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等不到真相與道歉 阮國非家屬抱憾離台

吳東牧 張智龍 李婕綾 / 新竹-越南報導

遭新竹警方開九槍致死的越南移工阮國非,遺骨前天離台返越,下午送抵乂安省老家。他的66歲父親阮國同,希望離台前開槍員警能親向死者與家屬道歉,並說明開槍經過與原因,以及看到阮國非辭世前尚未曝光的影音,皆未如願。

 

阮國同和女兒阮氏草,前天清晨七點多搭乘越南航空班機飛河內,離境時獲安排快速通關。他們坐在機身後段座位,由阮氏草照料鄰座的兄長遺骨。她去年來台申請家庭看護工,今年三月不堪工作負荷,自雇主家逃離另謀生計。此次因處理兄長後事出面自首,也遭遣返。機上另有多名驅逐出境的越南移工。

 

阮家父女在越南當地時間九點半抵達河內機場,再搭車四、五小時,回到北中部的乂安省義壇縣。老家按照當地習俗為阮國非再設靈堂,數十親友擁入致祭。

 

 

有影無音、遺言成謎?

阮國非在台喪禮冷清,9月12日告別式除了律師邱顯智所屬的時代力量新竹黨部,與開槍員警陳崇文隸屬的竹北警分局人員,只有阮國同、阮氏草,與十來位親戚、台灣友人,以及同是「逃跑」身分的移工送行。靈車車頭無法配掛照片,只能由親友手捧遺像,引導靈柩緩步走向火葬場。

 

但阮國同更在意警察的態度與真相。他希望開槍員警陳崇文在他和阮國非的靈前真誠道歉,向他說明事發經過,釐清阮國非吸毒、偷車等傳言。他也要求觀看陳崇文身上配戴的密錄器影像,以及救護車行車紀錄器錄下的阮國非生前最後遺言。

 

 

新竹縣消防局副局長陳中振受訪表示,阮國非被送上救護車時意識仍清楚,用越南語說了一段話,但車上沒人聽得懂。他說該段影音已經交給檢察官,未偵查終結無法公開。

 

不過新竹縣警局外事科表示,消防局後來清查,發現救護車的三部行車紀錄器當中,僅前座錄影兼錄音,後座醫療艙內只錄影像,阮國非的遺言內容可能未被錄下。至於陳崇文身上的密錄器,已由檢察官查扣偵辦,目前也無法公開。

 

「致意」切割認錯、警局切割警員?

陳崇文在案發一週後,曾由警局人員陪同到殯儀館。但據在場陪伴家屬的台灣友人描述,他戴著口罩,並未開口道歉,造成阮家更大的不滿。根據新竹縣警局外事科的說法,當時陳崇文到殯儀館的認知,是家屬希望他到死者靈前「上香」,而非「道歉」。

 

20日晚間,新竹縣警局聯絡家屬,表示開槍員警陳崇文及其家屬,願向阮家道歉,雙方約21日在阮國非遺骨暫厝的新竹殯葬所羽化館見面。但當天陳崇文並未現身。事先到場等候雙方的縣警局外事科人員向阮國非家屬致歉,表示陳崇文因為媒體記者在場,不願出面。

 

「他 (陳崇文) 早就清楚自己要面對什麼。」阮國非的台灣友人在現場憤怒反駁外事科人員,雙方聯繫時,已告知警方會通知部分媒體,若陳崇文有誠意道歉再約時間。沒想到已經說定了卻爽約,讓阮國非的父親、妹妹在車上枯等多時,顯然沒有誠意。

 

此次邀約,據外事科表示,仍是以開槍員警陳崇文個人名義向阮國非家屬提出,警局只作為聯繫窗口。至於陳崇文打算道歉的方式,是由他向阮國非的父親「致意」,雙方握手和解,然後「各過各的生活」。阮家的委任律師邱顯智認為,這樣的方式與阮父的期待有落差,即使見面,也可能如同第一次在殯儀館,對家屬沒有安慰,反而造成更大的傷害。

 

新竹縣警局外事科長 (右方背對鏡頭者) 向阮國非的家屬道歉,稱因媒體在場,原本約好向家屬道歉的警員陳崇文不願出面。

 

警未認執法過當 提80萬和解

道歉認錯、賠償和解,可能在刑責追究上獲得緩減,但形同提前認錯。警方目前一方面仍不鬆口承認開九槍是「執法過當」,強調須等鑑定與檢方偵辦結果;另一方面,就槍殺阮國非的賠償責任,卻又讓陳崇文及其家屬先出面承擔。

 

竹北分局在13日安排員警家屬透過律師與阮家協商賠償金額,提出80萬和解,遭到阮家拒絕。記者詢問分局長吳文貴,80萬元和解提案,是以分局為代表,或員警個人身分提出?吳文貴表示,分局是站在協助員警、家屬的立場,提供空間和阮家進行協商。

 

據13日協商時在場的阮家友人表示,在阮家委任律師邱顯智、劉繼蔚等人追問下,警方的態度模糊,一度表示是員警個人的賠償,但後來又說80萬元是警局與開槍員警共同負擔的總金額。

 

根據警械使用條例所訂警方使用警械致人死亡的補償標準,應一次性給予250萬元的慰撫金,以及30萬元以內核實支付的喪葬費用。邱顯智、劉繼蔚表示,竹北分局除了已透過員警與民防人員募集20萬元,支付阮家喪葬費、機票及奠儀之外,僅提出80萬元賠償金額,總計100萬元,想了結至少250萬元的賠償責任,令人難以接受。

 

阮國同在13日協商後,以越文寫下對警方的指責,其中一句:

 

他們提出的和解方案,就像給我們一個施捨。

 

阮國非遺骨暫厝新竹殯葬所羽化館時,父親與妹妹前往上香追思。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2 篇回應 to “等不到真相與道歉 阮國非家屬抱憾離台”

  1. […] 2017年9月,我在協助阮國非家屬的過程裡,認識了幾個逃跑多年的外勞。逃跑八年的阿俊因為工廠沒有加班,還不完仲介費決定逃跑。他跟我的話題是:台灣換了女總統,抓人抓得很兇;一例一休讓外勞加班減少[2],更多人決定逃跑,但更容易被抓形成惡性循環。 […]

  2. […] 等不到真相與道歉 阮國非家屬抱憾離台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