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蔡總統對蔡候選人最卑劣的背叛

文 / 劉繼蔚

現在總統府裡的蔡總統,兩年前的2015年11月29日,在「點亮臺灣」的網站發布了「2016年蔡英文的勞動政策六大主張」一文,裡面寫著:

「勞工不應該只是被當成經濟生產要素之一來對待,而應該被以一個完整的人,一位社會公民來對待。」

「政府不應該只是為了使企業、工人、消費者實現其各自的經濟目的,而提供公共財與勞務的使能者(enablers)。政府進一步要扮演協助者(assisters)的角色,保護企業與勞工,使之能在經濟景氣面臨嚴重困境時,得以渡過難關。特別是針對處於相對弱勢的勞工。當然,這樣還不夠,政府也必須適時扮演管制者(regulators)的角色,保護企業免於受制於市場不公平競爭,保護消費者免於受到傷害,保護勞工免於受到剝削。」

當時蔡參選人還提出六大主張:「縮短勞工的年總工時」、「扭轉勞工低薪的趨勢」、「支持青年與中高齡就業」、「立法保護非典型勞動」、「保障過勞與職災勞工」、「公平的集體勞資關係」。

言猶在耳,而今賴內閣發動勞動基準法修正,竟在國內工會放寬雇主的彈性,且鬆綁法律管制。這樣的勞基法下,政府既不是文中的使能者(enablers)、也不是協助者(assisters)、更不是管制者(regulators),而僅僅是毫無作為、放任自流的旁觀者(bystanders)。

 

蔡英文競選時勞工政見「六大保障」,實現了多少?(摘自蔡英文臉書)

 

被迫需要加班 低薪勞工常態過勞

具體來說,現今勞基法修法以台灣勞工需要加班為由,既延長了實際工時,更是將勞工低薪視為理所當然。勞工是「被迫」需要延長工時,以常態性的過勞加班為代價,獲取必要養家活口,讓一家老小過著基本以上生活的薪資;這個需求是「被創造」出來的,政府不僅不去改善這個勞工因為低薪而「必須」要加班的常態,反而更進一部助長這個態勢,使加班更為容易,變例外為原則,本末倒置。

更甚者,因為嚴格管制而獲得更多需求的非典型勞動,如派遣與部分工時勞動者,不僅未獲得法規上更進一步的保障,更進一步因為勞基法對正職工的彈性,淪為比免洗筷更不如的卑微奴工。

此外,根據目前仍在勞動部前發動「269小時絕食行動」的工會聲明,現今工會組織率只有可憐的7%,現在勞基法修正的版本,究竟如何保障資方與勞方間的平衡?或是只要要求資方要與勞方協商,就算是平衡?

在這裡想提醒小英總統的的是,勞方和資方有先天上的不對等,這是小英總統政策都承認的事實。在工會組織率不彰的當下,這個狀況不止沒有改善,甚至更形惡化。也因此我們可以說,本次的勞動基準法修法,從蔡總統的競選政策各方面來看都是一種後退,更是蔡總統對蔡主席、蔡總統候選人的承諾,最卑劣的背叛。

 

一名青年舉著質疑蔡英文、賴清德、林美珠良心的標語,抗議勞基法一例一休修法。(許純鳳攝)

 

執政豹變? 立場昨非今是

我對政治很失望時,偶爾會上立法院網站,看看黃國昌立法委員的質詢或發言。他精采而犀利的問政,既爽快,也痛快,每每總能紓解我對政治失望的壓力。11月23日委員會審查,黃委員說:

去年,我們不就是這樣完成(勞動基準法)修法的嗎?去年,我們推動修法的官員、立法委員,告訴我們大家什麼:「這是一個負責任的修法。」「我們推動的修法有完整的配套。」「每一個政黨,對自己所提出的法案內容、對歷史負責。」

你對歷史負責了嗎?你對歷史負責了嗎?你對歷史負責的話,今天還會推動這個修法?那去年講的是什麼?去年講的大家都得了失憶症,就恍如自己在2014年提過什麼法案一樣,也得了失憶症!

