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宜蘭’

P專題【我們的島】水田輕嘆

陳佳利、張光宗 / 採訪報導

美麗的蘭陽平原,一直是重要的糧倉,十多年前農發條例通過後,它漸漸不一樣了,夾雜在豪華亮麗之間,是農民沉重的嘆息。

趁著天剛亮,友善小農吳佳玲,拿著衝天炮走進田裡。她想嚇跑的是水田常客,紅冠水雞。五年來,還在摸索耕種訣竅,今年紅冠水雞卻給了她前所未有的難題。為了貫徹友善理念,她不毒鳥,而是花一筆錢重新補秧,不停變換招數來趕鳥。即使花招百出,仍無法完全把鳥嚇跑,補秧後又被拔下的秧苗,還是得彎腰收拾。

P專題【我們的島】相遇 抹香鯨

文 / 簡毓群 導演

抹香鯨在台灣偶有發現紀錄,其中以東部海域占絕大多數。而擱淺紀錄則以西南沿海及東北角海岸為主。為什麼抹香鯨會出現在台灣海域?又為何會擱淺?直到最近,當我們有機會進一步了解牠們時,也發現海洋正在釋出警訊。

台灣有過捕鯨產業,從1913年墾丁南灣的捕鯨船啟航,到1981年公告禁止捕鯨。根據文獻統計,當時捕獲種類有大翅鯨、抹香鯨及藍鯨等近十種,其中以大翅鯨占多數,抹香鯨其次。捕鯨產業開啟了台灣與鯨豚相遇的序幕,而捕鯨產業的落幕,也成為台灣保育鯨豚的契機。

P專題【我們的島】溫泉鄉的開發潮

郭志榮、陳志昌 / 採訪報導

溫泉帶來龐大觀光商機,使得台灣各地都大力推動溫泉經濟。然而歷年來的溫泉區災害讓人驚心,卻沒有讓人們開始反省,當更多飯店開發案出現,溫泉鄉新一波的開發潮正要興起…

受到蘇迪勒颱風重創的烏來溫泉區,災後三個月,依舊像個大工地,怪手在山區趕工搶修道路,還要鞏固山坡避免滑落,希望能盡快恢復。當地業者評估,冬季已經來臨,生意卻不到過去的三成。烏來溫泉區災害,讓社會再次討論溫泉區開發問題。其實十多年來,台中谷關溫泉、新竹清泉溫泉、南投盧山溫泉、高雄寶來、多納溫泉、台東知本與紅葉溫泉等,都曾因颱風、地震等因素,產生不同災害。溫泉區的開發與安全問題,早已響起警訊,但災後檢討,總會隨著商機被遺忘。

P專題【我們的島】水肥不滲

梁德珊、陳添寶、葉鎮中 / 採訪報導

暑假過後,宜蘭各地的遊樂區,人聲漸少。這是水肥業者吳進福開始忙碌的時刻。打開遊樂區公廁外化糞池的孔蓋,經過一個暑假,三個月前抽過的化糞池,又積滿了…

化糞池之所以能達到淨化功能,靠的是池裡的微生物。不過,分解過後的底泥與殘渣,還是得靠水肥業者定期清除,才能達到功效。

新北市水利局污水下水道科長傅光維表示,住戶如果沒有及時抽水肥,化糞池滿了之後,水肥會從溢流孔,溢流到住家外的雨水下水道。溢滿的水肥、油脂、菜渣,排到後巷溝渠,容易造成後巷溝渠產生惡臭,進而污染河川與地下水。

P專題【我們的島】溼地重生-秘密花園雙連埤

呂培苓、葉鎮中 / 採訪報導

1990年代,是台灣經濟大好的年代,台灣人有錢之後,有了對娛樂的需求,許多山林野地,都遇到經濟開發的壓力。破壞之後的重建,是一條漫漫長路,且看宜蘭員山鄉的雙連埤溼地,十幾年來,還在做哪些努力…

1993年,福山植物園開幕,大受歡迎。距離福山不到十五分鐘車程的雙連埤,這時已經被台北地主買下,計畫開發成休閒度假之用。關心自然生態的各路人士和保育團體,開始阻擋這件事,他們認為海拔470公尺的雙連埤,是台灣難得的物種庫,以水生植物來說,生長在這裡的105科321種維管束植物,水生植物高達112種,占了台灣原生水生植物種類的三分之一以上。

這麼多物種是從哪裡來的?其實,這真是千年來的因緣聚合,才有這樣的盛況。

P專題【我們的島】溼地重生-大坡夢

呂培苓、葉鎮中 / 採訪報導

8月15日,台東池上大坡池入水口附近,一天內拍到了七隻死掉的花嘴鴨。令人納悶,發生了什麼事?大坡池不是被列為國家級重要溼地嗎?國家級重要溼地的意義在哪裡?帶著這個疑問,只看到載著觀光客的蜈蚣車,繞了一圈又一圈…

2015年2月2日,《溼地法》上路施行,這是沒多少人注意的新聞,即使內政部營建署已經在之前幾年,大費周章地把全國溼地分為國際級 (四草、曾文溪口兩處),國家級(台東大坡池、宜蘭雙連埤等),以及地方級(四重溪口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