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少年輔育院’

P評少年矯正教育的「迷」與「思」

嘉義市監獄博物館的圍牆與鐵絲蛇籠。(攝影:吳東牧)

~ 少年矯正教育政策論壇系列 文 / 林瑋婷 2017年9月30日,監所關注小組、台權會、冤平會以及司改會共同舉辦了「2017少年觀護所、少年輔育院及矯正學校參訪計畫政策論壇」。本論壇中有一場次主題為「『矯正』與『教育』之間?」,企圖探討台灣的少年矯正教育應何去何從。為了讓台灣矯正教育的改革方向有所參照,論壇中安排了一個場次介紹目前美國矯正教育的改革方向及作法。本文修改自該論壇場次的報告內容,供關 […]

P頭條離開黑夜,該去哪裡找光?

~ 少年矯正教育政策論壇系列 梁元齡 邱學慈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有人說,矯正學校裡是漫漫長夜,但當白晝降臨,甫踏出輔育或感化院,迎接少年們的是一線曙光,或是另一片闃暗?   9月30日於立法院舉行的「少年矯正體系參訪計畫論壇」,下午場次探討少年出所後,如何與他們錯過的生活銜接、步上軌道,實務上稱為「轉銜」。乍聽之下,少年離開矯正院所後便能重新開始,然而,轉銜中暗藏的「鋩鋩角角」,卻會 […]

P頭條尤美女要求法務部 攜子入監應專業評估

何宇軒/台北報導 民進黨立法委員尤美女 (左圖) 今 (7) 日針對女性受刑人「攜子入監」議題質詢法務部部長邱太三,她舉了在少年輔育院中身亡的少年「買泓凱」為例,為了受刑人子女身心正常發展,應該有完善的評估制度,以確定受刑人以及其子女狀況是否適合入監。當長大到一定年齡必須離開監獄時,也必須要有專業評估,而不是一味把小孩送到育幼院。邱太三表示,相關的改革已經在研擬中。   女性受刑人若懷孕 […]

P評棄犬小黑~重PO在誠正中學衝突事件後

嘉義舊監獄(監獄博物館)外牆的裝置藝術。(攝影:吳東牧)

開學的第一天九月十六日晚上,中秋節快到了,我太太準備了一些雞胸肉,想要讓社區內的流浪犬們補一補,小黃、賤狗大家都吃了,但是找來找去就是找不到小黑。我看到當晚的警衛就是那位經常餵食小黑的先生,於是走過去尋問小黑的蹤影。不料那名警衛回答說,昨晚深夜就把小黑圈起來,丟到中興路上了。他說,小黑不僅是會追摩托車,還會去咬騎摩托車的人,而且只要他去巡邏,小黑一定會跟,結果巡邏車所到之處,社區內其他家犬都會跟著狂吠,吵到社區安寧,大家抱怨連連,所以不得已只好把小黑弄離開這個社區。他還說,反正小黑是隻流浪狗,在社區流浪或是在市區流浪,都是一樣。

我當場愣在那裡,心想不一樣,不一樣。假若牠沒有產生過對人的任何信賴,那或許是一樣,當牠的腸子被蛔蟲漲破而死亡時,心中一定是充滿了恨意,這也就算了,但是小黑的情形絕對不一樣。一頭沒被人關愛過的狗,只因為人們一時的心軟,施捨牠一些食物,於是從對人的不信賴慢慢地開始發展出對人的依賴,甚至於想用盡全力來報答人們的關懷,正當此際牠竟然被最信賴的人背叛,而且被強制地驅離牠已經視為是自己家園的地盤,再度地面對沒有食物沒有水的生活。不知牠可不可以撐過這一次的災難,不知牠還會不會再度信賴人類。想到這裡,除了唾棄人類的自私外,我和我太太不禁一陣鼻酸。阿弟在身邊一直不肯安靜下來,催我快點帶牠到籃球場玩球,我低下身來狠狠地打了一下阿弟的頭,對著這隻曾經是成功國宅的流浪狗,但現在卻生活在天堂的可卡,呢喃了一句:臭弟你可真幸福。而手上拎著的中秋節禮物,晃蕩著、晃蕩著,不知怎麼地好像是飄散出陣陣諷刺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