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疫情’

P專題【我們的島】登革熱的下一站

林燕如、陳添寶、張光宗 / 採訪報導

文化古城台南,古蹟、老樹依舊美麗。最近生活卻多了一樣東西…

在台南,防蚊液成了護身符,全台登革熱疫情超過兩萬五千多例,創下新紀錄,台南就占了兩萬例以上,嚴峻的疫情,嚇走不少遊客,街頭冷清許多。

出門在外有防蚊液防身,回到家裡,沙發、器物、衣櫥都蓋上一層塑膠布,這個畫面對南部居民來說,並不陌生。滿天煙霧如同天羅地網,讓病媒蚊無所遁形,為了怕蚊子逃之夭夭,室內、戶外都要同步作業。

會傳染登革熱的埃及斑蚊和白線斑蚊,喜歡在乾淨水域產卵,只要一個星期就能孵化,繁殖力驚人,想讓牠們銷聲匿跡並不容易。

P專題【獨立特派員】禽何以堪

婁雅君、賴振元 / 採訪報導

禽流感疫情,延燒九個月,從未中斷。撲殺超過五百萬隻家禽,病毒持續肆虐,防疫出現大問題。復養路迢迢,農民生計怎麼辦?一場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禽流感,重創台灣鵝農,從一月份疫情爆發以來,到了九月,多數的鵝舍還是空空如也。等到十月份,眼看著又要進入秋冬、禽流感的高峰期,農民要承受比往年更高的風險。

鵝農陳勝富表示:「現在訂不到小鵝,要復養沒小鵝沒辦法。」遲遲無法復養,農民的收入和工作空窗期超過半年。令人憂心的是,在高溫夏季期間,高病原性禽流感並未中斷。南部在連續大雨,氣溫略降之後,八月底九月初接連爆發疫情。

P專題【獨立特派員】等待哨兵雞

婁雅君、賴振元 / 採訪報導

一場禽流感,幾乎將全台灣的鵝,撲殺殆盡。

農民想要復養,卻是困難重重。政府規定必須改採非開放式,或是密閉式的禽舍,鵝農吳太太說:「我們光蓋那一間就負債累累了。哪有可能,乾脆不要養還比較好。對不對。」

好幾個月沒有收入,農民已經等得不耐煩,更慘的是,農委會畜產試驗所,飼養來提供農民復養的哨兵雞,也遭到撲殺。

禽流感爆發以來,感染來源掌握不到,疫情控也制不住,防疫大漏洞,農民苦等復養的那一天。

P部落高一生遇害61週年忌 再談原住民族自治

文、圖 / 思乃泱

我們敬仰的原民自治前輩高一生如果在世,應該會這麼說吧:「水田不要賣、養雞場也不要蓋、還有那個什麼十八層地獄樂園!」

就因為法條有一公頃地無須環評,臺東縣新園里三百公尺外的農地被分批買走、切割申請,跑完所謂合法申請程序將近七成,等著建照核發後即動工蓋養雞場。這件事,居民事前完全不知情,只奇怪為什麼荒地全被整平,還面積那麼大,直到驚覺事情有異,當地居民的生活,就全因天上恐將掉下來五甲大養雞場設置案而起了天大變化。

沒人可想像與115個籃球場那麼大的雞舍為鄰,鎮日生活在六萬多隻肉雞的噪音、粉塵、雞糞與可能產生的疫情威脅下,我們還能怎樣待在自己家的環境?距離最近的國立臺東大學附屬體育高級中學將首當其衝,國家級選手要過著一邊大量吸入雞糞粉塵、一邊增加肺活量訓練的日子。

P專題【獨立特派員】禽況不明

婁雅君、賴振元 / 採訪報導

南部的一間養鵝場裡,有一千多隻,大約三週大的醜小鵝,正在經歷換毛的階段。鵝場主人自稱是牠們的皇鵝娘。

養殖業者對著鵝群說:「來啦,我看一下,過來我看看,快點過來,給我看看。有沒有乖乖,有沒健康,好,大家都很健康,解散。」 除了每天例行的工作之外,在禽流感的非常時期,他又多了一項工作。

鵝場主人拿著一根棍子,上面綁著鋁罐走進場內,一邊喊著:「放鞭炮了,小朋友放鞭炮了喔。」

鞭炮劃過天空,碰了一聲! 養殖業著說:「走了等下還會來,你看那邊又來了,這樣怎麼辦?一直不斷地趕,昨天中午很多,一直在裡面趕鳥。趕了五分鐘又回來。」

這波來勢洶洶的禽流感,農委會認為是候鳥所帶進來的病毒,這個說法讓養鵝業者聞鳥色變。

P專題看見社會,在瘟疫蔓延時

文 / 簡妤儒

如果不是因為伊波拉病毒(Ebola)在西非蔓延好幾個月,致死率將近五成,奪走了超過四千條人命,非洲對大多數台灣人(包括我)來說,應該就是個遙遠、邊陲,可能一輩子也不會踏上的土地。

但隨著死亡人數持續攀升,連西班牙、美國也紛紛出現境外移入和醫護人員感染個案,台灣也和全球各國一樣,開始注意起這個原本被定調為西非問題的疾病,紛紛升高警戒,祭出監控、檢疫和醫護因應等措施,誓言把病毒阻隔於境外。

高危險性的傳染病越來越容易跨越國界擴散,大概是近年來國際公衛領域中最讓人頭痛且棘手的問題之一。從SARS、禽流感、到今年開始重新在西非蔓延的伊波拉病毒,每一次大規模傳染病疫情,都凸顯出在全球化的趨勢下,雖然資本、貨物和人都能夠更加便利地跨國流動,卻也成就了公共衛生防疫體系越來越脆弱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