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案

  • link
    2019.08.30

    離枷,回家

    對於無辜者來說,使用「更生人」的身分尋求協助會面臨兩難的掙扎。「沒有犯罪」的無辜者卻有著曾經入監服刑的身分,以更生人的身分求助就像在「自己冤枉自己」、自己承認自己曾經有犯罪......

  • link
    2019.07.31

    如何跟孩子討論家人的入獄?

    面對「家人入獄」這個「家族不能說的秘密」,人們最自然的作法就是不談,或是以「出國去」、「出遠門」、「去深造」之類的說法來帶過,避免直接需要討論這件不名譽的事。縱使是無辜入獄的無辜者,家人也很難跟孩子討論家人入獄這件事。 但在缺乏認識的情況下往往產生更多誤解。究竟,該如何讓家庭能在彼此的連結中度過這場風浪?

  • link
    2019.07.16

    被司法冤判的無辜者該何去何從?

    監禁作為文明社會中懲罰及矯正犯罪者的手段,但對被錯誤定罪的無辜者來說,監禁卻更趨近於「凌遲」──痛苦持續但卻久久無法解脫,甚至監禁結束時亦然......

  • link
    2019.07.01

    來不及告別──生離,還有死別

    遭受司法冤判的無辜者在入監服刑時不得不與家人「生離」,在「生離」之後等待他們的還有「死別」──無法見家人最後一面、好好告別,是無辜者心中難以痊癒的傷。

  • link
    2019.06.28

    爸爸沒犯罪,為什麼不能回家──看見無辜者的家庭困境

    「監禁」作為文明社會中懲罰及矯正犯罪者的手段,但對被錯誤定罪的無辜者來說,監禁卻更趨近於「凌遲」-痛苦持續但卻久久無法解脫。無辜者在入監服刑後,家庭的苦難變成一把利刃,刀刀削下他們的心頭肉。

  • link
    2019.05.02

    #MeToo下一步:看見性侵黑數、也看見黑暗中待援的無辜者

    打破強暴迷思、停止譴責被害人,以相同的眼光對待性侵案件的被害人,讓他們從被譴責的畏懼和束縛中解放,不致因隱忍而錯失報案和保存證據的時機,才能減少性侵黑數,同時降低性侵案件因罪證不足而產生的冤罪風險。性侵被害人與無辜者並非相斥的兩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