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獄政’

P評監所內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文 / 沈信宏 司改國是會議中,林文蔚委員在總結會議提案上,以監所管教人員在新收房、違規房等相對較高壓力風險區之戒護勤務,易受有所謂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以及身體傷害,監所應該主動給予勤務調整與治療。   林文蔚委員提案的整體內容可見,爭取的是合理工時、改善過去的制度缺陷。因為過去的制度,包括血汗過勞、剋扣薪資、勞力剝削、人力不足與家庭無法兼顧等,讓監所管理人員心也委屈了。

P評蝴蝶翩翩飛──寫在電影「鹹水雞的滋味」之後

文 / 王宗雄 他報告典獄長說:「長官,窗子太高了!」 而他得到的回答卻是:「不,他們瞻望歲月。」 -商禽<<長頸鹿>> 電影並非如此詩意的起筆。 我們必須承認,若不是透過影像,難以體會時間無盡、空間極小化所交織出的荒涼。狹小囚室關了8位受刑人,加起來100多年的刑期。前路茫茫,唯一可做的,只有等待。 等待呷飯、等待放封、等待會客。等待無法預期會不會來的未來。

P評挪威屠殺案審判觀察:緊守自由民主法治的價值

2011.7.22 爆炸發生後30分鐘的奧斯陸。(攝影:N.Andersen。本檔案採用創用 CC CC0 1.0 通用公共領域貢獻宣告許可協議授權。)

從本案的審判過程,我們可以看到審判的功用。確實,司法程序是解決問題的末端,既無法彌補已經發生的事情。審判本身亦有專業考量,以及不能棄守的基本權利底線(如無罪推定、罪疑惟輕),然而那剛好是最和人們直接情感相衝突的部分,因此審判也許無法滿足人民心中所期待大快人心的實現「正義」。

然而,判決結果的確會對人民產生影響。許多本案被害者受媒體訪問時都有表示希望盡快看到審判結果,在確定Breivik對其所作為付出相應代價後,他們有重回正常生活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