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高榮志’

P評【説法】阿帕契開火 司法官/觀不堪一擊

全民不爽阿帕契案不起訴,應該是希望檢察官「懲凶除惡」,起訴求處重刑,才大快人心。我們的傳統文化,喜歡用「刑罰」來處理所有的紛爭。然而,法治國的原則是「刑罰謙抑性」,國家動用刑罰權,非得是「最後的手段」不可。刑法,要謙虛,要壓抑。不能動不動就噴發出來,尤其是隨著暴怒的民氣。

實務上,觸犯《要塞保壘地帶法》,法律很少真正去追究什麼嚴重的責任。因為這是「最外圈」的法律,真正的國防機密,要靠人、要靠制度、要靠技術來確保。指定為「要塞保壘」,只是要防止「閒雜人等」動不動就闖進來。

P評【說法】新總統的軟柿子—司法改革

文 / 高榮志 2016年的新總統,算來算去就那幾位。不論是洪秀柱、蔡英文、宋楚瑜,或是其他的程咬金,上任之後,應該都想要有一番新作為,新人新政。只是,大家都知道改革不易,但如果新總統仔細想想,司法改革可能是最容易的「軟柿子」──容易獲得民意支持,正當性高;司法問題多,稍加修剪名聲好;單純的內政,北京華府插手空間小。 回想過往總統,何以失敗成分居多?李登輝時代,至少可說是大刀闊斧,政治體制、民主自 […]

P評【說法】爸爸「跑錯」國家的結果

文 / 高榮志 馬總統1950年出生在香港,因為戰亂,爸爸媽媽和奶奶逃到那裡,他就生在那,後來才到台灣。香港當時是英國殖民地,認定國籍採「屬地」主義,生在英國,會取得英國的國籍。我國是採「屬人」主義,馬總統的爸媽都有中華民國國籍,他生來也就有。戰亂生存大不易,無法深謀遠慮去在意,他出生時,應該是雙重國籍。 當時戰禍連年,中國難民大量出走,比馬總統父親大五歲的何思和黃月娥,從廣東的南海逃到印尼,在那 […]

P評【說法】小檢 vs. 法務部,敗了嗎?

文 / 高榮志 士林地檢蔡啟文檢察官,欲凍結法務部長「圈選權」,向法院聲請「定暫時狀態假處分」,日前遭駁回。媒體的標題聳動:「小檢的逆襲」輸了!集中在「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故事。當然,這樣說才有張力。 相較於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裁定同時發出新聞稿,較無受到注目,但其實傳遞不少訊息。新聞稿第一段就開宗明義,指出「法務部長的圈選權,有違反《法官法》母法授權範圍」的嫌疑。只是,《法務部檢察官人事審議委 […]

P評【說法】檢察官人事改革的未竟之業

文 / 高榮志 檢察體系的設計,是一門藝術。說到底,因為它兼具兩種相互衝突的權力屬性:行政權與司法權。法務部下轄於行政院,部長是檢察官的頂頭上司,執行政策要透過檢察體系,說明了檢察官的行政屬性。然而,設置檢察官的本意,是要制衡可能的警察濫權,因此,檢察權具有制衡警察權的功能,從這個角度來看,具有一些司法權性質。當然,要有效制衡警察權(也是一種「行政權」),是否一定要是一種「司法權」,就有點見仁見智 […]

P頭條【說法】對賴慶祥檢察官的溫柔記憶

文 / 高榮志 坦白說,寫這篇紀念文,很是猶豫。因為稱不上認識賴檢,或許他根本不記得我。真正見面相處,就是那麼一次。印象小,卻深。那時是剛考上的年輕律師,對生涯完全沒頭緒。不知為何就自己報名,司改會2002年的新鮮人營隊。說也奇怪,營隊結束後,除了記得盧菁和盧萍姐妹,因為弟弟盧正冤屈遭槍決,說話時不斷婆娑落下令人難過的眼淚之外,十餘年來,就是記得賴檢在營隊裡的一個畫面。他在分享「為了查緝走私毒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