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議題 勞工移工 外籍漁工

外籍漁工

  • link
    2019.08.17

    《折翼驛鄉》受刑漁工望不見的歸途

    移工是台灣重要的勞動力來源,但他們不只是勞動統計中的數據,每一個移工都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2013年發生特宏興368號事件,船長在海上遭到移工殺害,犯案的移工也被判刑坐牢。這起事件是否僅能以移工殺人的標籤帶過?背後又有什麼結構性的問題?

  • link
    2018.12.13

    漁民抗議顧生計 漁工人權誰在乎?

    國內漁民高呼遠洋漁業三法罰太重,動輒幾百萬的罰款嚴重影響到漁民生計,海上作業特殊也難以受勞基法規範。但境外漁工在海上勞動惡劣情勢仍層出不窮。然而遠洋漁業資源的永續生存,與境外漁工的人權,難道只是對立衝突?政府管制漁業的治理角色又該如何權衡考量?

  • link
    2018.05.17

    為境外漁工請命 勞團籲一體適用勞基法

    李麗華以今年4月26日一位印尼漁工Arif的薪資單為例,指出在境外聘僱漁工中苛扣薪資的情形非常嚴重。雖然漁業署〈境外僱用非我國籍船員許可及管理辦法〉中規定每位船員的每月薪資不得低於450元美金,但Arif第一個月只領到180元美金,第二到十二個月領到320元美金,第十三到二十四個月領到340元美金,遠低於漁業署規定。

  • link
    2016.12.31

    境外聘僱漁工適用勞基法 民間熱官方冷

    同樣是勞工、同樣是漁工,讓境外聘僱的漁工,和境內聘僱的漁工一樣適用勞基法,或者乾脆廢除境外聘僱,究竟有何窒礙難行之處?勞動部官員昨天在一場公聽會中表示,境外簽訂契約的外籍漁工應優先適用國外勞動法令,但與會學者、民間團體認為,船艦視為國土延伸,漁工無論在哪裡上船,都應該受到勞基法的保障。雙方認知落差極大,仍無共識。

  • link
    2016.12.11

    【看見】「再見,血汗海鮮」

    在一群放假移工的吵鬧聲中,兩名皮膚黝黑的勞工走進了辦公室,在未開口說話前,不難猜測,他們是漁工,因為他們臉上有著長時間曝曬的所造成的曬傷及眉頭深鎖的憂鬱及不安。

  • link
    2016.07.04

    【看見】消失在多元文化的外籍漁工R

    上禮拜日是KASAPI(菲律賓移工聯盟)成立的13週年紀念日。紀念日的前一天,R在安置中心與I等幾位移工忙東忙西、做木工、畫海報、包禮物、準備食物,為籌備13週年慶祝活動製作道具及場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