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最高法院’

P評【說教】從法庭裡,到法庭外 – 專訪蘇友辰律師

然而,到底自己見到的是不是「義」,蘇律師原本也沒把握,他說:「當年,劉秉郎和莊林勳的母親哭著拿剪報來找我,案子還在檢察官偵查階段,那些報導當然把他們三人寫得罪大惡極,我就告訴兩位母親:『我從法界下來轉任律師,接案有一定原則,幫殺人犯辯護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我不會接!』可是我也覺得,她們滿臉和善,再怎麼看都不像是要騙我幫兒子脫罪的家屬,就又想:莫非其中有冤情?

「所以我決定親自到看守所去看秉郎、林勳,觀察他們談吐舉止,再來考慮要接還是要辭;孔子說了嘛—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和他們談過以後,我覺得他們交代的事非常合理、自然,沒有任何『深思熟慮』後才說出口的樣子,這才接了。

P頭條【蘇案】不堪回首話冤獄 劉秉郎:盼活比等死難受

劉秉郎接受公視新聞訪問,感嘆即使無罪定讞,要過一般人的生活還是很難。(攝影:吳東牧)

口述 / 劉秉郎 ‧ 整理 / 吳東牧 林玲瑩 我今天剛進來時的感覺是:以前我看到你們這些比較熟悉的人,笑容都很假;可是今天看到大家的笑容,好像比較真一點。以前畢竟官司還在,大家見了面大概會想要表現得輕鬆一點,不要擺苦瓜臉;我們三個其實也都會有同樣的想法,不想讓你們為我們擔心,所以彼此間的笑容好像比較虛假。 今天來我們真的很珍惜。我還在看守所的時候,外面有很多人,不管什麼原因要去看我們,其實就像剛 […]

P評【說法】最高法院應解決法院組織不合法的問題

文 / 林孟皇 101年4月25日召開的司法院人事審議委員會101年第2次會議,共有十七個議案,從上午9時30分開始,開了將近5個小時,重點放在第一案(近2個小時)。這議案除了涉及擬派任的最高法院庭長人選是否適任外,也涉及該院各庭間是否該整併的問題。在會議過程中,由法官選出的人審委員多數主張最高法院法院組織不合法(官派人審委員一如往例,都沒有發言),剛上任不久的楊鼎章院長則舌戰群「雄」,表示窒礙難 […]

P頭條【公晚精選】馬侵司法?司改會:馬總算聽到司改呼聲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在今天的最高法院院長交接典禮中,卸任的院長楊仁壽在發表感言時,批評馬總統把手伸入司法,受到年輕法官的慫恿而指示新任院長楊鼎章改革最高法院的「保密分案」制度。 楊仁壽認為,馬總統將保密分案曲解為公開審判的反面詞、汙名化為秘密分案,甚至親自指示下屆院長楊鼎章來更改制度,是一種侵犯審判權的指示。

P評「球員不能兼裁判」,還要人家教?

文 / 高榮志 報載最高法院刑事庭作出決議,爾後檢察官要確實負起對被告不利的舉證責任,再也不能假手法官。消息見報後,法律見解仍然高深莫測,又是正反意見不一。然而,基本的道理真的有那麼複雜嗎?試想,王建民的球路再怎麼利害,打擊者如果可以兼任主審裁判,這場比賽還需要打嗎? 「球員不能兼裁判」,道理淺顯易懂,兩邊的球員在比賽,裁判如果加入任一方,當然就會為了那一方而奮戰,誰還能期待裁判變球員後,還能公正 […]

P評總統致力司法改革-從慎選最高法院院長開始

文 / 錢建榮 最高法院在楊仁壽院長今年2月退休前夕,送給楊院長一個盼了10年之久的「大禮」:最高法院101年第2次決議,終於變更91年第4次決議,未來刑庭法官不再依職權調查不利被告之證據。 為甚麼說盼了10年之久?因為早在民國91年間楊仁壽擔任司法院秘書長期間,致力推動刑事訴訟法改革,將刑事訴訟法第163條規定的法院「應」依職權調查證據,修正為「得」依職權調查證據,法院只有在「於公平正義之維護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