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換僱主

  • link
    2018.06.30

    【看見】天下沒有免錢的工作機會!

    當所有的工作機會都掌握在仲介的手上時,只要不幫你安排新的工作,時間到了你自然得走。工人無法透過其他管道直接找到工作,勞動部網站上登錄的期滿轉換外國人名冊,只是公告多少工人在期滿轉換中,但系統只有工人,沒有工作機會、也沒有雙語的情況下,工人能不能找到工作,不是勞動部所關心的......

  • link
    2018.03.27

    【看見】人吃人的世界

    每週四的就業服務站,擠滿了等待轉換雇主的外籍勞工。他們多數是因為勞資爭議、雇主違法使用或工廠關廠歇業,被迫失業的工人。農曆年前開始,外勞轉換的工作機會不多,就服站裡都是失業等待轉出的外勞;雇主或仲介,有時候連一個都沒有。

  • link
    2018.03.09

    【看見】未完成的作品

    這幅畫,是一位在醫院工作的外籍看護工迪娜,在我們去年舉辦的移工影像繪畫工作坊所畫的作品。偌大的圖畫紙,空蕩蕩地掛上一顆頭,頭上戴著護士帽,俐落短髮,緊閉雙唇抿成一條線沒有一絲笑容,眉頭緊蹙彷彿直冷冷的瞪著什麼。

  • link
    2017.06.25

    【看見】在逃跑的前夕──記勞動部一起凌遲工人事件

    今年一月中,由皇昌營造公司引進來台興建世運選手村的118名印尼勞工集體申訴,表示契約無故被縮短,且雇主未為他們辦理期滿轉換手續,即將被迫遣返。這起勞資爭議案件,因爭議人數眾多,引起媒體及地方政府的重視…

  • link
    2016.11.25

    【看見】生病的權利

    T被解僱了,因為雇主認為她的反應太遲鈍,不好用,所以不要她了。 作為一個外籍看護工,T不僅要照顧老人,同時也要承擔起其他家務工作,每天早起晚休,日復一日。

  • link
    2016.11.07

    【看見】成為他人的六年

    移工Y早在1990年代中就曾來到台灣工作,當時是以產業類外籍勞工的身分來到台灣。總計Y來台工作的年數,已邁入第十二年。「十二年」同時也是目前《就業服務法》52條中,規定移工來台工作年限的上限。意即,Y在台工作年數已達台灣法律規範的上限,此次三年工作契約結束後,根據台灣的法律,Y已不能再申請來台工作。

  • link
    2016.10.07

    【看見】對,真正的問題就是歧視!

    反剝皮移工大遊行在10/02順利結束,將近三千名的參與者,一大早從北中南出發集合,為的是請求台灣的立法院,儘速通過就服法52條修法,取消移工三年約滿需出國一日。這意味著移工每三年就必須再被收取一次約八至十五萬元的仲介費,即使是再次來台,仍有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在還債。許多移工選擇在三年期滿前夕「逃跑」,最主要原因就是,不想再被迫繳納一次鉅額仲介費,「三年出國一日」的規定,就是「造成移工逃跑的結構性因素」。

  • link
    2016.09.05

    【看見】阿卡為什麼沒辦法換雇主?

    一個個案流水帳,印尼勞工阿卡的權益就這樣被A走了。 一個本來以為是很簡單的個案,但是跑了苗栗縣政府三次還是沒有解決。印尼移工阿卡今年二月十五日入境,任職於某空廚食品廠,四月間透過曾住過TIWA庇護中心的太太跟我們諮詢幾件事,包括每日工時超過十二小時,加班時數計算有誤、加班費給付不足,並表示工作太累,能否轉換雇主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