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兩岸’

P評【説教】為了維持現狀,必須改變一切

文 / 史英

前幾天,在「歷史教師深根聯盟」的臉書上看到:「如果我們希望維持現狀,那麼不得不改變一切」;忽然覺得,這麼好的一句話,我怎麼沒想到,而被他們先說了去呢?

上個月,我說了大選全勝之後的三個挑戰(見《人本教育札記》第320期 〈倒垃圾的資格〉):第一是要真誠地表現自己的高興,不必故做淡定;第二是,但也不能讓不同立場的人受到傷害(這要非常用心才能做到);第三,就是要把握所有機會,盡可能地說明事實的真相,讓仍然蒙在鼓裡的人能夠理解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受到「歷史教師」的啟發之後,我覺得,包括以上三點在內,總的來說,我們就是要深切體會「變與不變」的道理。

P頭條島嶼上的太陽花–林飛帆

記者 林建成 / 高雄報導

「我們懷抱理­想而來,
現在承擔責任而去,
台灣就是我們接下來最重大的責任。」–林飛帆

2014年4月10日「太陽花學運」結束前,總指揮林飛帆在國會議場內做了以上的宣示,他表示將巡迴各縣市,連結各地公民力量監督政府透明運作,讓公民有更多權利參與政府擬定政策的過程,這位青年學運領袖在台灣民主近史寫下了對抗威權的另一頁。

一年半過去了,政府擬定政策的過程並沒有更透明,但林飛帆仍利用服替代役的所餘時間,參與公民見面會,交流對政局的想法。與會者也有一位來自中國的女性,她說中國其實有很多示威抗議,但受到政府強力鎮壓,所以想瞭解林飛帆如何對抗威權。

P評印度洋的風為誰而吹?族群、國族和帝國性的想像

文、圖 / 林秀幸

我並非出於自願的到這個印度洋小島做田野,而是我身在客家學院。我們院長是那種關鍵字「客家」的那種人類,所以我是被他半強迫推銷到這裡進行我的第二個春天的(如果說研究前景就像春天一樣那麼令人難以捉摸的話)。

來之前,我查閱了一些資料,這裡氣候宜人,四季如春。曾經是法國屬地(天曉得法屬地的真正含意是什麼,以法國人的慵懶而言),接著法國人被英國人打敗了(說著,就凸搥了)。然後當年被法國人「進口」(那時真的是進口,不要罵我像罵柯P一樣)來當奴工種蔗田的非洲人,被英國人解放了(原來兩個世仇在海外殖民的記錄也是如此競爭),因此需要大量的契約人工。這時候印度人和南中國沿海的居民以不同的方式和機會來到這裡。南中國的移民,先由廣府人開頭,接著客家移民接續了這個橫越印度洋的移民之歌。而二次大戰後來到的客家人,島嶼已經無法接納,轉而到非洲大陸發展。

P全球【劉必榮講天下】亞投行章程、南海衝突、伊斯蘭國

評析 / 劉必榮

今天要為大家評析的是:

(一)、亞投行章程談判—談判順利加深日本與美國在國際經濟的警戒,也因此美日兩國提出方案試圖掌握國際經濟主導權,亞投行與日本、美國在國際經濟上有何關連及影響?

(二)、南海衝突升高—美國和中國在南海的衝突最近不斷升高,美國一架P8A型偵察機進入中國南海,中國軍機八次口頭喊話驅離,這其中有何政治意味在其中?又兩國各自的說法將對國際軍事政治有何影響?

(三)、伊斯蘭國戰事升高—IS佔領敘利亞古城及幾個伊拉克北部的軍事重鎮,這是國際上反IS戰爭的一個重要轉捩點。

P評【說教】「我們」是怎麼形成的?

文 / 劉進興 中文的「我們」,英文叫We,台灣福佬話卻有「咱」(lán)和「阮」(gún)兩種說法。「咱」包含聽話的對方,「阮」則不包含。 例句一:男生跟未婚妻說:「下禮拜咱要結婚」,萬萬不可說成「阮要結婚」,因為那表示你要跟別人結婚。 例句二:對中國遊客可以說「阮台灣人…」。對台灣人,不管什麼族群或新移民,則應說「咱台灣人…」,否則很不禮貌。當然,對於說「你們台巴子」或 […]

P全球【劉必榮講天下】美國黑白種族衝突、俄羅斯國情、周永康案

評析 / 劉必榮

大家好,我是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劉必榮。

今天要為大家評析的是:

(一)、美國黑白種族衝突—根深蒂固的歷史問題如何拿捏處理?

(二)、俄羅斯國情—普京的國情咨文給西方國家什麼樣的感受?

(三)、周永康案—中國一連串反貪腐政策能否提升中國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