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勞資會議’

P頭條勞基法尚未修惡 運輸媒體教保已過勞

許純鳳/台北報導 今天立法院舉行勞基法修正案第三次公聽會,客運、媒體業、教保業勞工都出面抱怨,在七休一限制尚未鬆綁、加班上限尚未提高下,已經超時工作,面臨過勞風險,呼籲不應下修勞基法。 台灣汽車產業工會理事范光明,拿出俗稱「大餅圖」的行車紀錄器解釋,儘管上面顯示開車時間從早上五點到晚上12點,但其實該名駕駛必須凌晨四點就出門,回到家可能已經半夜一點半了,「這應該叫過勞了吧?」他也感嘆,駕駛工作17 […]

P評勞資會議受害者的血淚告白

文 / 葉瑾瑜 今天2017年11月8日,行政院賴清德院長通過《勞動基準法修正草案》,預計將「放寬七休一」、「加班工時銀行」、「鬆綁輪班間隔11小時」、「特休遞延」等等勞基法應該對於勞工有所保障的事項,通通丟給「勞資協商」。然而以現在台灣工會組織率來說,勞工根本不足以對抗,而企業內沒有工會的勞工更可能被自己的「勞資會議」出賣。 這篇文章將揭露桃市產總在協助會員工會的過程中,美麗華企業工會所遭受的種 […]

P專題竹科園區零工會的奇蹟背後:個別化的勞資關係

文 / 林倩如

若要討論台灣勞動體制的轉變,大部分的台灣學者都將焦點放在1987年解除戒嚴之後,民主化賦予工人能量開始從事各種勞工運動。有些學者將焦點放在勞資糾紛和罷工運動,例如1988年的桃園客運工會為爭取年終獎金,或者1989年遠東化纖抗議公司不當的解僱工會成員。

1990年代台灣政府在面對全球化經濟的挑戰下,開始致力於發展高科技產業,並且鼓勵勞力密集的產業移往中國或東南亞,這一串的遷廠導致大量雇主惡意關廠,引發爭取退休金和資遣費的關廠抗爭。2000年則有公營事業的工會抗議民營化對員工權利的影響。除了這些勞資爭議和勞工運動之外,另外還有一些學者開始注意到自主工會運動的興起和勞基法的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