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議題 司法死刑 小燈泡事件

小燈泡事件

  • link
    2018.09.03

    隨機殺人之後,集體社會創傷的修復之路?

    兩年前內湖隨機砍童的小燈泡案,戳痛了台灣父母的深層恐懼,人人自危自己恐成為下一對在大街上失去孩子的父母,或是下一個隨機殺人的受害者。隨機殺人案之後,在追究加害者的罪與罰之外,社會的集體創傷與破洞該如何修復?社會安全網從何落實?媒體報導重大刑案的界線在哪裡?修復式司法難道談的只是受害者對加害者的原諒?

  • link
    2018.07.17

    【轉載】讓小燈泡的光可以照亮社會黑暗冷漠的角落

    針對小燈泡案第二審的判決,我們尊重合議庭的判斷,也感謝合議庭之前為被害人家屬所做的一切努力。因為早有心理準備,也知道刑罰的極限,我們希望大家理解,不論審判結果為何都無法減輕我們一絲一毫的悲痛。

  • link
    2018.07.04

    小燈泡案二審判決 (1) 逃過一死,或最高刑度?

    小燈泡案二審撤銷一審判決,但仍判被告王景玉無期徒刑。許多媒體以「逃死」形容;但法院解釋這已是能夠判決的最高刑度。究竟是法官恐龍,或者社會誤解?

  • link
    2018.06.06

    小燈泡媽媽的那條艱難道路

    她的一言一行勢必牽動著整體國民的思緒,因此,就在各界摒息聆聽案發後被害者媽媽的首發談話時,媽媽的發言令多數鄉民疑惑,為何第一時間好像在替被告說話?

  • link
    2018.06.05

    【轉載】小燈泡母親出庭意見:讓每一個孩子多一點點平安長大的機會

    小燈泡事件二審辯論終結,曾經應總統蔡英文邀請參加司改國是會議的小燈泡媽媽,在被害人訴訟參與的過程中,對於自己所關心的「社會安全網建構」、「修復式司法」等議題,是否感受到司法做出任何改變?

  • link
    2018.06.05

    小燈泡爸爸教我的事

    死刑懷疑論者的律師擔任小燈泡案件的告訴代理人。當身為死者父親的告訴人,在法庭上婉轉請求法庭對被告處以極刑,告訴代理人有什麼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