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和平’

P頭條[專訪]在台藏人丹真南達:彼此傷害無法終結西藏痛苦

黃勝淋/台北報導

1959年3月10日,西藏人民起身抗議當時不斷入侵的中國軍隊,卻遭到大規模鎮壓,達賴喇嘛從此流亡海外,許多藏人也離開西藏,散居在世界三十幾個國家。在這些流亡海外的藏人中,有不少居住於印度、尼泊爾或其它地區的藏人輾轉到台灣,並在每年的3月10日舉辦相關的遊行活動,希望能喚起台灣,甚至全世界民眾對於西藏議題的關注。

在台灣生活多年的丹真南達(Tenzin Namda)是在印度出生的第二代藏人,目前擔任在台藏人福利協會副會長,由於父執輩早年就來往於西藏、印度及尼泊爾經商,丹真很早就擁有印度籍。他認識了在印度旅行的台灣太太後,便以印度籍身分定居台灣。他認為以彼此傷害的方式對抗中共霸權,只會令雙方的苦痛永無休止,而且西藏也沒有對抗中共的能力,因此如何維護並傳承西藏宗教文化與價值,並以軟性方式讓中國社會及全世界體認西藏困境,就更顯其重要性。

P全球看不見的恐怖攻擊

文 / 趙恩潔

沒有一份關於文明的記載,不同時也是關於野蠻主義的記載。正如那樣的一份記載並無法免於野蠻主義,野蠻主義也玷染了這份記載從一位主子手中到下一位主子的傳遞方式。一位歷史物質論者因而必須要遠離[對文明的歌功頌德],離得越遠越好…被壓迫者的傳統教導了我們,我們所身在其中的「緊急狀況」並非例外,而是規則。我們必須獲致一種符合此洞見的歷史概念。—Walter Benjamin

我常問我自己,不管機率多麼微乎其微,如果有一天,台灣的原住民社群中出現了極端份子炸掉了總統府,或者中國境內的維吾爾族的「恐怖組織」炸掉了中南海,身為一位研究宗教與族群多元主義的人類學者,我,該怎麼回應?

P評愛與和平

圖文 / 鐘聖雄 其實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所以我幾乎沒對其他人說過。不過,這陣子類似的狀況實在太常在眼前上演,迫使自己又得不斷回想那些往事,所以我想,乾脆一併在這裡,以這樣的形式說完吧。12歲那年我從城市轉學回鄉下老家,上學第一天,就被班上老大給叫到教室後方,擺放體育用品的陰暗倉庫去了。(當然不是要演那種片) 「你記不記得我?」(很難得遇到的)個子比我矮小的老大 C 問。 「不記得。」我說 「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