2015年,當中國國民黨的馬政府,想要把每個月加班時數,從46小時,提升為54小時的時候,在場有多少委員那個時候是立法委員?你們投什麼票?你們講什麼話?你們今天還記得嗎?如果你還有一點點、還有一點點,對自己講話,有任何謙卑反省的心,看著勞工朋友,跟他們解釋:「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否則,你如何面對他們?你如何面對社會?你如何面對歷史?

行文時再次回顧,總不免感嘆難過,這就是我們點亮的台灣、曾經以為將會是一片光明的台灣。

 

民進黨去年以國會多數強行通過一例一休、砍七天假,如今修法,遭質疑不知昨非今是、昨是今非。(吳東牧攝)

 

多數優勢再現國會 粗暴傲慢不遑多讓

那天,絕食才將將五十幾小時,手機滑著,看見林淑芬委員用她個人的一切,挺住全黨如山河般強大堅定的意志,還被說「夠了吧」的新聞。晚間當我走過勞動部前面,燈火希微搖曳的篷架裡,平時戰力爆表的空服員工會秘書長林佳瑋,像是沒電的電池一樣,精神恍惚無力。

那天外面飄著微雨,濕漉漉的地上倒映這一切,我只感覺到無盡的悲戚。那篷裡,只有幾個接力絕食者翻來覆去,試圖用睡眠與疲倦對抗絕食對身體的負擔。

我想到鍾孔炤委員,立著一個「大悲無言」的看板,站在質詢台上,無聲地叩問著執政黨的委員,直到質詢時間經過。

我突然感覺很難過,也很迷惑,我不能理解的是,這個社會是怎麼了?這勞基法的修改明明背棄了執政黨自己的承諾,更也推翻了執政黨前一次修法的立場,但是我連執政黨一聲「對不起」都沒有聽見,我只聽見他們嘲笑反對的人「太陽花會崩潰」、「抗議都是放錄音帶」。

我看見徐永明委員,像跳針的音響,沙啞地反覆說他被抬走,主席能不能保證委員發言的順暢與不受干擾,只感到好笑又可悲。甚者,當溫和的高潞·以用·巴魕剌委員,面對程序都只被粗暴地抬走。甚至,被輿論連結到威權統治者的蔣萬安委員,嘗試以程序對抗,仍被粗暴地,由其他委員架離發言台的場景,我竟有一種,分不清誰才是獨裁者之後的錯亂感。

我在那一刻,感覺到的是政黨輪替前,似曾相識的多數暴力、多數的傲慢,甚至現在執政黨做得比前朝還要赤裸、還要沒有掩飾。那荒謬的讓人難以面對的、超現實般的現實:權力是可以如此絕對,可以唯我獨尊、囂張跋扈,囂張的肆無忌憚、囂張的無法無天。

 

勞基法一例一休的修正草案,在民進黨立委人數優勢下送出委員會,將進入朝野協商。(截自立院議事轉播影音)

 

徵求社會意見? 主意早已打定!

勞基法草案要出行政院、徵求社會意見的最後一日,也是行政院長透過立法行政協調會報通過「仍在徵求意見階段」的修正草案後兩日,透過勞動部網路連結的系統表達了修法意見。我想,縱使修法已成定局,但內容不適當的地方仍不是沒有再考慮一下的可能。比如:七休一的修改,違反我國少數通過正式簽定的國際勞工公約;同時既然我國工會組織率不彰,勞資先天不對等的客觀不利條件仍未改善,在彈性調整的設計應該有所保留,至少應對彈性調整附加時限。

我以為所謂的徵求意見,是各界意見彙整後,仍可以再經大院斟酌;我以為所謂的立法院審議,是真的可以實質審議;我以為這個社會,不會像勞動法學者邱羽凡教授在公聽會中絕望的論斷,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可以跟「最會溝通的政府」講道理的社會。可是,勞動部的回信是這麼說的:

