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nk
    2019.01.17

    回歸徵收法理:區段徵收30年的人權反省 (4) 綜合討論

    研討會最末的綜合討論中,內政部地政司林家正簡任視察釐清說明現行區段徵收制度的實務辦理過程,並說明從政府立場出發,為何仍認為應須保有區段徵收制度。最後並開放現場聽眾發言提問,並邀請各與談人最後回應補充。

  • link
    2019.01.16

    回歸徵收法理:區段徵收30年的人權反省 (3) 法理分析與國際比較

    林春元:「你可能會發現公益就像是空中樓閣,永遠摸不著那到底是什麼,常常就是需地機關說這裡是個公益性。需地機關喊出的公益性沒有非常具體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要提出某個計畫就會創造出一些他們想像的公益性......」

  • link
    2019.01.15

    回歸徵收法理:區段徵收30年的人權反省 (2) 三階變二階?

    戴秀雄:「大家可能要思考一個問題,大面積整體開發真的可以作為徵收的原因嗎......還是它的必要性是建立在幫政府墊付財務需求?如果是的話,事理上我能了解是為了財務考量,可是法理上真的可以如此嗎?」

  • link
    2019.01.14

    回歸徵收法理:區段徵收30年的人權反省 (1) 開場

    徐世榮:「地政界的朋友往往都會說我們對國家做了很大的貢獻,因為我們有這兩大手段。但我們忽略了這是因為我們是從土地財政的角度來看這兩個制度,可能因為我們過往長期以來身在威權時代,導致我們忽略了這兩個制度是否符合基本人權的標準和要求之問題...」

  • link
    2017.10.07

    博尤・特士庫的悲劇 6-2 在國共之間的部落:一九四七~一九五○

    編按:司法院前大法官許玉秀於二○一四年發起的「模擬憲法法庭」,今年由臺北律師公會與臺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共同主辦第三屆,以兩件與「轉型正義」相關──戒嚴時期受軍法審判的李媽兜案與杜孝生案為例,聲請模擬憲法法庭審理〈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部分條文的合憲性,並重新審視〈國安法〉第9條第2款及大法官第272號、第477號解釋等等創造的轉型正義障礙。

  • link
    2016.10.11

    博尤・特士庫的悲劇 6-6 餘生

    墜入歷史夾縫的博尤.特士庫並沒有被遺忘,仍有一位故人記得這個穿著學生服的醫學生。日治末期達邦教育所的教師信夫美惠子,二○○六年接受阿里山鄒族口述歷史研究計畫的訪談時,問起:「你認識叫鳥宿秀男的人嗎?他念臺北帝大醫學部,每次暑假穿學生服回來達邦幫忙我父親的診所,也常去找矢多老師。他和野田クニコ結婚,你知道嗎?她是日赤的護士。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其時,博尤.特士庫早已離世五年,他將近八十年的一生,超過一半時間活在白色恐怖的悲劇之中。

  • link
    2016.10.10

    博尤・特士庫的悲劇 6-5 遲來的不起訴處分書

    這場形同對部落進行「政變」的逮捕行動,真相仍有待重建,除了對當事人與家屬造成衝擊,生命的軌跡永遠被改變,對部落的發展有何影響,如何在歷史上評價還有待研究。

  • link
    2016.10.09

    博尤・特士庫的悲劇 6-4 一網打盡

    從一九五二年二月十一日行政院長陳誠准予撤銷高一生、湯守仁自新,並授權保安司令部將叛亂與貪汙併案審辦開始,國民黨政府以半年多的時間逐步收網,期間除要繼續累積情報,且要設計一套「宣傳手法」,安排代理鄉長的適當人員。這次,國民黨不準備給高一生、湯守仁第三次自新的機會。

  • link
    2016.10.08

    博尤・特士庫的悲劇 6-3 貪汙疑雲盤旋:一九五○~一九五二

    關於「湯守仁等叛亂及貪汙案」,如果叛亂與否的真相難以斷定,那麼貪汙部分恐怕更形棘手。其實,在一九五○年,叛亂案形成伊始,就產生了鄒族傳統權威和日治時期受過現代教育的新興菁英之間的緊張關係。該年十月二十二日,保安司令部收到省警務處一份報告,據稱屬於傳統勢力的安猛川