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死

  • link
    2018.06.06

    小燈泡媽媽的那條艱難道路

    她的一言一行勢必牽動著整體國民的思緒,因此,就在各界摒息聆聽案發後被害者媽媽的首發談話時,媽媽的發言令多數鄉民疑惑,為何第一時間好像在替被告說話?

  • link
    2018.06.05

    【轉載】小燈泡母親出庭意見:讓每一個孩子多一點點平安長大的機會

    小燈泡事件二審辯論終結,曾經應總統蔡英文邀請參加司改國是會議的小燈泡媽媽,在被害人訴訟參與的過程中,對於自己所關心的「社會安全網建構」、「修復式司法」等議題,是否感受到司法做出任何改變?

  • link
    2018.06.05

    小燈泡爸爸教我的事

    死刑懷疑論者的律師擔任小燈泡案件的告訴代理人。當身為死者父親的告訴人,在法庭上婉轉請求法庭對被告處以極刑,告訴代理人有什麼想法?

  • link
    2018.06.05

    【轉載】小燈泡父親出庭意見:不該將社會大眾置於被剝奪生命權的風險中

    「我希望合議庭能嚴肅的思考,在我們尚未有能力處理被告重返社會其再犯風險的情況下,任何極刑以外的量刑,極可能將社會大眾置於被剝奪下一個無辜生命生命權的風險之上......

  • link
    2018.05.21

    維護社會秩序唯一解,死刑有替代方案嗎?

    每當發生重大刑案,網路上總掀起一片死刑存廢爭論。新聞媒體常見用網路投票「支持廢死」、「反對廢死」來探測民意死刑態度,然而面對公共議題討論,司法正義難道只是「二選一」的表態嗎?在台灣,死刑能夠好好理性討論嗎?

  • link
    2017.09.30

    【專訪】用相機擋子彈─當反死刑攝影師遇上杜特蒂

    「我只在馬尼拉待了三天,就有70多人遭到法外處決。」Toshi Kazama(風間聰)是一位日裔美籍攝影師,長期主張廢除死刑,早在2005年進入台北看守所拍攝徐自強,近期將鏡頭轉向東南亞。他登機離開菲律賓時,當地的人權委員會、人權團體都為他鬆一口氣,「在菲律賓的每一個人都不是安全的,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杜特蒂政府才剛揚言要幹掉人權委員會主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