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收容人’

P評【說教】執法犯法

文 / 林文蔚 「報告主管!」舍房裡的收容人叫住了我,我半蹲在房前,從瞻視孔向燈光昏暗的房內看去,問:「幹嘛?」 他摀著臉邊打噴嚏邊說:「我要拿我的感冒備藥。」 我問:「你幾號?」 他答:「XXXX」 「你等等。」我回完話就向舍房角落的藥櫃子走去,我打開它,上面一格一格分別放著週休二日早中晚睡前的處方藥,我拿出最底下有個寫了「備藥」的盒子,花了不少時間才從幾十包的藥中找到他的號碼。

P評【說法】是誰在獨自吟唱監獄的悲歌──談監獄獨居監禁管理

文 / 黃盈嘉 日前有監所管理員將獄中疑似虐待囚犯情事,公諸於媒體,企圖引起大眾的重視與監督,遭矯正署以「影響矯正機關聲譽,言行不檢」記申誡兩次。我們的獄政管理,可說確實「一視同仁」,不僅獄中受刑人處境嚴苛,監所管理員平常負責戒護、矯正、教育受刑人,但要是惹得監獄面子掃地,也同樣得進監獄為他量身打造的「文字獄」中服刑,成為名符其實最鬱卒的獄卒。   這位監所管理員筆下的個案,是一位輕度智 […]

P評黑森林裡的勞作金

亡命之徒發出不平之鳴:出不去、也養不起自己。

受刑人拿到多少勞作金?養不養得起自己?只是獄政改革問題當中的一個小環節,但對收容人來說,可能是切身的經濟問題~即使在監所,也很難只吃牢飯,不需要任何其他的開銷吧?

監所收容人的勞作,從自盡的收容人所言,那種無法賺幾個錢的折百貨公司紙袋、紙盒,到做紙錢,耳塞,電子產品,到有季節性的巨型花燈,到市場較穩定的牛軋糖、麵包、糕點、金門麵線,反映在收入上,是數百元至一、兩萬元的百倍之差。

P頭條月入22K? 監所內工作所得看得到拿不到

監獄本身是一個封閉、不透明的環境,大多社會良善民眾們,也只能透過偶爾的新聞看到片斷的形象,如果只是被動的接受新聞與洗腦加強刻板印象,監獄的真相只是更不透明、受刑人的處境也益形不受諒解。

P頭條看守所內的新閱讀

記者 林建成 / 屏東縣報導

監所為了教化和穩定收容人情緒,都設有圖書室和流動書車,供收容人借閱書籍。屏東看守所所長吳澤生今日和鄰近三所圖書館長簽訂「團證借閱書籍合作契約」,每三個月定期更換書籍,讓圖書種類更嶄新多元,激發收容人的閱讀興趣。

四家民間企業行號響應鼓勵收容人閱讀活動,贊助新台幣十八萬元,讓屏東看守所將此金額轉捐給三所鄰近圖書館採購新書。這種較大規模、讓地方圖書館和看守所「同時受惠」的合作方式,在台灣屬於首創。

P評黑森林裡的黑森林~台北監獄違規房實錄

嘉義市監獄博物館外牆的裝置藝術。(攝影:吳東牧)

以上的事情都在台北監獄愛三舍,五坪大的考核房 ~ 您所見不到的角落上演。諸多限制其實都是包裝在行政裁量權下的精神與肉體凌虐。這些狀況縱然可能都違反監獄行刑法第50條、第60條及第61條,但監獄有恃無恐。國軍禁閉室監視影像消失了80分鐘,而監獄方面耗費不貲設置的監視器影像,則對外宣稱只保存14天。如果哪一天,外界要入監調查,能看到什麼?實在令人懷疑。

監獄違規房種種,從飲食生活到違規懲罰,比起軍中是否有過之無不及?懇請各界在促成改革軍方不當管教時,也一併看到社會另一個人權暗角所發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