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ive【燦爛時光會客室】高雄抗爭四起 陳銘彬:民主不是犧牲少數人權益

施維長 / 整理

燦爛時光會客室 #124
10/2 晚間 9:30 網路直播
管中祥 x 陳銘彬
官民溝通渠道阻塞 高雄抗爭四起

高雄市在民進黨執政之後,市容煥然一新,無論是本地居民或到訪的外地人,都能感受到高雄的進步,市民認同感更為提昇。但為何陳菊十年執政下來,高雄卻在近一兩年抗爭四起?本集《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理事長陳銘彬,分享長年在高雄的在地觀察,以及對民主的想法。

溝通機制失能 人民抗爭加劇

陳銘彬表示,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期,較不會去回應人民的訴求,因此台灣民主改革歷程中,社運團體向來與民進黨存有微妙的互動關係。高雄市在民進黨取得執政後,民間自然也對民進黨抱持較高的冀望。

謝長廷是首位在高雄執政的民進黨籍市長。陳銘彬指出,謝在任內推動許多民間參與的自治委員會,包含勞工、教育、人權等類別。雖僅為諮詢機關,但能發揮實質影響力。他舉勞工委員會為例,當時勞工委員會建議設立勞工訴訟基金,謝長廷同意委員會決議並想法子撥款挹注,因此在日後高雄的勞工運動當中,民進黨獲得勞工群體的支持,這個支持也反映在選票之上。

然而這些傳遞民意的機制,在陳菊接任後慢慢失去功能。陳銘彬表示,當民意能進入的管道消失後,溝通的民間團體就成了少數。他與許多民間團體在和市府接觸後,產生相同的感覺,即是陳菊並不擅長處理民眾陳情。而過去市府還有溝通人才,例如副市長吳宏謀,陳銘彬認為吳身段軟、願意傾聽民意,因此許多爭議事件是由吳協助化解。但在高雄氣爆後吳宏謀去職,官僚體系頓失協調者。「溝通管道沒有了,民意可以進來的機制也不見了,所以現在會感覺她在行政上是獨斷的。」他認為這就是高雄近年抗爭特別多的原因。

「沒有一個團體或人民是喜歡抗爭的,因為抗爭付出的代價非常的大。拖得愈久,對人民是愈不利的。人民資源也有限,政府的資源是龐大的。但是人民為什麼要走上街頭?這一兩年為什麼事件層出不窮?原因就是公民參與的機制沒有建立。」

議會監督市府 人民監督議會

在議會透明度方面,陳銘彬認為相較其他縣市,高雄議會透明度確實較為進步。但他補充,雖然現時議事過程有直播與錄影存檔,然而委員會部分卻不公開。委員會牽扯派系利益,作為決策初期的場域,卻迴避人民監督,是他認為當前議會透明度尚為不足之處。

陳銘彬提及高雄縣市合併之時,許多社會團體擔心地方長期的陋規,譬如工程配合款等資源分配問題將使新議會向下沈淪,因而成立聯盟,共同監督議會。高雄市的議員評鑑進行至今業已八年,市民能檢視評鑑、對議員亦有警惕,期望議員發揮監督市政功能,而非只會跑攤。

民主不該只是少數服從多數

陳銘彬認為民主是讓人民在發展過程中能夠參與和思考。

陳銘彬認為,現今高雄的進步與地景變化,確實是民進黨執政後,謝長廷至陳菊延續計劃一貫下來。然而他提醒,一般檢視執政政績,往往看的是表象,也就是都市景觀的變化。但外觀容易塑造,其他層面卻仍裹足不前,例如空氣汙染未能改善,而對於高雄的民主與人文是否提昇,也是陳銘彬關切的面向。

他提到執政者追求政績,最常做的就是不斷開發,讓人民感受到持續進步,因為那是最容易被看到的部分。但一個國家或城市的發展,並不僅止於外觀的改變,更重要的是人文。「這個都市的活動,不是在硬體建設,而是在人的記憶、人的歷史、人在追求夢想理想工作的過程當中,賦予這個城市、國家最重要的關鍵。沒有這些東西,那些硬體建設是沒有意義的。」

陳銘彬認為,民進黨以前總是講要和人民走在一起,但在執政之後,也在追求政績鞏固政權,而陷入資本主義、開發主義的思維。「我為了創造多數人利益,犧牲少數人,有何不可?但民主不是這樣的。」

他表示,過去民主是服從多數、尊重少數,意思是多數人意見為主,少數人儘量照顧,不得已也只好被犧牲。然而現在談民主講人權,已不是如此思維。陳銘彬引入國際兩公約的基本精神,認為民主是在少數人的權益怎麼被照顧。而當政治人物陷入開發主義之時,會假借公共利益的名目,侵奪少數人的權利,「他還渾然不自覺,還自以為做對了,這是很可怕的政治思維……而高雄市是往這個方向在走的。」

陳銘彬表示,當城市的發展倚靠少數人決策時,背後是否隱藏龐大的政商勾結利益,人民不得而知。而當人民被培養成仰賴政府帶來所謂的好處,政府不停宣傳、人民的主體性卻在過程中不斷流失,「那不叫民主。人民成為追求進步主義的意識型態下的附庸,說難聽點就是另外一種洗腦。」

他將此比擬為消費主義的廣告宣傳。就像廣告商說服顧客購買產品,政府也不斷宣傳政策的美好、迴避不好的一面,也不會告知過程中侵害誰的權益。「所以人民會覺得,哇!政府都是為我好,但是人民從來沒有思考,什麼才叫做好。人民對城市有什麼樣的感情、希望這城市是什麼樣的城市,並沒有認真被討論。」他說:「這不叫民主、也不叫進步,這叫做寡頭主義。」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