感謝您的來信。所提勞動基準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之意見已收悉,已併同各界意見通盤審慎研議,擬具勞動基準法修正草案,並經行政院院會審查通過,送請立法院審議。草案秉持週休二日及加班總工時不變之原則,透過政府把關及集體協商機制,以保障勞工權益。

收到信件我感到很迷惑,不是還在公開向社會徵求意見嗎?為何可以由院長「朕意已決,著無庸議」,就不再討論送出去了?而立法院審查竟也是這麼審的──居然召委說停止討論,就把才剛討論完第二條的草案,用點人頭的方式送到院會了。立法過程猶如行政院立法局「跑程序」一般,粗暴地包裹通過。原來講好的正當程序呢?講好的政策協調呢?說好的最會溝通的政府呢?彷彿回到南鐵案在行政院前朗讀葉教授著作的時候一樣,或是前朝在318運動街頭大大樹立著江教授的名言一樣,執政以後,那些著作裡的學說、理念、正當法律程序與政策溝通,都與老師曾經飄逸的長髮一樣,剪散在歷史中,不可追憶了。

我想到那時,大家在討論的新政治,講到2014年高雄市議會預算審查的這則報導:

高雄市議會13日審查103年度預算,不只刪除歲入預算近57億元外,還砍掉2.8億元的活動相關歲出,氣得民進黨議員退場表達不滿。根據議會錄影顯示,會中民進黨團議員多次發言,要求按議事程序進行,議長許崑源聽了回應,「甚麼違法提案,高雄市議會是你說了算嗎?」「以後你們再多選幾席,再多選幾席。」

我以為,這種不需要討論,靠著某種權力、地位、規則或制度霸凌對造的狀況,在「點亮台灣」以後,再也不會發生了。但是同樣的黑暗,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反覆告訴我們:沒有神仙皇帝,每個人能點亮的只有自己。只有每個人都敞亮,才有光明的台灣!只有每個人都成為照亮身邊的明燈,而不是仰賴某一盞不知道會亮還是不會亮的大燈,台灣才會真正迎來明亮的時刻。

 

「你要背棄你自己過去的理想沒有關係,不要把別人堅持理想這一件事情,當作笑話來講。」。(截自立院議事轉播影音)

 

縱然今夜淒風苦雨 何忍義人踽踽獨行?

我回想上面的一個個身影:林淑芬委員、鍾孔炤委員、還有其他民進黨內有聲、無聲,聲援這個事件的委員與默默支持的黨內朋友,還有時代力量徐永明委員、高潞·以用·巴魕剌委員、黃國昌委員,工會系統的林佳瑋、毛振飛、陳秀蓮、桃產總、竹產總還有其他工會的或者聲援的朋友,還有為了理想、勉力投身不適合自己的政治環境的洪慈庸委員,站在台上,一句一句、聲嘶力竭。

那個路過工會絕食在勞動部的夜晚,我不禁這麼想著,我想我也只能這麼想著:我們何忍,何忍,讓這些講出我們辛苦、捍衛我們期待的義人們,走在無人聲援的小路上,悲涼地獨行?

就像鍾孔炤委員的牌子,「大悲無言」。行文至此,對於執政者與有權力者,只能冒出黃國昌委員發言的那句話:「你要背棄你自己過去的理想沒有關係,不要把別人堅持理想這一件事情,當作笑話來講。」不問自身價值立場為何,對這些為他人挺身奮戰的作為,難道不值得社會再多一些支持?一句鼓勵?一雙援手?

不由得,低語問蒼天,縱然今夜淒風苦雨,何忍義人踽踽獨行?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3 篇回應 to “蔡總統對蔡候選人最卑劣的背叛”

  1. 小明 說:

    之所以政府著手進行”一例一休”及勞基法修法,真正關鍵在於過去20年來,廣設大學及削減技職體系,少子化,低薪化及不重視產業轉型等政策錯誤,以致現今勞力供需失衡(技術人力逐漸短缺,資深技術人員一人當二人用,服務業興盛等現象),勞資對立加劇惡性循環.如果再不進行改革及恢復技職教育,就算政黨輪替,問題仍然會發生,情勢將更為險峻.

