然後民主選舉,而談判將要在2016年1月在聯合國組織之下舉行。

根據整個計畫,談判開始六個月內要成立過渡政府,同時制訂新憲法時間表,18個月內自由公平選舉,這樣剛好是兩年的時程。可是我們對一般敘利亞情況的瞭解,這是一個不太容易辦到的理想性時程,因為在下個月開始談判時,政府軍和反抗軍就要開始坐下談判,但反抗軍裡面派系非常多,有哪幾派可以正式代表反抗軍?其實還有後面各方勢力的較勁。

美國和歐洲支持某些反抗軍,而俄羅斯支持小阿塞德政府,所以各派誰能夠參加和談,過去也試過但都沒搞定,這次和過去的差別在於安理會全數的通過,這表示雖然私下有些國家認為不是特別樂觀,但起碼在表面上大家認為是必須團結的,把過去的一些成見棄之,然後全力對抗IS,所以這是一個比較新的現象,到底在下個月開始談判後會呈現何種面貌?對中東情勢又會有何影響?這也是我們持續關注的重點。

這次和過去的差別在於安理會全數的通過,這表示雖然有些國家認為不是樂觀,但起碼在表面上大家把成見棄之,全力對抗IS,所以這是個比較新的現象。(Photo: United Nations Photo/CC)

這次和過去的差別在於安理會全數的通過,這表示雖然有些國家認為不是樂觀,但起碼在表面上大家把成見棄之,全力對抗IS,所以這是個比較新的現象。(Photo: United Nations Photo/CC)




延伸閱讀:劉必榮國際局勢評析 語音檔

  • 本文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和風學習機構創辦人、台北談判研究發展協會理事長。曾任行政院顧問、中國時報總主筆、公共電視「七點看世界」及「全球現場」評論主播、年代電視「世界年代」評論主播、大愛電視「寰宇新聞」製作及主持人,並為外交部、外貿協會、經濟部定期講授談判課程,已出版十餘本談判著作。
  • 劉必榮臉書粉絲團和風學習機構官網
  •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