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最高法院’

P評有關鄭捷四月七日在最高法院言詞辯論庭提出的意見

文 / 黃致豪 有關台北捷運殺人事件一案,被告鄭捷以死刑案件被告身分於今年四月七日經最高法院借提到庭,參與訴訟程序。當日,他本人經法院詢問後,也以死刑被告的身分當庭表示了些許意見。   這些意見,引起了一些討論;這些討論中,或許也包含了一些非刻意的誤解。身為被告的辯護律師,我想我有義務依據當事人的委託真意,將他於四月七日當天在最高法院提出的個人意見全文,引錄如下:

P頭條生死辯拒被告到庭 審檢辯學批最高法院

2013.5.29 最高法院針對林于如殺夫案召開量刑的言辭辯論庭。(攝影:吳東牧)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台北律師公會上週末舉辦一場座談,多位與會學者、律師、法官、檢察官質疑最高法院,針對死刑犯的量刑開庭言詞辯論,卻拒絕讓被告到庭,剝奪了被告聽審權。   除了不讓被告到庭聽審,與談的審檢辯學各界普遍認為,目前刑事訴訟法規定,第三審判決只在法院自己認為有必要時才開庭,而且開庭後又會將案件發回高院不自為判決,同樣需要改革。

P頭條P部落16族共同聲援王光祿:「獵人要說話,法院請開庭!」

吳東牧 林師彤 / 台北報導 16個原住民族的獵人代表約40人,今天上午在最高法院前聲援布農族獵人王光祿(Talum),要求法院針對他的非常上訴案破例召開言詞辯論庭。賽德克族的獵人田貴方疾呼:「不管是主流社會還是法官,並不了解原住民的傳統文化、狩獵文化。希望最高法院開庭、言詞辯論,讓文化和司法能面對面溝通。」 田貴芳與卑南族耆老馬來盛最後轉交陳情書給最高法院代表,希望最高法院審理檢察總長的非常上訴 […]

P評【說法】最高法院上演的「紙牌屋」劇

2013.5.29 最高法院針對林于如殺夫案召開量刑的言辭辯論庭。(攝影:吳東牧)

文 / 高榮志 想像「紙牌屋」的場景。總統法蘭西斯把司法院長(咦?劇中他不是聯邦最高法院的院長,卻是首席大法官?制度還真奇怪!)叫進白宮辦公室,詢問他對最高法院院長人選的看法。司法院長似懂非懂,不知總統心中早有定見,還在滔滔不絕,法蘭西斯溫柔深情又表情嚴穆地制止他,開始鼓動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誘之以利,最後若仍敬酒不吃,脅之以力。司法院長終於心中了然,無奈接受,雖然氣的七竅生煙, […]

P全球【劉必榮講天下】土國會大選、G7會、美司法判決

評析 / 劉必榮

今天要為大家評析的是:

(一)、土耳其大選—土耳其舉行國會大選,執政黨正義發展黨(AKP)依然是國會中最大黨,但它的席次沒有過半,這對總統厄爾多安來說有何影響?又土耳其國會選舉對國際關係的重要性為何?

(二)、G7會議—在德國巴伐利亞舉行的G7國家會議主要談論依舊環繞在希臘債務及是否延長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各國領袖在國內與國際問題上如何談判取捨?

(三)、美國司法判決—美國最高法院在以6:3比數宣布2002年的一項法令違憲,因為涉及美國三權分立,最高法院法官表示,這個國家的外交政策只能有一個聲音,那就是總統的聲音,國會不能干涉總統行政權。究竟是什麼樣的外交政策值得我們拿出來探究?

P評【說法】正副院長或大法官,單挑吧!

文 / 高榮志

近來憲改的呼聲不斷,李登輝前總統甚至以「憲改是台灣唯一的路」為題,在立法院發表演講。演說中提到,台灣政治體制的缺陷之一是總統有權力、無責任。立法權、司法權、甚至監察權都沒有辦法監督制衡。

中央體制的權責不符,這當然是憲法需要改革的主因。然而要問的是,當眾人眼光都集中在行政權與立法權的憲政革新時,司法權為何無能制衡脫韁的立法與行政?歸根究底,是否司法權本身早就權責不符,以致於無法正常發揮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