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全球【劉必榮講天下】台灣總統大選、伊朗經濟制裁解除、習近平中東行

評析 / 劉必榮

今天要為大家評析:

(一)、台灣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當選為中華民國第一位女性總統,歷史見證台灣女性主義抬頭以及台灣民主成就。國際普遍讚揚台灣的民主,也對兩岸關係牽動的區域和平表示憂心。

(二)、國際原子能總署宣布解除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因為伊朗做到伊核協定的承諾。解除經濟制裁後,國際政治經濟有何直接衝擊?

(三)、中國領導人在開年後的出國訪問多半都是先去非洲,但這次習近平很明顯的把重點擺在中東,習近平的用意為何?


蔡英文當選新任總統 國際讚揚亦憂兩岸關係

第一則新聞來看國際上如何看待台灣總統大選。1月16日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當選為中華民國第一位女性總統,女總統的誕生當然是歷史性的一刻,見證了台灣女性主義的抬頭,以及台灣民主的成就;國際上對此普遍表示關切,誇獎台灣的民主,當然也向蔡英文表示祝賀。

看各國的反應,其實有兩個點,一點為祝賀,另一點為擔心。今後兩岸關係會不會因此受到影響,大家普遍解讀是不是馬英九總統的親中政策已逐漸不被老百姓接受?或蔡英文代表的是比較親獨的民進黨大陸政策,會不會對亞洲帶來新的不安?

我們看到國際的關切,也看到美國立刻啟動穿梭外交,美國政府的代表也到了台灣,而國務卿凱瑞在月底也要到北京和王毅見面,談的是台灣新政局之下的兩岸關係。我們特別注意到美國的賀詞和日本的講法,美國首先向蔡主席道賀,但也感謝馬總統,所以美國和馬政府的關係其實是非常好的,雖然在南海問題上,台灣和美國不同調,但以台美關係來說,馬英九總統這八年來穩定了兩岸局勢,且和美國發展了高度互信關係,所以美國的態度就是道賀蔡英文、感謝馬英九,然後表示馬英九時代的穩定、可預測的關係,希望能夠持續到蔡英文政府。

日本是非常高興的,因為可想見民進黨執政後,台日關係應該會更好,台日關係本來在311海嘯後已經不錯了,可以看到日本外務大臣岸田文雄在1月16日晚上就透過書面恭賀蔡英文當選台灣總統,且他說「台灣是我國重要的夥伴,珍惜的朋友」,這是前幾次聲明中沒有出現過的句子,並表示希望能和台灣之間維持非政府中間的實務關係,期待日台間的合作交流更加深化。

我們可以看到美國和日本對於台灣新政局的微妙變化,而這變化將來會怎麼牽動到美、日、台、中幾邊的關係,我們就看看520後新政府上台後端出的外交政策。


國際解除伊朗經濟制裁 伊朗增產石油價跌

第二,我們看國際解除對伊朗的經濟制裁,1月16日國際原子能總署宣布伊朗的確做到伊核協定的承諾,也就是伊朗之後想要發展核子武器的話,沒有一年的時間是沒辦法做出來的,這也是六強在和伊朗談判時希望設定的一個目標,而伊朗都做到了。因此1月17日美國解除對伊朗的制裁,當然這是美伊關係的新頁,也是歐巴馬政府的外交遺產或里程碑。

伊朗解除制裁後,立刻表示石油已經解禁,伊朗政府宣布每天增產50萬桶石油,若有達到目標,還有可能增產到100萬桶,可想見大批的油進到市場,油價當然也會下跌;然後美國又解禁伊朗1000億美元的海外資產,當中當然有一半可能是還給銀行,而還有一半呢?沙烏地阿拉伯就開始緊張會不會擴充它的影響力?

