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真相和解皆無著 阮國非家屬再來台

吳東牧 / 新竹報導

越南移工阮國非去年九月遭新竹警察開九槍致死,家屬迄未獲得警方道歉與賠償,卻傳出自稱代表台灣警方的不明人士到越南「撨」300萬元和解,遭家屬拒絕。阮國非的父親阮國同再度跨海來台,昨天在新竹地檢署前召開記者會說明此事,並要求台灣政府公布現場影像,釐清案發真相、追究責任。

 

新竹地檢署昨天就越南移工阮國非遭新竹警方開槍殺害案開偵查庭,傳喚被告員警與告訴人 (即阮國非的父親阮國同) 雙方律師。檢方原本並未傳喚被害人家屬,但阮國同表示,案發距今將近五個月,殺害阮國非的警員沒有道歉,真相也未明,因此當律師打電話告知檢察官要開庭,他仍決定親自來台,向檢方要求勘驗阮國非在救護車上的遺言,及開槍員警陳崇文身上配戴的密錄器影像。

 

先前警方對外表示,在追捕過程中,阮國非頑強抵抗、踢傷協助警方的民防人員。開庭結束後,邱顯智轉述,檢方告知被害人家屬,警方密錄器並未錄下追捕過程,但錄下開槍的過程,確認阮國非遭員警陳崇文開多槍致死。不過對於阮國同要求當庭勘驗密錄器影音,檢方表示要「再判斷是否有勘驗必要」。家屬尋求真相的期待,此行恐難如願。

 

 

神秘人士赴越 撨300萬和解未果

阮國非之父阮國同表示,有自稱代表台灣警方人士,在越南要求家屬和解,卻未提出證明文件。

阮國同在記者會中也談到,目前開槍警察陳崇文迄今未向家屬道歉,他們難以釋懷。此外,去年10月間有自稱代表台灣警方的一男一女到越南找他談和解,但未成事。

 

阮國同說,這一男一女先是打電話要求他到胡志明市,因距離他居住的乂安省遠他沒有答應;後來改約河內碰面,提出願以十萬美金 (約300萬台幣) 與家屬和解,但也要求家屬不得再提出其他訴訟或賠償要求。不過這兩人無法拿出代表警方的證明文件,不了了之。

 

案發後協助阮國非家屬陳情抗議與治喪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TIWA)、天主教新竹教區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 (VMWBO),昨天陪阮國同到新竹地檢署前召開記者會,補充說明家屬收到的訊息:

 

  • 九月間,阮國非遺骨回越南後不久,家屬就接獲自稱台灣警方代表人的電話要談和解,家屬以忙於治喪希望暫緩。
  • 十月間,阮國同提到的不明人士找上門。
  • 十一月又有仲介私下聯絡家屬,表示警察要求家屬必須親自來台領取阮國非的「相驗屍體證明書」。
  • 同一時間,阮國非的在台友人則接獲竹北分局警方電話告知,表示司法結果可能對阮國非不利,希望家屬不要堅持、儘快和解。

 

TIWA 成員陳秀蓮表示,事發之後,阮國同來台灣處理後事16天,警方都說因為阮國非頑強抵抗、偷車才被開槍打死,要他趕快接受80萬元的慰撫金,「沒有人有誠意面對一個死了兒子的父親。」

 

陳秀蓮斥警方未道歉、不說出真相,軟硬兼施逼家屬私了。

 

她說,阮國同從頭到尾的態度,都是要求警方先到阮國非靈前上香道歉,和解金額可以談。家屬甚至說,如果是阮國非做錯事,不怪罪警方開槍,但家屬想要知道的是:為何要開這麼多槍?這兩件事情至今未解決,卻不斷軟硬兼施騷擾家屬。她希望台灣警方不要殺了人還給家屬這麼多的羞辱。

 

邱顯智也在開庭前的記者會呼籲開槍員警陳崇文,趕緊找機會向阮國非及家屬道歉。他說,阮國非離鄉背井到台灣工作,卻被開槍打死,家人相當心痛,「做錯事向人家道歉,我感覺這是天公地理的事情。」

 

竹北警分局長吳文貴。(圖中面對鏡頭者)

新竹縣警局竹北分局長吳文貴昨天現身記者會場了解狀況。他回答記者:警察局並非當事人,也未派人到越南找阮國非家屬談和解。至於是否開槍員警陳崇文家屬自己派人前往越南找阮家談,他並不清楚。

 

檢方昨天並未傳喚開槍員警陳崇文,陳崇文亦未現身。但警局替陳崇文安排的律師徐文楨受訪表示,沒有聽說陳崇文家屬或警方有派人前往越南和家屬談和解。

 

警方堅稱開九槍符合比例原則

雙方律師受訪時均證實,昨天曾就和解一事交換意見。不過開槍員警陳崇文的律師徐文楨堅稱不是「和解」、「賠償」,而是道義性質的慰撫金。

 

徐文楨說,案發當時陳崇文依警械使用條例規定用槍,有合理性、急迫性與必要性,也符合比例原則,「沒有和解的問題,但是願意支付道德慰撫金。」因死者家屬阮國同此次在台僅短暫停留數日,這幾天雙方會保持聯繫,繼續洽談相關事宜。

 

竹北分局長吳文貴表示,除了開槍員警家屬,竹北警分局站在協助同事的立場,也募資希望慰問阮家,等雙方談妥,會一併交付。

 

吳文貴說,陳崇文案發後改調內勤,不配槍。

 

 

相關報導: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