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西藏獨立’

P頭條紀念前人流亡足跡 藏人夜行爭獨立

夜行的隊伍從自由廣場出發,一路上演唱著西藏歌曲 Nyingtop, Courage,同時向周圍的行人介紹夜行的意義與訴求,希望能有更多人知道西藏面臨的問題以及藏人們想要回家的願望。當夜行的隊伍走到228公園時,眾人將原本高舉的雪山獅子旗收起來,並面向公園默哀一分鐘。主辦單位表示,不論是西藏抗暴或者是228事件,都是國家的軍事武力直接對於人權的侵害,也正因如此,夜行隊伍才會選擇以此方式,向台灣228與西藏310的受難者致意。

P頭條我們會做出決定~札西慈仁的一封公開信

流亡藏人用民主的方式選出了支持中間道路的洛桑森格作為新的領導人,我非常尊重這民主結果,但為什麼我還是要發出「獨立」的聲音?

我是一個普通人,父母當年跟著達賴喇嘛流亡印度,我在印度出生,到目前為止沒有機會見過西藏的土地。但從小父母就告訴我,西藏是一個怎樣的國家,如何的美麗!他們到臨終的時候還是這樣告訴我:希望回家。

P!Live【維權臉譜】專訪滕彪 台灣法庭初體驗

在這寫也不是、不寫也不是的尷尬狀態下,我硬著頭皮,順著自己心裡對於中國死刑、中國維權律師的淺陋認識與好奇,在他離台前一天 (4/30) 參加的一場座談會後,問了以下的問題。兩岸互動愈趨頻繁,大多數對這號人物及其從事志業幾乎全然陌生的台灣人民,也許該對那個彷彿不同世界的同一時空,有點基本的認識。

P頭條TYC: 西藏獨立 藏人自焚問題才有解

特約記者陳睿哲 / 台北報導

11月9日晚間在台灣自由廣場前聚集超過百名的藏人、喇嘛、學生及聲援的民眾,他們沒有叫囂和怒吼,而是批著雪山獅子旗,靜默的躺在廣場上,代表著因自焚而失去生命的藏人,這是對中國政府最無聲的抗議。現正值中國十八大會議召開期間,中國政府將產生新領導人,但在會議召開的首日,西藏又傳出一名藏人自焚。

截至目前共有69位藏人自焚,最年輕的自焚者只有十五歲,而其中五十五起是在最近的十二個月內。來自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青年會(Tibetan Youth Congress)秘書長丹增諾桑表示,這些自焚者是無私的英雄,他們無意傷害他人,用自焚的方式呼喊自由,但中國政府卻詆毀自焚者為恐怖分子、小偷及騙子。

P頭條以詩文抵抗中國 – 訪西藏流亡詩人丹真宗智

每年的3月10日是流亡西藏人紀念起義抗暴的日子,自1959年中共入侵西藏後,西藏人不斷地犧牲生命抵抗中國的鎮壓。沒有武器的西藏人,他們用基本的擁有:生命、身體、思想,對抗中國。從去年2011年到今日,已經有20多名西藏人以人類最大的容忍方式「自焚」,抗議中共在藏區不斷以優勢武力壓迫和控制西藏人,也藉此將中國漠視人權的訊息迅速傳給國際社會。

西藏流亡詩人「丹真宗智」日前受邀訪問台灣,他也順勢參加在高雄的228紀念日遊行,他感同身受台灣也是面對中國強權,雖然台灣很民主,但是自由度卻比不上印度。丹真宗智是流亡藏人的第二代,他的散文《我的那種流亡》在2001年獲得印度文學「前瞻騎馬鬥牛士」首獎。他說詩文的力量是無窮盡的、無可毀滅的,他因此以詩文為西藏發聲,對抗中國霸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