美國和伊朗為了讓解除制裁不要橫生枝節,雙方達成換俘協議,在解除制裁的同一天,伊朗釋放了五名美國囚犯,美國放了七名。伊核協議的共和黨鷹派說人數不對等,而美國國務院表示這是新里程碑,美國和伊朗可直接對話,化解一些衝突的。

1月26日伊朗將進行國會大選,當然在國會大選前,對伊朗總統溫和派的魯哈尼能達成這協議,對伊朗溫和派來說當然是加分的作用。但我們看的是,其實制裁分了很多塊,現在解除的是伊核相關的制裁,還有別的制裁還在,如銷售傳統武器的禁令還有五年才會解除,飛彈科技的進出口也要八年後才會解除,其他關於人權的一些制裁也還存在。

美國在1月17日也對伊朗進行另一制裁,伊朗試射一些導彈,這些飛彈是可以裝載核子彈頭的,這在聯合國禁止之內的,所以美國對這一相關產業也進行制裁,用這方式告訴共和黨的強硬派,表示美國不是對伊朗全面投降棄守,可是在核子方面逐漸解除。美國產業還不能買伊朗油或天然氣,但歐洲可以,所以伊朗經濟大門一開,在過去制裁的情況下,航空、鐵路、煉油等很多設備都老舊了,所以各跨國企業摩拳擦掌,準備到伊朗去投資或做生意。一般經濟分析家估計,它每年大概可以吸引300億到500億美元投資,對伊朗經濟可能提升到8%。

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兩國最近呈現緊張,不只沙烏地在年初殺了一名什葉派和伊朗關係非常密切的宗教領袖外,本來什葉派和遜尼派在波斯灣兩邊就有點緊張關係,而伊朗的制裁被解除後,沙烏地毫無疑問地開始緊張。有什麼人可以調解或緩和這兩國的衝突?那就是中國,因為中國和兩邊都講上話,所以這就是習近平為什麼1月19-23日到中東訪問。


習近平開年中東行 佈局經濟緩和中東情勢

最後,我們看習近平的中東之行。本來中國領導人在開年後的出國訪問,多半都先去非洲,但這次很明顯的把重點擺在中東,且這中東訪問不只時機挑得好,中國先做了很多鋪墊的工作。

2014年習近平參加中國阿拉伯國家合作論壇時就提出,中國與中東阿拉伯國家1+2+3的合作格局,1就是能源,以能源作主軸,2就是基礎建設和貿易投資做為雙翼,3就是核能、航太衛星、新能源三個領域做為合作突破口,這是習近平在2014年提出的。

今年1月13日習近平出發前又提出中國對阿拉伯國家的政策文件,提出政治、投資貿易、社會發展、人文交流、和平與安全五個領域,這五個領域和他之前1+2+3佈局以後,他出發至沙烏地阿拉伯、埃及、伊朗。

在埃及,塞西將軍要推動新的首都,因為開羅太擠,新首都、新的蘇伊士運河,這通通都是中國可以切入的基礎建設。在伊朗,伊朗提出可和中國進行能源合作,或金融、高鐵、自由貿易區等,這都是中國在行的,且伊朗與沙烏地雖然是對頭,但兩個國家都是亞投行57個創始會員國之一。

更重要的是,這個佈局和中國的一帶一路經過中東地區,這樣的佈局如果能夠緩和伊朗和沙烏地的緊張,那當然中國在中東問題上有更多的發言權。如果無法緩和緊張,起碼它可以接到很大的訂單,這為中國的企業找出入,也是一個成就,所以習近平開春第一個中東之行,也變成中國外交上非常值得關切的第一炮。


延伸閱讀:劉必榮國際局勢評析 語音檔

  • 本文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和風學習機構創辦人、台北談判研究發展協會理事長。曾任行政院顧問、中國時報總主筆、公共電視「七點看世界」及「全球現場」評論主播、年代電視「世界年代」評論主播、大愛電視「寰宇新聞」製作及主持人,並為外交部、外貿協會、經濟部定期講授談判課程,已出版十餘本談判著作。
  • 劉必榮臉書粉絲團和風學習機構官網
  • 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