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最高法院’

P頭條一週NGO新聞摘要

150105法官評鑑滿3年 司改會批只拍蒼蠅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法官評鑑滿3年 司改會批只拍蒼蠅 「法官法」的「個案評鑑制度」明天實施滿3年,民間司改會今天在法務部門口舉行記者會批評,評鑑制度只是拍蒼蠅,完全打不了老虎。他們說黃世銘到現在完全沒有受到任何行政懲處,而且明天就要退休,開始領優渥的退休金,讓人無法接受。

P評【說法】最高法院真的很低

2013.5.29 最高法院針對林于如殺夫案召開量刑的言辭辯論庭。(攝影:吳東牧)

最高法院這次實在「玩的很嗨」,還去區分聯合國轄下「人權委員會(human rights commission)」和依附在兩公約的機關「人權事務委員會(human rights committee)」兩者的不同,並進一步主張,後者的見解才有遵守的必要,前者就是「參考參考」。這種完全忽略國際人權法規範應整體考察、重視條文實質精神,只在字面意義、機關名稱不同打轉的說法,實在令人覺得汗顏。這樣的格局,真的不是「最高」!

事實上,從這個判決的論述脈絡,猜測最高法院應該是非常心虛。一方面否認被告有精神障礙,直接判處死刑;另一方面,又極力論述,試圖說服,就算有精神障礙,也可以被判死刑。只是,如果被告沒有精神障礙,就不必劃蛇添足、訴外裁判。對照最高法院向來神神秘秘、龜龜縮縮的形象,根本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P評【說法】最高法院為什麼不受尊重?

2013.5.29 最高法院針對林于如殺夫案召開量刑的言辭辯論庭。(攝影:吳東牧)

仔細查閱「愛現不現」的民刑庭決議就會發現,有些公告、有些不見,或許,資訊的片段隱匿和公布不全,才是最高法院的心中真意。自己喜歡「七十二變」,卻極不願意人民查覺它的改變。

所謂「官大學問大」,反正一切都是「最高」法院說了算,不需要理由、不需要程序、不需要公開、不需要透明、不需要過問、不需要監督。想擴大法律見解的影響力時,就「用力放送」,任由不明就理的媒體傳播、人民複誦,形成既定的見解,牽引或逼迫下級審獨立審判的空間,這樣「高來高去」的「最高」法,誰會信服?

P評真正該被宣告死刑的是最高法院

好像只有死刑才是刑罰,同樣嚴苛的無期徒刑不是刑罰?殊不知,三個或兩個無期徒刑對於被告「行為」的評價當然不一樣。這種混亂「行為刑法」與「行為人刑法」的理由都寫得出來!讓人懷疑最高法院是否滿腦子只想殺人,不惜設下「看似縝密的殺人計畫」,從而不禁流露出這種「視人命如草芥」的玩笑態度。

一個決定被告生死的言詞辯論庭,卻不准被告出庭陳述。非以被告為主的程序及審判思維,導致判決理由荒腔走板。這種「異鄉人」的審判,被告未於審判期日到庭而逕行審判、未與被告以最後陳述之機會,判決當然違背法令(刑事訴訟法第379條第6、11款)。最高法院繼續拿生命權開玩笑的審理態度與判決理由,更讓人覺得「所為國法、天理均所難容,其人性既泯,已難有教化之可能」,應該宣告死刑!

P專題【量刑生死辯】南投殺夫案:邊緣智力或縝密犯罪?

2013.5.29 最高法院針對林于如殺夫案召開量刑的言辭辯論庭。(攝影:吳東牧)

為林于如辯護的法扶基金會律師周漢威表示,林于如殺人應當受罰,但同樣根據草屯療養院的鑑定結果,她有重度憂鬱、失眠、幻聽,而且智商只有57,相當於7-11歲兒童,即使未達刑法19條的減輕標準,也應依據刑法57條,在量刑時另外考量她的智能、精神、生活狀況,是否非判死刑不可。但是這些部份原審的死刑判決中都沒有交代,違背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六條第二項:生命權不得無理剝奪。

P評【說法】該死不該死?死刑案件的量刑言詞辯論

曾勇夫當上法務部長之後,為表示執行死刑是很慎重的,就列出了「量刑」的標準。最早是「人神共憤」,但大家就問,你怎麼知道神很憤怒呢?這次的「惡性重大」與「被害人數」看來似乎比較世俗而且客觀了一點。只是,既然「九大惡人」這麼壞,為什麼不在上兩次的名單中呢?而其他不在「九大惡人」之列的,是否就沒有壞到需要判他們死刑呢?國家適用死刑的任意性,在這裡表露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