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看見】外勞越廉價 本勞越淒慘

文 / 王俐婷

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是2000年至2008年,中間歷經八年國民黨執政後,在 2016 年以全面執政的優勢重返。然而上野不到兩年,親資本色表露無疑,《勞基法》修惡的反對聲浪沸沸揚揚,仍不顧一切的在2018年1月10日,拿掉勞工的工時、休息、加班上限的保障,還加上加班補休1:1的惡修。勞基法惡修前一周,平面媒體披露,勞動部提出的《最低工資法》草案傾向本外勞脫鉤。

 

當有人喊著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或是現在開始有人喊民進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想讓大家回顧一下十年前民進黨政府執政,所交出一張「惡政八年罄竹難書」的成績單,民進黨修惡勞基法早有前例。陳水扁執政期間,尤其在陳菊擔任勞委會主委期間,包括放寬外勞引進人數激增20%、變相剝削外勞減薪、阻擋84工時並推出「變形工時」讓資方大幅節省加班費、基本工資在八年期間僅調漲一次、動用勞保勞退基金政治護盤、推出惡質勞退新制讓勞工老年保障大縮水、同意雇主勞退舊制年資不需足額提撥讓勞工棺材本不保、大舉推動派遣、政府業務委外製造不穩定就業、至少20名工會幹部遭資方不當解雇而不作為;乃至各種「富人減稅方案」,包括土增稅減半延長適用、促產條例適用範圍不斷擴大延長、主張廢除或調降遺贈稅等;更不用說民進黨執政期間官商勾結、二次金改圖利財團等等。

 

民進黨第一次執政的種種惡政,種下勞工薪資倒退,勞動環境惡化的前因。如今執政更不改當年,向下沈淪,以低薪、過勞直接將勞工帶往陰曹地府。同時還把這些怪罪在假想的敵人「外勞」身上,因為外勞搶了本勞的工作、因為外勞拉低本勞薪,所以《最低工資法》要將本外勞脫鉤。

 

但是親愛的本勞朋友們不要被騙了,本外勞薪資早就已經脫鉤很久。從2001年起,外勞以膳宿費變相得和本勞的薪資脫鉤,最多每月可以被扣款五千元。脫鉤才可以照顧本勞、薪資才可以上漲的說法,在時間的驗證下不攻自破。當同樣的說法又在這波立法時出現,不要再被執政者與資本家所騙。

 

本、外勞團體在「看見非公民」移工大遊行共持反對本外勞薪資脫鉤的抗議布條。(攝影:張榮隆)

 

2013年起開放企業以多繳交就業安定基金的方式,增買外勞額度。五年來就增加了28.4萬的外勞。為什麼企業即使有多的工作機會也不願意聘請本勞?即便要多繳交三千至七千元給政府也要聘請外勞?在於整個外勞制度就是一個「新奴工制度」,來臺的仲介費讓外勞背負龐大債務,他們時時面臨被遣返被債回國的壓力,讓他們不得不成為最軟的那塊。他們不能自由轉換雇主,即便勞動條件再怎麼糟糕,契約自由不適用非公民的外勞。低薪,讓他們不能拒絕超時的加班,否則無法償還仲介費或支付在臺的生活費。「奴工」是企業愛用外勞的原因,是政策的設計讓這些外勞變成「奴工」,但同時他們又因為被迫「奴工」,被怪罪搶工作、搶薪水。

 

身為本勞的我們得捫心自問,是否願意自己的加薪是建立在67萬外勞被迫脫鉤上?如果你願意,也不用高興的太早,國民黨的草案中,不僅本外勞脫鉤、南北薪資標準也要分區,越鄉下越廉價,將造成城市與鄉村之間更大得差距。再來即便本勞的薪資提升到三萬,但是外勞「奴工」便宜又好用,企業為什麼要花三萬雇用本勞?

 

唯有在制度上,讓這些外勞自由,包含廢除仲介制度與自由轉換雇主等。以及薪資結構上的不脫鉤,因為外勞越廉價、本勞越淒慘,只有在雙方的差距越來越小之後,才有一起共同向上提升的可能,唯有不分國界得勞工們共同爭取,薪資結構、勞動環境才有一起共同變好得可能。

 

外勞團體在1.7舉行的「看見非公民」移工大遊行中主張:移工越廉價、本勞越失業。(攝影:張榮隆)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