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開鍘、包青天,大快人心──最高法院的的刑法考卷

文 / 孫健智

看到最高法院的李宏基案判決,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驚嚇,第二個反應是憤怒,原來長沙街裡的包大人們,是這樣看待被告席上那個人的生命跟他所背負的責任。但在強烈的情緒都過去了以後,我心裡卻幽幽的生出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或許可以說是哭笑不得吧!

 

用死刑來自我歧視

令人哭笑不得的,當然是判處死刑的理由。儘管筆者支持廢死,但就法論法,「法律有死刑,所以可以判死刑」的說法沒有錯,問題在於,六法全書裡早就沒有唯一死刑了,「殺人者死」早就不是法律的一部分,「殺人為什麼不判死刑」其實問錯了問題,正確的問法是「殺人為什麼要判死刑(而不是判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而量刑涉及多面向的衡量,「殺幾個人才會判死刑」的問法並不完整,因為犯罪結果並不是唯一的量刑因子,甚至未必是最重要的。

 

在有兩公約施行法之前,刑法就已經這樣規定了,儘管我們的民意並不了解。民意當然不是犧牲人權的理由,因為人權受到法律的保障,而法律不該向民意低頭。臺灣作為西方法的繼受者,還有拒絕民意的額外理由:在法律現代化的路上,舊有的法律文化與法律思維,無論套上社會期待還是國民法律情感的外衣,都是必須克服(如果不是必須直接掃除)的障礙。

 

就拿包青天來說,一個沒有審檢分立,檢察官兼法官、自己起訴自己判決、球員兼裁判、拿自己的夢當成證據、被告不認罪就當庭公開刑求的法院,最好還是乖乖的留在文藝復興之前吧!不幸的是,這個用包青天來自我證立的最高法院,是2017年的法院,它甚至直言東方華人社會就是喜歡死刑,於今猶然云云,最高法院似乎不曉得,這是赤裸裸的種族歧視,而且是自己歧視自己。

 

最高法院於2016.10.13下午判決徐自強無罪。

孫健智:最屈服於民粹的其實是最高法院。(PNN資料照片,吳東牧攝)

 

不信任反而阻礙進步

社會期待的訴求,被政客拿來刷存在感也就算了,更糟糕的是,在過去這六年,每次遇到這種情形,司法行政當局就在法官背後磨刀霍霍,準備打自家小孩給人看,最超過的,當然就是在司法行政首長任內極力迎合民粹、鼓吹社會期待、打擊司法,卻又臨在卸任之前,有臉抨擊總統帶頭不信任司法的跤數 (kha-siàu)。

 

司法行政當局不出面闢謠,任憑外界質疑法官的操守(法院是國民黨開的、不知道收了多少),扣上恐龍法官、奶嘴法官等等標籤,用種種言語誣衊、羞辱法官的結果,司法非但沒有因此而更進步,相反地,已經相當保守的司法界,卻因此變得更保守、更反動。

 

這個機轉是這樣的:在鋪天蓋地的集體汙名化底下,來自法院內部的任何反省、檢討,看起來都像在承認法官的操守有問題、承認法官都是恐龍,並加深既存的汙名,所以,對某些法官(或許他們都是一心想把自己的案子辦好的法官)來說,除了否認錯誤、同時大肆批判願意跟外界對話的法官、把他們都當成抓耙仔以外,最好就是不要被罵;不想被罵,就不要做出外行人討厭的裁判,外行人保守,法官要比他們更保守,外行人反動,法官要比他們更反動。有那種人民,就有這種司法。

 

聖人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殺一個人不會判死」的謠言傳啊傳的,最高法院終於禁不住譏諷,用一條人命來唱注 (tshiàng-tù):誰說殺一個人不會判死刑?甚至還講出「若所犯情節嚴重,自難因此解免死刑應報」云云,不僅混淆應報與報應,更忘掉罪責原則的拘束,好像根本沒念過刑法一樣。

 

事實證明,最屈服於民粹的,其實是最高法院:當外界誤解強制猥褻跟性騷擾罪的分際,錯拿「強吻幾秒才叫猥褻」來嘲諷司法,最高法院趕緊做出一號違背學理的決議;當白玫瑰運動走上街頭,最高法院又趕緊做了另一號違背法律的決議;當外界謠傳「殺一個人不會判死」,最高法院就殺個人給你看。然後我們的政治人物說,年輕法官抵擋不了民粹──等等,誰的民粹?還不就是你們的民粹?

 

特色圖片:台北看守所刑場 (PNN資料照)

特色圖片:台北看守所刑場 (PNN資料照片,吳東牧攝)

 

司法改革:從頭再來的價值重整?

一紙死刑判決,架構出東、西兩方的對立,而最高法院選擇站在它所想像的東方,徹底否定現行法的基本原則。這套東、西對立的想像是否合乎史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歪打正著地點出了長久以來為人忽視的問題:繼受自德、日的現代法律體系,跟傳統法律文化之間存在著根本的價值衝突,由於這樣的價值衝突,司法犯眾怒有時只是依法裁判的當然結果,而人民不信任司法,有時也只是正常能量釋放而已。(順道一提,現代西方法律體系的價值根源,是啟蒙運動,不是文藝復興啦學長!)

 

如果沒有正視這樣的價值衝突,並將司法改革當成價值重整的過程,卻一頭栽進「司法不受人民信任」的教條,不假思索地紮起「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稻草人,我恐怕必須遺憾地通知您,司法改革已經失敗了。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6 篇回應 to “開鍘、包青天,大快人心──最高法院的的刑法考卷”

  1. 路人 說:

    “因為人權受到法律的保障,而法律不該向民意低頭”-來自孫法官的超狂論述

    • dd 說:

      法律原本就不必向民意低頭阿 不然要法律幹嘛
      除非叫你的立委修改

  2. fusan 說:

    廢死就要別人盲目跟從,原來台灣這樣的法官真多。你今天敢在這用法官身分說廢死言論絕不是那些作姦犯科的人賦予你的,反而是奉公守法的那一群人,而那群人因為你的廢死而隨時處在危險恐懼之中,真令我不恥。身為高貴的法官歡迎您告我,看是什麼我都隨便你。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