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漁工’

P全球【看見】被迫住在炸彈上的人們

前幾天蘆竹矽卡公司的工廠發生大火,導致6名移工死亡、5名受傷的慘劇。從新聞內容看來,移工宿舍位於工廠二樓,無對外窗戶,僅一處樓梯出口,且出口直通廚房。而該廠一樓是堆放原物料的倉庫,整間鋼骨鐵皮,並充滿隔熱紙、PET塑膠膜助燃,導致火勢猛烈。這樣的住宿環境是現今研判導致死亡慘劇的主因。然而,這樣的住宿環境對移工一點都不陌生。

翻開勞動部訂定的,唯一一份規定移工在台住宿環境的「外國人生活照顧服務計畫書」。裡頭與消防相關的部分,只有走道寬度、不得設置於易燃物質之場所,而建物是否符合建築、消防法規,僅在備註裡要求。意思就是,即便不符合也不會有任何影響……

P頭條境外聘僱漁工適用勞基法 民間熱官方冷

許純鳳 / 台北報導 同樣是勞工、同樣是漁工,讓境外聘僱的漁工,和境內聘僱的漁工一樣適用勞基法,或者乾脆廢除境外聘僱,究竟有何窒礙難行之處?勞動部官員昨天在一場公聽會中表示,境外簽訂契約的外籍漁工應優先適用國外勞動法令,但與會學者、民間團體認為,船艦視為國土延伸,漁工無論在哪裡上船,都應該受到勞基法的保障。雙方認知落差極大,仍無共識。   去年台灣遠洋漁船福賜群號發生印尼籍境外聘僱漁工 […]

P全球【看見】消失在多元文化的外籍漁工R

文 / 黃隆予 上禮拜日是KASAPI(菲律賓移工聯盟)成立的13週年紀念日。紀念日的前一天,R在安置中心與I等幾位移工忙東忙西、做木工、畫海報、包禮物、準備食物,為籌備13週年慶祝活動製作道具及場佈。   隔日,天氣微陰悶熱,KASAPI的成員從早上開始忙碌起來,在中山區的公園舉辦13週年紀念日的慶典。散佈在全台的KASAPI新舊成員聚集至此,從2007年的元老成員,到2016年在安置 […]

P專題【逆思】漁工在台灣:當夢想遇上制度歧視

文與圖 / 黎育如 十月中正值南方澳一年一度的鯖魚節,這樣特殊的節日把多數的漁船和漁工都召回了港口,灰濛濛的雨日籠罩著漁港,不少鏽蝕破舊的中小型漁船在港邊孤獨的沉浮著,完全不見人影,與漁港廣場上生氣蓬勃的嘉年華會盛況形成兩個對比的世界。 鯖魚節的週末,漁船上不見外籍漁工們奮力工作的身影,多數菲律賓籍漁工都上台北去做禮拜;留在漁港的漁工們,悠閒地窩在當地的外籍商店和外籍漁工工會。像是卸下了平日討海的 […]

P評通譯說了算?一人三角的通譯角色

司法通譯在訴訟程序上係居於關鍵性地位,其傳譯功能不僅止於被告訴訟防禦權之保障,對犯罪事實之發現及判決結果亦有重大影響。

~摘自監察院103年調查報告~

通譯行為,例如,是否曲解原意或有隱匿、漏而未譯之情事,皆有可能影響傳譯品質。不當的通譯行為-「超譯」(添油加醋)或「錯譯」(指鹿為馬)-與不良的通譯品質都將影響法院對事實之認定,或是在量刑上失了準頭,嚴重者更產生誤判,造成冤抑。因此,不只法院通譯倫理規範明訂通譯行為需「公正誠實,不得擅自增減、潤飾、修改、曲解原意或隱匿欺罔」(第5條),〈法院通譯使用作業規定〉及〈檢察機關辦理刑事案件使用通譯應行注意事項〉的要求,案情繁雜的案件得選任二名以上通譯,分任主譯及輔譯,以確保傳譯的正確性。

P頭條【特宏興案】斷訊年餘 印尼漁工請家人原諒、放手

「請媽媽原諒,我做錯事情,必須在這裡承擔責任。如果因此永遠不能回家,也請你們放手吧。」印尼籍漁工 Visa Susando 上週五在宜蘭地院的法庭上,一年多來無法向家人解釋的這些音訊,只能透過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的工作人員,輾轉傳回印尼的家鄉。

Visa Susando被宜蘭地檢署起訴,指控為去年特宏興368號漁船喋血案的主要被告,並由法院裁定收押禁見迄今。船上另八名印尼船員,除一人未涉入犯罪已經回國、二人未涉殺人重罪責付印尼代表處收容,其他五人和Visa處境相同,已經與家人失聯長達一年半。被告當中多人表示,已經不記得家裡的電話與住址,必須拿到扣案的sim卡或筆記本,才有辦法和家人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