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家長’

P評【説教】我們只有一個王浩宇

文 / 史英

超過半個世紀之久,還要重提那樣的舊事,實在令人感慨系之。

那一年我小學六年級。那一天,雖然之前老師一再叮嚀,還是有一位同學忘了不可以把參考書帶來。眼看督學就要來到學校,怎麼辦呢?大家都慌了,一起忙著找藏書的地方:窗台外面?畚箕後面?只有老師還很鎮定,抬頭往四面的高處看,忽然他說:「你們幾個過來,把講桌搬到講台上,再加一個椅子上去。」

班長知道老師正拿眼睛看著他,再順著講桌上的椅子往上看,他一下子明白了,乖乖爬上去,把參考書藏在國父遺像的後面。(那個遺像有一個角度俯視著全班,和牆壁之間形成一個三角形的空隙)完工後,大家都鬆了一口氣。老師也說:這樣我就不信「毒蛇」還找得到。幾天以來,他一直都這樣稱呼要來抓參考書的督學,大家已經非常習慣,好像那就原來的名稱,也沒有人再因此而嘻笑了。

P評【説教】打造愛與思考的家庭生活 從戒除「破壞性語言」開始

文 / 陳生慶

有一些大家習以為常的話,那句話,很可能讓人傷心,大家卻不知道。事實上,不只拳腳相向是暴力,惡言相向也是暴力,而且往往是拳腳相向的前奏。因此,在家庭中建立一種彼此「說好話」的文化十分重要,這也是「實踐愛」的起點。

人本教育基金會進行了網路調查,票選哪些話最讓人傷心、最阻礙「愛的傳達」與「學習思考」,甚至讓已經長大的成年人回想小時候聽過,但都還會難過的句子。透過這項問卷,希望協助爸媽瞭解,語言暴力的破壞性之深遠,並想想話該怎麼說、不該怎麼說。

問卷共收到兩千四百三十六筆投票,我們發現:

P評【説教】最窮的明星學校

文 / 施宜昕

家長來電「抱怨」學校老師停車問題:「小孩已經沒有什麼空間玩了,就一個小水泥地有個籃球框,是離他們最近的,下課十分鐘可以跑到的,但旁邊全停滿了老師的車,小孩是在車陣中打籃球耶!

我就問學校,不能請老師去外面停車嗎?我們誰上班不是自己找停車位呢?結果校長說這是傳統,每年都有一兩位家長抱怨,但從沒改過,這就是學校的傳統。

家長向學校申訴的結果是,水泥地上的籃球框被移走了,與其給小孩籃球場,學校選擇了給老師停車場。

P評【説教】練習做自己的主人

文 / 江思妤

這幾年,基地有些孩子常被班上同學欺負,我們無法去學校幫孩子處理紛爭,只能在基地提供協助,讓人敬佩的是這一路的陪伴,我們看到孩子的靭性與能力,遠遠高過我們的預期。

亮亮是基地孩子的家長介紹來的。媽媽帶亮亮來參觀基地那天,毫不客氣的說小孩要打,說她壓力很大,婆婆很難相處…。談到亮亮,媽媽就說她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講、沒路用。看到媽媽這樣的直接,我們也不好說什麼,只能跟亮亮說,歡迎她來。

P評【説教】過動孩在偏鄉:孩子無力、家長無奈、老師無能

文 / 陳培瑜

放暑假了,許多爸媽雖然煩惱著長達兩個月的活動安排,但卻也因為孩子能夠暫時遠離壓力的學校生活,而鬆了口氣!尤其是那些被老師視為麻煩製造者的孩子來說,不用再被老師的口令追著跑,怎麼想都是件快樂無比的事情呀!但這幾年,這些孩子更得面對「吃了藥才能正常去上學」的困境,因為他們多數會被指認為過動症。一旦如此,多數兒童精神科醫生就會建議吃藥,讓孩子在學校時能乖乖坐好仔細聽。

觀察相關數據,國內兒童心智科醫師指出過動兒盛行率為三.七%,也就是一百人中有三到七人罹患該疾病需就醫。以現在每班三十五個學童來說,幾乎是每個班就會有一到兩位孩子是過動症。也因為如此,許多老師都會希望家長能配合醫生的診斷,儘速讓孩子成為用藥一族,以控制班級秩序。

P評教科書與天然獨世代:媒介真實 vs. 生活現實

文 / 廖珮如

生活在這個高度媒介化的社會裡,我們每天生活都與媒體科技、媒體訊息脫離不了關係。以近日引起新聞媒體高度關注的「課綱微調爭議」為例,許多人在7月23日或7月24日看到主流媒體報導抗議學生闖入教育部才意識到台灣社會存在「課綱微調」爭議,7月30日的新聞事件更讓輿論沸騰,從社群網站到公部門記者會到抗爭現場的新聞等等。這個從2014年年初便開始的課綱微調爭議,一直到這幾天才引起鋪天蓋地的討論。

自2014年太陽花運動之後,我們強烈感受到「媒體」(社群網站、部落格、手機即時通訊、電視新聞、報紙新聞、網路新聞等)在傳播公共議題及社會議題討論時扮演的重要角色。這次的課綱爭議當然也有許多人利用媒體來傳播自己的想法與意見,但是這篇文章不打算討論這些媒體訊息、使用者、或是媒體與社會運動的關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