  2. 臥軌逾4年後遭罰6萬元 關廠工人控民進黨打壓工運
    2017-10-26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文/公庫記者洪與成

    10位曾參與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抗爭的組織者、學者,於日前收到交通部的違規裁處書,要求其為2013年於春節期間臥軌抗議的行為繳納罰鍰。全關連今(10月26日)回到當時臥軌的台北車站第3月台,高喊「無能蔡政府,討債拚經濟」,批評此舉是蔡英文政府打壓工運的小手段,表示不會繳交罰鍰。全關連並於台北車站集會後,集體轉往交通部拋灑冥紙抗議。
    關廠工人抗爭始於1996年,大量工廠惡性關廠,許多工人因而領不到退休金與資遣費。各工廠關廠工人組織成全關連後,經過一連串激烈抗爭,才換得政府以代位求償方式,讓工人得以領回老本。
    然而,2012年,時任勞委會主委的王如玄在民事契約追溯到期前,編列2056萬預算,聘請律師向關廠工人提告,要求其償還當時政府代墊的退休金與資遣費。全關連遂於同年7月重啟抗爭,其中包含隔年2月5日工人與組織者發起突襲臥軌行動,一時引起全國關注。
    關廠工人第二波抗爭直到2014年3月7日,行政法院判勞委會無權向工人追討債務,抗爭才告一段落,當時的臥軌行動也於2015年獲法院不起訴處分。但臥軌行動時過約4年8個月後,參與臥軌的10位組織者與學者突然收到交通部長賀陳旦署名開出的罰單,指出當時臥軌行動「佔據鐵軌阻礙列車進站,行為危害公共運輸秩序與安全」,要求每人繳納6000元新台幣罰鍰,金額總計達6萬元。
    全關連成員陳秀蓮指出,收到罰單的10人皆非關廠工人,而是在關廠工人案件落幕後仍持續參與國道收費員、台鐵產業工會、國際移工、空服員、反對砍7天假等運動的組織者,其中許多爭議發生在蔡英文任內。陳秀蓮認為,這樣的動作不是針對關廠工人,而是針對整個勞工運動,企圖藉此讓工運組織者噤聲。
    陳秀蓮說,在臥軌行動隔天,蔡英文就在臉書發文支持臥軌的工人,希望社會體諒,並要求政府解決爭議。包括前行政院長謝長廷等人也紛紛聲援。她批評,過去民進黨在野期間聲援關廠工人,用以打擊政敵國民黨、塑造自身關懷底層進步形象,如今全面執政,換了位子也換了腦袋。
    當時全關連主要自救會的成員之一、東菱電子自救會副會長陳奕安批評,當時國民黨打壓工人、對他們提告時,原本以為蔡英文會站在他們這邊,因而懷抱一絲希望。沒想到今天民進黨上台後,居然針對法院不起訴的案子開罰,逼得他們再次抗爭。她質疑,這樣小鼻子小眼睛的政府能夠照顧人民嗎?
    律師團成員劉繼蔚指出,工人沒有欠過國家一毛錢,關廠工人案是政府無能造成的,當時就是因為臥軌行動才讓更多人認識關廠工人案。法官也因此認知到政府要求返還是不對的,因而做出保障工人的判決。但政府事過境遷之後,居然還是執意打壓工人與組織者。
    劉繼蔚諷刺,許多人喜歡在報紙上說「幫馬英九平反者唯有蔡英文」,如今蔡政府提告的行為難道真的是要幫馬英九平反嗎?劉繼蔚強調,蔡英文上台以來對勞工議題的打壓,讓大家意識到蔡政府絕對不是對工人友善的政府,工人應該靠自己團結、向社會呼喚才能爭取到自己應有的權益。

  3. 小明 說:

    對於12月23日這場遊行,只想說幾件事:我是勞工,我這次支持勞基法改革,我不參加這場活動,我也是沉默聲音的一部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