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蘭嶼’

P專題【獨立特派員】教育開麥啦

記者周傳久 / 採訪報導

近年台灣關於教育的話題爭議不斷。到底怎樣在充滿挑戰的新環境培養未來有競爭力的國民?各方看法不一。

能賺錢卻不能尊重別人,很聰明卻不一定能與別人溝通通合作,或者辛苦追逐一時的潮流而苦不堪言,許多現象引起省思。另一方面,科技便利,帶來許多新的機會和可能,若在適當引導下,又可以發展更多前所未有的學習方式,幫助更多不同的學習者適性發展。

其實在步調快速的社會,能就地取材、建立健康的自我、與人有好的關係,並能學其所愛、愛其所學,是教育品質和學習動機的發展基礎。這要靠引導者掌握經營的本質,輔以因應不同學習者而有不斷創新的方式。國內媒體讓觀眾看到許多教育爭議,和層出不窮的意外。但如何從爭議中找到更有建設性的調整之路呢?

P專題【我們的島】尋鯨記

于立平、陳慶鍾、柯金源、郭道仁 / 採訪報導

有一種鯨魚,每年7月到11月,會洄游到南太平洋群島東加王國來繁殖生產,為了一睹牠們的風采,有一群追鯨人,會從世界各地遠道而來,而許多在外地工作的東加人,這時候也會返鄉,回到牠們熟悉的海洋…

這種鯨魚很會唱歌,在大型鯨類中,個性算是很活潑,牠們喜歡躍身擊浪,胸鰭拍水、擺尾下潛,每個動作都吸引遊客目光,這種鯨魚是大翅鯨,又叫做座頭鯨。

隨著季節變化,大翅鯨從寒冷極地的攝食地,來到熱帶的育幼場,數千公里的遷徙,只為了讓寶寶有一個安全與溫暖的家,可以好好長大,屬於哺乳類的大翅鯨,必須懷胎十月以上,才能產下一胎,鯨魚媽媽會把寶寶帶在身邊照顧一年左右,小鯨魚才會離開媽媽,獨立生活。

P評P部落always open…? seven eleven

國家勢力進入蘭嶼,沒有細緻考慮部落的特殊性,就以普遍化的現代社會行政體系介入部落事務。原保地的概念雖然表面上遏止了漢人拐賣部落土地的災難,但共有制的精神被收編到國家的概念,一切土地都是國有。根據法令規定,只要某部落人士開發並取得保留地之耕作權、地上權或承租權滿五年,即無償取得土地所有權。所以,現在有「一個人」交稅給國家,蓋小7的那塊地有了「所有權」,這才是一切問題的關鍵。你能想像小7是某個家團共有嗎,或者家團的其他成員也宣稱擁有小7的所有權?

不過嚴格講,這也不是小7的問題,當地的投資者說得沒錯,「為什麼他不可以?」易地而處,如果換成我站在這股浪頭上,我會不會做一樣的選擇呢?從蘭嶼開放觀光之後,旅館、飯店、民宿從各個共有土地上逐漸成為私人產權,無論是和當地人合資或是借人頭營業,這股私有化的浪潮,恐怕才是將蘭嶼傳統文化連根拔起的力量。

P專題【我們的島】蘭嶼特區大開發

郭志榮 張光宗 / 採訪報導 蘭嶼,是個文化深厚、生態豐富的島嶼,長期以來,這裡是達悟民族的家,但是台東區域計畫蘭嶼特定區計畫的來臨,將讓這片土地發生重大變革。居民展開保護行動,希望蘭嶼永遠是族人的家園,不要變成財團的特區… 蘭嶼東清部落的老人,在傳統領域上耕作著,這片原本屬於部落共有的土地,一度被政府占走,成為國家的土地,作為管訓隊基地。管訓隊撤出後,部落族人回到土地,重新耕作,打造出一塊塊生態 […]

P頭條一週NGO新聞摘要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台東當地的反核團體,今天再度北上到行政院門口,一方面要求政府應該儘速把核廢料遷出蘭嶼,另一方面也呼籲不應把低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址改設在達仁鄉,不要製造兩個弱勢鄉鎮之間的矛盾。 今年四月才跟行政院長江宜樺見面的核廢災民,等了三個多月終於等到行政院第一次召開協商平台會議,蘭嶼部落文化基金會重申,核廢料已經放了三十多年,就算找不到最終處置場址,也應該馬上遷出,並要求重啟「蘭嶼貯存 […]

P專題【我們的島】誰的東清七號地

陳佳珣 張光宗 陳添寶等 / 採訪報導

為了因應天秤颱風災後重建工程,政府打算讓混凝土預拌廠,設在蘭嶼東清七號地,台東縣政府與蘭嶼鄉公所認為,這裡是國有地;東清部落的耆老卻認為,這裡是祖先和這一代人的耕作地,究竟誰有權力決定東清七號地的未來…

東清灣,位在蘭嶼東方,是蘭嶼最美麗的灣澳,東清部落獨享這片美景。夏季是蘭嶼觀光旺季,觀光財是東清部落居民主要的經濟來源,但還有一件事比賺錢更重要,就是守護傳統領域-東清七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