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健康’

P專題從海水是否可以殺死孑孓來做科學思辨

文 / 黃揚名

今年台灣登革熱疫情拉警報,尤其是高雄市最為嚴重。高雄市政府不知是否沒招術了,所以決定用「海水滅蚊」,想用海水把蚊子的幼蟲鹹死。

在當下,大家或許會覺得這是無稽之談。但高雄市衛生局在實驗室的結果確實發現用海水可以把孑孓殺死,於是決定在社區做測試。

因為有了實驗的證據,有些人對於用「海水滅蚊」多了一些信心;這就像有人說吃大便可以治癌症,你本來不相信,但聽到有成功的案例,你就相信了。我們為什麼會有這樣態度的改變?主要就是因為證據有所謂的表面效度,也就是看起來或感覺起來是有效的!

P專題看見社會,在瘟疫蔓延時

文 / 簡妤儒

如果不是因為伊波拉病毒(Ebola)在西非蔓延好幾個月,致死率將近五成,奪走了超過四千條人命,非洲對大多數台灣人(包括我)來說,應該就是個遙遠、邊陲,可能一輩子也不會踏上的土地。

但隨著死亡人數持續攀升,連西班牙、美國也紛紛出現境外移入和醫護人員感染個案,台灣也和全球各國一樣,開始注意起這個原本被定調為西非問題的疾病,紛紛升高警戒,祭出監控、檢疫和醫護因應等措施,誓言把病毒阻隔於境外。

高危險性的傳染病越來越容易跨越國界擴散,大概是近年來國際公衛領域中最讓人頭痛且棘手的問題之一。從SARS、禽流感、到今年開始重新在西非蔓延的伊波拉病毒,每一次大規模傳染病疫情,都凸顯出在全球化的趨勢下,雖然資本、貨物和人都能夠更加便利地跨國流動,卻也成就了公共衛生防疫體系越來越脆弱的難題。

P頭條不向怪病低頭 勤讀考進國立大學

記者 林建成 / 高雄報導

24歲的曾柏穎,國小五年級時突然罹患妥瑞症(Tourette’s Syndrome)和強迫症,喉嚨會不自主地發出奇怪音聲和身體突發的靠攏動作,不知情的人會被嚇到。一直到大學畢業,他被同學霸凌及遭到路人取笑是常有的「基本款」,曾柏穎也常怨天怎會得這種怪病?

妥瑞症雖然不影響智商,但強迫症卻讓他無法讀書,不斷想拋接撕毀書本,所以成績都是最後一名。曾柏穎的母親說,原本在學校都擔任康樂股長的陽光小孩,怎會變成如此?她傷心摸索,試遍怪病解藥和偏方,仍不得其解。

P全球【劉必榮講天下】伊波拉疫情、伊斯蘭國、李克強歐洲行

評析 / 劉必榮

[編按]:精闢的國際新聞分析只有在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由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劉必榮教授評析。

這星期劉教授首先關切伊波拉疫情,疫情逐漸擴大,牽引的不僅是國際防疫工作,而且還有全球的貧富差距問題,最嚴重的還有擔憂恐怖組織以人體當作自殺炸彈,到世界各國去傳染病毒,導致大規模的醫療崩壞和死亡,這面向才是真正的恐怖攻擊。當然,美國和英國都在防範此類的恐怖行動。

提及恐怖攻擊,當然會聯想到伊斯蘭國恐怖組織,劉必榮教授提及土耳其到底要不要同意美國在其境內畫出禁航區,因為牽涉複雜,實在讓土耳其政府進退兩難,所以目前和美國處於外交停滯的狀態。

最後,中國國家總理李克強訪問德國,這是中德今年的第三次高層會面,顯示雙方都有意加深合作,外交、貿易或其它的合作。德國總理梅克爾也希望李克強充當和事佬,帶話給俄羅斯普京,希望不要因為烏克蘭問題損及和德國的關係。

國際新聞非常有趣,就像是人對人關係的放大,台面下的手腕和台面上的辭令都非常類似。請大家用力分享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為大家規劃的【劉必榮講天下】,這是關心國際動向的觀眾,想要了解的重要新聞。

P專題【銀髮心理】老仙角-不老戰鼓隊

文 / 黃揚名

「對哇趴!」電影陣頭中梨子衝出人群大喊著:「跟我打!」,開啟電影陣頭熱血的序幕。

在現實生活中,陣頭電影裡鼓團「九天民俗技藝團」位於台中大雅區大肚山上,九天與弘道老人基金會於2012成立【老仙角-不老戰鼓隊】,邀請地方長輩對陣頭鼓陣有興趣者,一起敲敲打打,敲出生命新火花、打出人生新脈動。

鼓團教學提到:「來這邊上課的長輩都是附近的長輩,每周二下午練習,因九天在山上,長輩們會開車一起上來或是搭計程車來都有,但外地的長輩因為交通距離等因素比較沒辦法固定練習。」

P頭條[專訪] 愛滋平權街頭抗爭者 Peter Staley

記者 林建成 / 高雄報導

長年為愛滋病患者醫療權利奔走發聲的美國人 Peter Staley (彼得 史塔利),應邀參加第一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史塔利為讓愛滋病患者享有同等醫療權利,持續和美國政府機構纏鬥,策劃街頭抗議吸引媒體關注。導演將 Staley 的付出,製成記錄片「瘟疫求生指南」(How to Survive a Plague),該片在2013年入圍美國奧斯卡最佳記錄片。

Staley接受公視新聞議題中心PNN的專訪,他談到:美國治療愛滋病現況、抗爭的掙扎與勇氣、公民不服從、同志平權、宗教、經營民間組織等議題。

11歲時便知自己是同志,Staley卻一直壓抑到24歲被診斷出罹患愛滋病時,才向家人出櫃。由於當年美國老布希政府對新興的愛滋病採取消極放任態度,食品藥物管理署(FDA)審查新藥過於官僚緩慢,使得愛滋病患者得不到治療而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