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環境’

P專題【我們的島】智取福壽螺

陳佳利、張光宗 / 採訪報導

造成全台農損上百億的福壽螺,是農民最頑強的頭號敵人,在宜蘭縣員山鄉,一對專長生態研究的夫妻,想出了請君入甕的新方法,希望友善小農面對福壽螺時,能更輕鬆。

稻田、筊白筍田,菱角田都有福壽螺,也有人叫牠金寶螺。有一群人倒是真的把福壽螺當寶。

每年秋天,他們會在宜蘭的水田出現,拿著特製的大網勺,腰間繫上繩子,綁著漂浮的水盆,邊走邊撈。宜蘭地區一年耕作一期,秋冬放水養田,也養了福壽螺。對職業撿螺人來說,水田就像個聚寶盆,福壽螺就像黑色小元寶,可以換現金。撿來的螺依照體型大小,越小價格越好,一台斤可以賣到10元左右。收購牠們的,是腦筋動得快的養殖業者,拿來養烏溜、蝦子、鴨子,甚至大閘蟹。

P專題【糧家賦女】立冬:小蘿蔔的啟示

文、圖 / 李慧宜

接近立冬的這些天,每個清晨幾乎都是一片濃霧。整個美濃平原,沒有天際線也失去地平線,就算已經天亮,還是看不清處遠方的山稜、近處的檳榔樹,甚至連鄰居的屋頂,都好像渲染在水氣之中。走在田裡,有如走進一幅沒有邊界的水墨畫。

突然間,一聲呼喚傳來「喂,汝不係阿文的姐仔?按早來田坵做麼介(*註1)?」

身邊都是霧,方圓五公尺以外的景象,一概被塗白,我還真的不知道是誰在說話,只好禮貌性地回著「係啊,伯姆,汝麼人啊?汝係企到紅豆這跡耶?還係適小蘿蔔介跡耶?(*註2)」我話才說出口,對我說話的人傳來一陣笑聲,「哎啊,適汝後背啊!」翻過身,一個身影好似跳出畫框,帶這微笑往我這走來。原來,是我們庄頭人人豎拇指的老瑞叔婆。

P專題【我們的島】尋鯨記

于立平、陳慶鍾、柯金源、郭道仁 / 採訪報導

有一種鯨魚,每年7月到11月,會洄游到南太平洋群島東加王國來繁殖生產,為了一睹牠們的風采,有一群追鯨人,會從世界各地遠道而來,而許多在外地工作的東加人,這時候也會返鄉,回到牠們熟悉的海洋…

這種鯨魚很會唱歌,在大型鯨類中,個性算是很活潑,牠們喜歡躍身擊浪,胸鰭拍水、擺尾下潛,每個動作都吸引遊客目光,這種鯨魚是大翅鯨,又叫做座頭鯨。

隨著季節變化,大翅鯨從寒冷極地的攝食地,來到熱帶的育幼場,數千公里的遷徙,只為了讓寶寶有一個安全與溫暖的家,可以好好長大,屬於哺乳類的大翅鯨,必須懷胎十月以上,才能產下一胎,鯨魚媽媽會把寶寶帶在身邊照顧一年左右,小鯨魚才會離開媽媽,獨立生活。

P專題【糧家賦女】霜降:裡作菜園大發生

文、圖 / 李慧宜

台灣位處大平洋西側,又位於北迴歸線上,雨量豐富,生態多元,耕種型態與大陸型地區很不相同。像是美濃,在春作和秋作這兩季主作之外,還有穿插在其中的「裡作」,生產能量也不可小看。

主作大部分種的是糧食作物,以稻米為主,而「裡作」是秋收到春耕前約莫兩到三個月的這段時間,以短期作物為主,像是玉米、蘿蔔、南瓜、辣椒,以及各式蔬菜。在台灣稻米產業急速下滑的所謂全球化時代,「裡作作物」反而成為農村主角,為農業帶來新活力。

P專題【我們的島】登革熱的下一站

林燕如、陳添寶、張光宗 / 採訪報導

文化古城台南,古蹟、老樹依舊美麗。最近生活卻多了一樣東西…

在台南,防蚊液成了護身符,全台登革熱疫情超過兩萬五千多例,創下新紀錄,台南就占了兩萬例以上,嚴峻的疫情,嚇走不少遊客,街頭冷清許多。

出門在外有防蚊液防身,回到家裡,沙發、器物、衣櫥都蓋上一層塑膠布,這個畫面對南部居民來說,並不陌生。滿天煙霧如同天羅地網,讓病媒蚊無所遁形,為了怕蚊子逃之夭夭,室內、戶外都要同步作業。

會傳染登革熱的埃及斑蚊和白線斑蚊,喜歡在乾淨水域產卵,只要一個星期就能孵化,繁殖力驚人,想讓牠們銷聲匿跡並不容易。

P專題【我們的島】一條道路,兩種環評?

張岱屏、陳忠峰 / 採訪報導

這是一條充滿爭議的道路,它將穿越九二一斷層帶、穿過自來水水源保護區、還要徵收農地與果園。這條道路創下環評新例,短短9.6公里,這一段通過環評,另一段承諾進入二階。台中人贏了一條路,還是輸掉長遠的環境?

在大甲溪南岸,有片富庶的河階平原,每年十月高接梨採收後,點點梨花在枝頭綻放,農民開始剪枝,為明年的豐收做準備。

從去年開始,突然有台中市政府委託的測量人員,到林月霞的果園打樁,她才知道,種了超過五十年的果園,可能被徵收。東勢豐原快速道路計畫通過石岡的特定農業區,沿線種滿柑橘、檸檬、水梨的果園,因為道路將被徵收或分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